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隋末阴雄 > 第三十八章 杀伐果断
    王颁一下子张大了嘴,喃喃地说道:“怎么会这样,王世积的偷袭怎么可能被敌军撞破,这个消息你们又是如何能知道的?”

    韩世谔说道:“王世积被围后,点起了求救的狼烟,然后江对面浦口那里也一路点狼烟报信,我们正是看到了这些狼烟,又看到陈军在采石的战船全部出动,这才知道王世积被困新亭垒的事。(百 度搜 7 书网 7qIsHu.Com )

    现在北上偷袭建康已经基本上不可能,父帅的意思是稳扎稳打,先攻取当涂一带的州县,并且向南建立防线,阻止九江的陈国大将周罗睺回师,绕道历阳支援建康。”

    王华强点了点头,说道:“不错,陈国大将里,萧摩诃不过一勇之夫,而这周罗睺才是真正的名将,余者如任忠、樊毅、鲁广达等人,忠烈有余,节制一军也还可以,但并非全局型帅才。”

    韩世谔笑了笑:“父帅也是这个看法,周罗睺近日几次打退了秦王殿下和王世积留在蕲州部队的进攻,现在他有余力抽调几万精锐部队来援,周罗睺身经百战,精通兵法,要是让他进了建康,那这次南征有功败垂成的危险,所以我们现在还得抓紧时间。”

    王华强看了韩世谔一眼,说出了自己一直的想法:“如果不能速攻得手的话,那我建议韩总管可以先攻下历阳(今安徽和县)与当涂,陈朝大将樊毅和鲁广达的家人子侄在这两个地方,如果能俘虏了他们,也能让这两个大将面对我军时心生顾虑,而且还会让陈叔宝猜忌这两人,不会放手重用。”

    韩世谔的神色微微一变:“消息是否确实?”

    站在一边的福全叔连忙说道:“千真万确,我可以做证。”

    韩世谔点了点头,对着王颁行了个礼:“王将军,军情紧急,世谔这就回去向父帅复命,我会留下一百精骑护送你们到当涂的,父帅约定和我在那里见面,这会儿想必也应该攻下当涂了。”

    王华强眉头微皱,说道:“那个陈军的主将,采石戍主徐子健跑了,而且他们的前军也没有损失,这会儿全都向北逃,韩将军就这么放过他们,不去追杀吗?”

    韩世谔正色道:“我手上也只有五百先头骑兵,还都是铁甲骁果骑,不以速度见长,那个逃掉的陈将马快,刚才我一箭都没有射死他,这会儿想再追也是不可能了。再说了,陈军的前军四散奔逃,不可能全抓到,我部登陆的消息肯定是瞒不住敌军的,就象王将军偷渡新亭垒的消息也瞒不过陈军一样。

    王都督,我知道你现在心里不好受,毕竟这么多兄弟死得惨烈,这样好了,我把陈军的俘虏都交给你,任由你发落。军务在身,恕不奉陪!”

    韩世谔说完后,向着王颁行了个礼,戴上面当,翻身上马,向江岸驰去,少顷,一百名铁甲骑士押着两百多垂头丧气,捆着双手的陈军俘虏走了过来。

    为首一名二十多岁的黑脸高大汉子,没有戴面当,下马向着王颁行了个军礼,中气十足地说道:“大隋骁果军都督司马德戡,奉韩将军军令,带俘虏向王开府复命。”

    王颁看了一眼正在地上处理伤口的王华强,笑道:“还是由华强来决定吧。”

    王华强这会儿正在一个老兵军医的帮助下,把两枝箭先是截断了箭身,再用小刀从肉里把箭头给挖出来,王华强的运气不错,箭上没有倒钩,也没有涂毒,很快就把伤口处理好了,就连左臂上那射箭时崩开的伤处也重新处理了一下。

    那名老军医为王华强抹上伤药,虽然王华强痛得呲牙咧嘴,但所幸伤处并不是要紧处,冬天的寒冷天气也阻止了感染,很快,经过了包扎,王华强就跟没事人似的,从地上一跃而起。

    王华强扭头看了一眼福全叔,突然想到了昨天夜里的那个俘虏宋二喜:“福全叔,昨天抓的那个小兵俘虏,后来交给你看管的,现在怎么样了?”

