新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隋末阴雄 > 第七十章 贪财自污
    新书期,求收藏,求点击,求推荐票,您的支持是天道继续创作的动力,谢谢。(百度搜 7qisHu )

    韩擒虎微微一笑,摆摆手:“这事我两不相帮,世上有恩怨的人多了去,我若是事事插手,也不可能管过来。王世积本就以心狠手辣而著称,但他毕竟是朝廷大将,皇上也不可能在这次大胜之后去杀他,你自己都没打算告御状,我又怎么可能帮得上你?”

    王华强沉声道:“那韩将军既然不肯帮我,和我说这些又有何用?难道是想劝我放下仇恨,不要去得罪王世积?”

    韩擒虎摇了摇头:“那也不是,如此大仇,如果不报的话,也枉为男儿,再说了,我也不喜欢王世积,这次他也坑了我,所以他在新亭的时候,我也懒得去救他,就是对他失约在先的一个警告。

    但我和他同朝为将几十年,这次灭陈都有功劳,也不至于就此翻脸。我只是想劝你,实力不足的时候,不要招惹朝廷大将,对你没好处。你的才华横溢,这次不出头,以后总有机会,但若是执念太深,操之过急,那只会害人害已。”

    王华强突然觉得有些奇怪,这韩擒虎为了自己抢劫陈国内库的金银财宝,不惜去陷害三百条人命,这样的人怎么突然又转了性,变成好人了?

    最近的种种变故让他已经彻底不再相信人性的美好,对韩擒虎的动机更是无法判断,于是他低头无语,却不说话。

    韩擒虎笑了笑:“你是不是在奇怪,为什么我要把这些事告诉你?在你眼里,我韩擒虎只是个贪功、贪财、自私、残忍的小人,是不是?”

    王华强没有说话,但此时无声胜有声。他的沉默已经表明了一切。

    韩擒虎叹了口气,说道:“也难怪你会这样想,王华强,你虽然聪明绝顶,学富五车,但毕竟没有在朝堂上呆过,不知那上面的险恶,不知你有没有听说过秦国时的大将王翦,也就是你的好朋友王颁家的先祖。”

    王华强一下子反应了过来,当年秦国灭楚,秦王问及众将可用多少兵时,老将王翦说非六十万不可,而年轻将领李信(此人也是著名的陇西李氏的祖先,后辈名人里有汉时飞将军李广,当今的唐国公李渊也是他的子孙,同为五姓七望之一的超级家族)则说只要带二十万大军就可灭楚。

    结果秦王很高兴,还当场嘲笑王翦缺乏胆色与朝气,可未料到李信年轻气盛,中了楚国大将项燕(霸王项羽之父)的计,几乎全军覆没。

    不得已,秦王只得再回头找王翦,给他六十万大军,当时秦国全**队几乎都在王翦之手,而王翦为了打消秦王对他手握重兵的疑虑,不停地在出征前向秦王要求土地田宅,左右的人对此都不理解,王翦却说,只有这样贪小财以自污,秦王才会相信我王翦对于权力没有兴趣,这才会放心给我掌兵。

    果然,秦王知道了王翦的要求后,哈哈大笑,一概照准,此后也没有干涉过王翦的指挥,王翦果然在苦战之后灭楚。后来楚汉争霸时,萧何也曾经贪财自污,还把子侄主动派到刘邦军中效力,以安刘邦之心。

    王华强想到这里,笑了起来:“韩将军,这个例子举得不太恰当吧,大隋灭陈,一共三路大军,你和贺将军只不过是一路大军中并列的两大总管,还谈不上象王翦那样手握全国重兵,这次灭陈你虽然居首功,但也不至于让皇上如此忌惮,需要贪财自污吧。”

    韩擒虎摇了摇头:“你把这些事情看得太简单了。我和贺将军都是在地方上当了多年总管的人,以前他在吴州,我在庐州,现在陈国虽灭,但以南朝三百年的底蕴,不可能就这么轻易被征服,接下来一定会有持续不断的叛乱。

