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隋末阴雄 > 第三十四章 夺路狂奔
    王华强的眼神变得凌厉起来:“总得有人去押送这上千的俘虏,难不成要我们关中带来的兄弟们做这事?你要是知会了马老三,他肯干?”

    王华伟叹了口气,不再说话。(百度搜 7书网 7qIsHu.COm )

    王华强转身跑回了高坡,对着马老三说道:“三爷,北边的新亭垒火起,应该是王世积王将军的大军攻占那里了,现在烦劳你和华伟带着你的兄弟们,押这些俘虏去新亭,我等在此继续守着后续部队。”

    马老三想了想,说道:“王都督,为什么你自己不去新亭垒呢,我跟王将军又不熟。黑夜里带这么多陈军过去,只怕还会引起误会吧。”

    王华强笑了笑,指着王华伟说道:“不用担心,我让三弟跟你一起过去。他跟王将军很熟,一定没有问题的。到了新亭垒后,你可以让三弟先进去,那里军备充足,你们立了这么大的功,王将军一定重重有赏的。如果马三爷不愿意的话,那我就让刘壮士的人过去了,反正押运俘虏不需要精兵。”

    马老三一听到有好处,马上两眼放光,笑容上脸,忙不迭地说道:“我去,我去。”

    王华强拍了拍身边弟弟的肩膀,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一切当心,千万别勉强。”

    王华强心领神会,点了点头,跟着兴冲冲的马老三一起,带着还剩下的六十多名山贼,把蹲了一片,绑着双手的陈军俘虏们一个个从地上拉起,向北方走去,王华伟和马老三各自骑了一匹马,众人没有打火把,不一会儿,就消失在了浓浓的雾色中。

    等到他们的脚步声消失不见,王华强听到王颁低低的声音在自己耳边响起:“华强,我们是不是也应该向着预备的撤离点转移了?”

    王华强微微一愣,转头看过去,只见王颁一脸的严肃,目光如炬地盯着自己,便问道:“景彦何出此言?”

    王颁拉着王华强走到一个僻静处,冷冷地说道:“情况再明显不过,咱们都被王世积耍了,北边的新亭垒刚才亮起火光,显然是羊翔和裴蕴在接应他,这两个王八蛋早就绕过我们跟王世积接上头了,所以今天到现在也没出现,而王世积的大军也一直没在这里登陆。

    华强,以你的聪明,想必早就看出这点了,你让华伟他们去新亭献俘,是为了让王世积赶快派兵来接应我们吗?”

    王华强听王颁这话,知道他还没料到自己的计谋,还以为王世积下达了坚守到他登陆的命令,所以自己才不敢违命离开。

    王华强想到这王颁跟自己的目的也不一样,他来江南是为了报仇,而且刚才也没有亲人战死,对王世积根本没这么大的仇恨,自己对王世积的报复是不能对此人交底的。

    于是王华强正色道:“现在情势危急,我们在这里已经打了一仗了,估计也会惊动附近的陈军,现在必须赶快向着西南方向撤退,只有按原订的计划,退到当涂北边的采石一带,到达南朝水军的营地那里,再向东转到牛首山,才有一线生机。”

    王颁疑道:“现在王将军的命令还没来,我们能这么走了?”

    王华强看了一眼远方的新亭垒,话语中透着一股冰冷:“王将军自己先违反了和我们的约定,没有在这里登陆,刚才那个萧文强的供述你也听到了,死鬼刘仪同在出兵的同时派人到建康去搬了救兵,这会儿正冲着这里来呢,要是我们还死呆在这里不走,只会全部完蛋。”

    王颁摇了摇头:“王将军已经偷袭了新亭垒,我们只要在这里拖得一时片刻,让王将军有机会从背后对来敌发起突击,则一战可定!”

    王华强实在是被王颁这个书呆子弄得哭笑不得,他一指本方山坡下那稀稀拉拉,只剩下四五百人的队伍,说道:“景彦,你看看我们现在的实力,就是想打,在这个无险可守,也来不及立营栅的地方,连一刻钟都不可能撑过去。

    南陈这次派来的可是准备反击我渡江大军的主力部队,至少有几万人,我们就这点人怎么挡?”

    王颁眨了眨眼睛:“那我们走了,王将军怎么办?他的话可是军令,只给我们下了坚守江岸,接应他的命令的,可没允许我们离开。就算要走,也得等马三爷和华伟把命令传到才行吧。”

    王华强狠狠地一跺脚,他实在没时间再跟这个教条死板的家伙纠缠下去了:“我得对大家的生命负责。景彦,对不起了。”王颁还没反应过来,王华强以手为刀,重重地一下切在了他的脖颈处,王颁只觉眼前一黑,马上瘫倒在地,人事不省。

    王华强对着山坡下吼道:“来人啊,王开府劳累过度,晕过去了,快来人背他一下。”

    福全叔连忙跑了过来,他一看到王颁的脖子通红,软软地趴在王华强的怀里,便明白是怎么回事,狠狠地瞪着王华强。

    王华强低声道:“二少爷太固执了,他会害死大家的,我们现在必须转移,不得已只能先让他睡上一会儿。福全叔,你来照顾二少爷,我们现在就出发。”

    福全叔长叹一声,一系列的战斗已经让他叹服了王华强的指挥能力,他点了点头,回头和两个老兵一起架上王颁,对王华强说道:“王都督,我们这些人的命就全交给你了,你说去哪儿就去哪儿。”

    王华强双目炯炯,毅然决然地说道:“向南,去牛首山,扔掉一切影响行军的东西,速度要快!只要逃进山里,就是胜利。”

    福全叔的脸上闪过一丝喜悦:“王都督对这一带地形好熟悉啊,牛首山那里有片密林,只要进去后就很难找到我们了,而且靠近采石,是陈朝水军营寨和陆军防区的交界处,也有利于我们藏身。”

    王华强点了点头:“还有劳福全叔照顾好王开府,你在前面引路,我去断后!”

    王华强迅速地向着其余的部属下达了命令,要求大家把刚才打仗剥来的敌军甲胄全部扔掉,轻装前进,甚至让那些来自关中的战士们也扔掉皮甲,王华强刚才把马老三的人支走也有这方面的考虑,如果这些贪婪的山贼在此,这个命令肯定是执行不下去的。

    整装完毕后,这四百多人便趁着夜色,在浓雾的的掩护下,离开大道,一路沿着小路狂奔。

    建康一带,四处都是丘陵,并不算高,往往只有两三百米,但林子很密,道路又多是软土,前几天下过一场雨,不少地方泥泞不堪,一行人都知道这次是夺路逃命,这一路下来苦不堪言,让人惊奇的是,那些老兵们虽然气力不足,跑步行军可一点也不比小伙子们慢。

    王华强拖在队伍的最后,一方面观察敌军的追兵到了何处,另一方面也防止本方有人借机开小差逃跑。

    跑了两三个时辰,一行人才跑出去了三十多里地,这里高低起伏,比起平地跑步要辛苦许多,倒是麦铁杖,在王颁晕倒之后就一直跟在王华强的身边,周围的人一个个都跑得上气不接下气,而他却如同闲庭信步一般,脸不红气不喘,甚至连汗也没出。

    王华强这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能跑的人,只见他的两只大长腿,转得如同风车一般,而上身则几乎保持不动,左臂微摆,右手则扛着那只铁杖,搭在肩头,呼吸均匀,远远不象那些庄稼汉们现在的气喘如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