    福全叔答道:“已经和后来的俘虏们一起,交给了马老三他们,押往新亭垒了,这会儿应该押到王将军那里了吧。”

    王华强点了点头,想到自己的三弟到现在还没有消息,心中一阵焦急,他转头看着那些陈朝俘虏,许多张脸他都认得,这些人在半个时辰前还一个个趾高气扬,不可一世,现在却象霜打了的茄子似的,低头不语。

    王华强厉声喝道:“刚才把人头在地上当球踢的,全都站出来!”

    众俘虏听到了他这声杀气十足的声音,吓得一个个都把头低得更深,恨不得能把脸捂起来,没有一个人敢说话。

    王华强早就料到会是这反应,他冷笑一声,说道:“刚才挺英雄的,这会儿一个个都成了狗熊么。也罢,既然是狗熊,我也没必要留了。司马都督,全给我砍喽!”

    这一下所有的陈军俘虏都炸了锅,一群人开始大叫:“将军,不是我们干的,你别错杀无辜啊!”

    “将军,小的是弓箭手,在后面放箭呢,想踢也不可能啊。”

    “将军,小的当时在徐将军的身边,万万没有踢人头啊!”

    “我看到李三癞子踢了,三癞子,你要有种自己站出,别害了大伙儿啊!”

    “他妈的,徐林之你这个小人,那人头你也踢了,要死一起死!”

    这个人的一句话一下子点醒了众人,不少人开始异口同声地主动找起踢人头的替罪羊来,一会儿功夫,就半推半踢地弄出来十几个人,司马德戡一挥手,把这些人象拎小鸡似的揪了出来,而剩下的人,一个个如逢大赦,长出一口气。

    王华强冷冷地看着这些人的表演,心中只剩下强烈的厌恶,同袍战友,为了活命,不惜抛出他人,这种行为只会让他从心里鄙视,虽然杨坚曾下达过征南陈时勿乱伤人命,需要施加仁义的命令,但是今天,在这些人身上,他却不想执行这一条。

    王华强又扫了一眼自己身后的手下们,这些人个个精疲力尽,伤者也不少,根本没办法看守这些俘虏,现在追兵随时可能会来,若是把这些俘虏放了,陈朝军队的将领带兵直接救援当涂的话,那韩擒虎就危险了。

    于是王华强扭头对着司马德勘冷冷地说道:“全部砍了,一个不留,尸体扔江里!”

    刚才还得意洋洋的那些出卖战友的陈军俘虏一下子又炸开了锅:“将军,我们没踢人头啊,为何还要取我等性命。”

    “你们不是派人在我们这里张过榜文吗,说是俘虏不杀的。”

    “将军,饶命啊!”

    司马德勘也走了过来,悄悄地对王华强说道:“王都督,全杀了是有违圣命的,你看?”

    王华强冷笑一声,指着这些俘虏说道:“都是帮卖友求荣的小人,即使放回去了也肯定是为祸乡里的刁民败类,这些人里没有一个有担当的,全是只顾着自己活命,杀了一点也不冤。”

    人群里突然有人不服地叫道:“杀降的人不得好死,姓王的,你今天杀了我们,当心你们皇帝改天取你性命!”

    王华强哈哈一笑,脸上的肌肉扭曲跳动,眼中绿芒闪闪:“我报你们一个战场杀敌,谁会知道?有谁看到你们投降了?司马都督,这些人头可都是你们的军功,全交给你了。”

    司马德勘面露喜色,长刀一挥,就砍死了一个靠的最近的俘虏,吼道:“骁果弟兄们听着,此战首级均算作战胜计数,迅速收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