    皇上是不会让我们这样已经在此战中建功,又在外任总管多年的大将继续掌兵,以成尾大不掉之势,而我韩擒虎也自知并非文武全才,出将入相与我无缘,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让皇上认为我胸无大志,只求做个富家翁,这样才是进退有度,乃是保家传嗣的第一选择。”

    王华强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理论,与自己这种削尖了脑袋去争一个官位相比,这韩擒虎居然能主动放弃高官要职,实在让他有些难以接受,一时间张大了嘴,说不出话来。

    韩擒虎笑了笑:“作为军人,这战能青史留名,永载史册,其实我已经没什么遗憾了。现在做的,一是让皇上安心,二是给子孙后代积累财富,我儿世谔,这战中也立下军功,将来肯定也能继续出来做官的,我并不担心。”

    王华强突然心中一动,双眼绿芒一闪,对着韩擒虎笑道:“韩将军,这回我是真服了你啦,你激流勇退只怕不是为了皇上,当今皇上不是那种鸟尽弓藏的人,你真正想避开的,恐怕是诸皇子间的夺位之争吧。”

    韩擒虎脸色大变,连声音都有些发抖:“王华强,你怎么会这样想?”

    王华强知道自己一定是说中了他的心事,让沉稳睿智的韩擒虎都如此失态,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他笑道:“南征的主帅不是太子杨勇,而是晋王杨广,这就是再明白不过地向天下昭示,皇上对太子并不满意,甚至有所猜忌,这回晋王殿下和秦王殿下都在南征中有战功,以后他们一定也会对东宫之位有想法的。

    而高熲高仆射一向是太子最有力的支持者和同盟,他绝对不会容许这种事情发生,所以陈国的灭亡会让我大隋失去外敌,立储之争就会是今后多年朝堂上的主旋律。韩将军,你是重臣大将,一定会面临一个如何选择的问题,你也是因为这个,才选择退出的吧。”

    韩擒虎半天无语,最后长叹一声:“王华强,我还是低估你了。没想到你连这些都能猜得透,真不简单,我那外甥李靖,论兵法不输于你,甚至可能还稍稍强过你,但论及洞察人性,判断时局,就远不如你了,世谔更是有勇无谋,能守住我韩家基业就已经不错,可惜啊,老夫没有一个象你这样的儿子。”

    王华强心中一阵得意,拱手行礼道:“韩将军过奖了。只是在下有一事不明,你如果想要贪财自污,让那些骁果军士们跟着一起运钱就是,何必要引他们奸-淫宫女,犯下死罪呢?这是不是太狠了点,而且也无必要啊。”

    韩擒虎摇了摇头:“我只是想支开他们,赏了他们不少酒,这些人酒壮色胆,去强-暴陈朝宫女,这可不是我的本意。那些钱我韩家用得着,以后在关中和江南一带购置田产,置办家业都需要,给这些骁果们分了,我实在舍不得。”

    王华强轻轻地“哦”了一声:“韩总管为了这些钱就要人命?这样伤天害理,和王世积有何区别,就不怕将来遭报应?”

    韩擒虎沉下脸来,正色道:“王华强,我再说一遍,我并没有让他们去奸-淫宫女,也没有害他们的意思,只是让他们守着外面,顺便给了他们一些酒喝,我总不能只让我的人进里面,却让他们在外面的大冷天里站岗,又不给任何好处吧,至于这帮醉鬼自己把持不住,怪不到我头上。

    这次战打完,我回城后就要解甲归田,到时候我这些亲兵部曲们都需要买地安置,王华强,就是你这回带来的那几百个关中兄弟,这回战死了,你也得考虑他们的身后之事,只不过你一次性地出一笔钱就行了,而且这些人朝廷也会加以抚恤,而我的这些亲兵,我却要管他们全家一辈子,没钱可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