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隋末阴雄 > 第六十九章 又见韩擒虎
    也只有到了那个时候,陈叔宝才真的知道谁是忠臣,谁是奸臣,只有自己平时最不待见的袁宪,才是真正对自己不离不弃的。(百度搜 7qisHu )

    只是当袁宪最后劝陈叔宝学梁武帝萧衍,在建康被叛将候景攻破时仍然保持那种从容不迫的帝王气度时,陈叔宝再次习惯性地拒绝了,好死不如赖活,帝王气度换不来自己的命,跳枯井也许还有条活路呢。

    自从被隋军从枯井里捞出来后,他就不报什么希望了,韩擒虎只当他是空气,话都懒得跟他说。

    可是陈叔宝看到自己内库里的金银财宝被这个活阎王的手下不停地向外搬时,心都快碎了,接着又来了两个打赤膊的醉鬼在这里闹了一阵,差点没把陈叔宝给吓死。

    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又有人跑了进来,陈叔宝抬头一看,首先就是看到两只绿色的眼珠子,在这光线昏暗的大厅里如同鬼火,吓得他差点又要叫出声来,紧接着,从黑暗里走出来一个卷曲头发,深目高鼻的年轻人,这才让陈叔宝稍稍安心了点,心中暗道这北方蛮子怎么一个个都人不人鬼不鬼的。

    进门的正是王华强,他看了一眼陈叔宝,从那副没精打采的样子和身上的黄龙袍,就知道此人就是陈国的亡国之君,而韩擒虎仍然侧脸对着自己,微微闭着眼睛,连看都不想看自己一眼。

    王华强对着韩擒虎行了个礼,朗声道:“末将王华强,见过韩将军。”

    韩擒虎缓缓地睁开了眼睛,仍然没有转过头,沉声道:“王华强,你已经不是我的属下了,这回来找我,又有什么事?”

    王华强正色道:“贺将军托我给您带话,顺便让我把萧摩诃带来,他无论如何都想见陈叔宝一面,说是要尽最后的臣道。”

    韩擒虎不屑地哼了一声,说道:“臣道?他要尽臣道就应该在战场上尽力作战,十几万大军却被数量不到自己一半的敌军击败,这也算尽了臣道了?

    萧摩诃的本事我知道,如果他想打,不会是这种结果,贺若弼不可能赢得这么轻松,是吧,王参军。”说到这里,韩擒虎终于转过了头,双目炯炯有神,直视王华强。

    王华强微微一笑:“韩将军果然料事如神,今天一战,陈军中真正出力死战的只有鲁广达,如果萧摩诃也全力一搏的话,只怕任忠也不会这么快就接您进城。”

    韩擒虎哈哈一笑:“王参军,今天我听说你还指挥起贺将军的部队了,一个只能带五百兵的帐下都督,这回一下子能在战场上指挥几千大军,这种感觉很不错吧。”

    王华强从韩擒虎的话中听出一股冲天的酸气,但他并不介意,笑了笑,说道:“末将能为韩将军第一个攻入建康尽自己的一份力,只会感到荣幸。韩将军,当时军情紧急,这是可以载入史册的一场大战,上天给了我一个能在此战中留名的机会,如果换了您在我这个位置上,只怕也不会错过的。”

    韩擒虎笑着摇了摇头:“王参军,你可能还不太了解贺将军,他当时用你是因为身边无人可用,员明是他的爱将,如果员明战败,事后他也要担责任,但把你推上那个指挥位置,你如果败了,那就是我韩擒虎的责任了,他贺若弼是不会担任何风险,这个道理你从没有想过吗?”

    王华强微微一愣,这层道理他还确实是没考虑过,只是当时战场上血一热,觉得建功立业的机会到了,就一下子去换回了员明,现在细细想来,贺若弼只给了自己接应员明败军的命令,让自己相机行事,也是一早就预留好了退路。

    韩擒虎看到王华强这样说不出话,叹了口气:“王参军,我知道你想建功立业,也很欣赏你的才能,但是这回,你真是站错队了,现在我韩擒虎也不可能重新接纳你,贺若弼更不可能为你请功,这次南征,你的努力应该是打了水漂了。”

    王华强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从他出帐时听到贺若弼居然把员明放到首功位置时,他就知道这次贺若弼绝对不会给自己请功的,而王世积更是在害自己的阴谋未成后,以后会向自己下死手,相比之下,韩擒虎至少还向自己说了实话。

    王华强看了一眼在旁边听得目瞪口呆的陈叔宝,朗声道:“韩将军,不管怎么说,末将现在是在贺将军的帐下听令,现在末将还有军令在身,如果韩将军没有意见的话,末将现在就把萧摩诃带进来了。”

    韩擒虎开口道:“王参军,今天可能是你我最后一次见面了,这些天跟你在一起讨论兵法,我也挺开心的,年轻人里,除了我的外甥李靖外,你是第二个可以和我谈论孙吴之道的人,萧摩诃想见陈叔宝,就让他见好了,我想和你聊聊,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王华强心中一动,难道这韩擒虎还有意把自己收归帐下?他的心跳有些加快,但脸上仍然摆出一副尽量平静的表情:“那就听凭韩将军吩咐,只是这萧摩诃,我得先带他进来。”

    韩擒虎摆了摆手,道:“他想见就让他见好了,我们到殿外去散散步,聊聊天,世谔,这里就交给你了。”

    韩世谔点头称是,招手叫来一个亲兵,与他耳语几句,那人飞快地跑出了门。

    韩擒虎站起身伸了个懒腰,走出殿外,王华强紧紧地跟在他后面,二人就这样一前一后,走到了广场东侧一处僻静的地方,韩擒虎回过头来,微微一笑:“王参军,你现在是不是很后悔一时冲动,接过了贺若弼给你的指挥权?”

    王华强摇了摇头:“对于此事,我不后悔,我后悔的是在战后一时冲动,加入了贺将军的帐下,当时我想得太简单了,只是以为自己在战场上建了大功,他一定会提携我,所以就答应了他的请求,现在想来,已经追悔莫及了。”

    韩擒虎双目如炬,一动不动地眼着王华强,良久,才叹了口气:“王参军,其实你没必要瞒我的,你想抱上贺若弼这根大腿,恐怕是想以后借了他的势力向上爬,好有向王世积复仇的机会吧。”

    王华强这一下惊得直接后退两步,然后定了下心神,挤出一丝笑容:“韩将军说笑了吧,王世积是末将的亲戚,这次作战末将兄弟也在他麾下作战,也算是建了些功劳,怎么可能有仇呢?更不可能去靠了贺将军向自己的亲戚复仇啊。韩将军这样说,不知道是何用意呢?”

    韩擒虎冷冷地说道:“王参军,今天我约你单独出来谈话,就是想开诚布公地把事情挑明,你们是亲戚,可这次作战你们兄弟三个却跟了王颁这个外人,这本身就不正常。

    再一个,你们那天登陆江岸本是接应王世积过江,可他却利用你们引出新亭垒的守军,自己却趁机占了新亭垒,加上你大哥被不明战船射死,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当时的江面上并没有南朝的战船,这件事肯定是王世积做的,你还说自己跟他没仇?”

    王华强一动不动地盯着韩擒虎,他没有料到这员大将会把自己的底摸得如此清楚,话说到这里,再否认也是没用,于是王华强定了一下心神,开口说道:“韩将军和我说这些,是准备帮我向王世积复仇,还是帮着他来除掉我们,以绝后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