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隋末阴雄 > 第二十七章 一触即发
    等到宋二喜说完后,王华强问道:“再问你最后两个问题,第一,那个李都督听到江北有人渡江了,为什么不先派人去回报?第二,你们的大营在哪里,李都督骑马要多久才到,守军有多少,将领是谁?”

    宋二喜张口就道:“小的那个营地就是北边五里处的新亭垒,驻军不过三千,李都督这会儿应该已经到那里了。( 百 度 搜 7书网 7qiShu.Com )现在到年底了,大家平时在垒里都不穿盔甲,就是守垒的刘仪同想集结弟兄们,全副武装地赶来这里,只怕也要至少一个时辰。”

    王华强的心稍稍安了些,继续问道:“附近还有什么大军的军营,江上的水师战舰如何能通知到?”

    宋二喜已经痛得满头大汗了,但仍不敢有片刻的拖延,他摇了摇头:“好汉,小的不过是一个小兵,只知道呆在自己的大营里,听官长的命令,这些军机小的哪知道?只是听说水军驻在南边的采石那里,至于怎么通知,小的就不清楚了。”

    王华强点了点头,对着身后的福全叔说道:“福全叔,麻烦你把此人看管起来,千万别让他跑了。”

    福全叔狠狠地瞪了那宋二喜一眼,说道:“王都督,还要留着他吗?”

    王华强点点头:“这次大隋起兵灭陈,是兴兵除暴,吊民伐罪来的,要是滥杀无辜,不行仁义,那无法得到江南的人心。以后这个人也会是大隋治下的子民,他既然已经交代,就没必要再取他性命,看着不要让乱跑就是。”

    王华强说完后,福全叔带着两个老兵把那宋二喜给押了下去。

    王华强看了一眼王颁,说道:“情况还不算太坏,我最担心的羊翔反水的事情没有发生,但现在陈军也知道我们的行动了,那三千守垒士兵一定会赶过来的,而且后面也肯定会有援兵。

    万幸的是江上的水军现在还得不到消息,我们的动作一定要快,如果晚了,江面被封锁,那就来不及啦。”

    王华强转头对着自己的两个兄弟说道:“华伟,你留在这里带着弓箭手们,如果敌军来到,听我的信号,锣声一响,就去射他们的中军和后军。

    大哥,你跟我现在到江岸上去,不管怎么样,都要撑到王将军他们过来,刘长山的那些庄户人是打不了仗的,这里能战斗的就是我们这六百多人,还有马三爷的两百多兄弟了。”

    马三爷冷冷地说道:“现在没两百了,刚才一仗,折了二十多个兄弟,伤了十几个,现在连我在内还有一百六十多个能动的。”

    王华强点了点头,对麦铁杖说道:“这里就是我们的大本营了,你和福全叔他们一定要保护好王大人,要是羊翔和裴蕴带兵来了,叫他们第一时间来战场上帮忙。”

    王颁站起身,双目炯炯:“华强,怎么能让你一个人去呢,我王颁虽然是文官,却也不是懦夫,我跟你过去。”

    王华强摇了摇头:“景彦兄,你可是大家的主心骨,裴蕴和羊翔都要看到你才会安心。而且江边那里我不能不去,不然刘长山心里起疑,可能连火都不点了。

    现在时间紧迫,你在这里守住这块高地,就是对我最大的支持,行兵布阵方面多听听福全叔的,他有经验。”

    王华强说完,头也不回地奔下了高地,在他的身后,除去弓箭手外,马老三和王华师手下的六百多名黑衣人也纷纷抽出兵刃,奔了过去。

    小高坡离这江边只有一里左右,王华强等人转瞬就奔了过去,这会儿反正已经暴露了行踪,王华强干脆让所有人都点起了火把,几百支火把一点,照得方圆一里左右一片通明。

    透过白雾,只见江边已经堆起了三个大柴堆,刘长山还在指挥着人不停地向柴堆上加着柴,但他的脸上写满了焦虑,一看到火光,便向这里看了过来,与王华强四目相对后,神色明显轻松了许多。

    王华强赶上前两步,沉声问道:“刘壮士,为什么还不点火?”

    刘长山的眼神中有一丝慌乱,说道:“这会儿敌军随时可能来袭,我的这些兄弟都是乡下人,没见过打仗,会慌,要是二少爷不在,他们会以为自己给扔下了,哪敢点火啊。”

    王华强微微一笑,上前拍了拍刘长山的肩膀:“二少爷是来解救在江南受苦的各位,怎么会扔下大家呢?刚才二少爷说了,还要带大家进建康城去发财呢。可是你们要是连个火也不敢点,自己好意思跟二少爷进建康吗?”

    王华强转头一指自己手面这帮披甲执刀的壮士们:“你看,我把战士们全给带来了,就是保护大家的,你们还犹豫什么呢,快快点火吧。”

    刘长山面露喜色,拿过一只火把,在三个大柴堆上点起火来,顿时,三个巨大的火团照亮了整个夜空。

    王华强心中窃喜,脸上仍然不动声色,对着刘长山说道:“刘壮士啊,这火点起来了,你们的任务也完成了,现在就按我刚才所说的,退到林中吧,这里由我们这些人看守就行。”

    刘长山的脸色一变,说道:“王都督,你这是看不起我们这些庄稼汉吧。虽然我们没读过什么书,但也知道忠义二字,今天既然来了,就都是冒着杀头的风险,早就舍得豁出一条命啦。要是一会儿真的打起来,你们在前面拼命,我们怎么能眼睁睁地看呢。”

    王华强心中一阵得意,兵书上说的果然没错,请将不如激将,这些朴实的庄稼汉们和马老三手下的那些山贼强盗不同,光靠重利引诱,效果不是太好,所谓仗义每多屠狗辈,为了义气,他们也会留下来战斗的。

    但王华强也清楚,这些人没有经过军事训练,靠血气之勇撑得一时可以,时间一长,在训练有素的敌军列阵攻击下,最后还是只会溃散,毕竟在生死面前,什么忠义、热血,都是狗屁。

    于是王华强激动地点了点头:“各位壮士果然是义薄云天,王某佩服。只是兵凶战危,大家未经战阵,不习阵法,如果打头阵的话,容易被敌军冲散,刘壮士,你们先在这里待命,一会儿混战的时候,听我号令,一旦听到三声急促的梆子声,你就马上带人上前攻击,记住,放下武器的敌军,不许杀!”

    刘长山用力地点了点头:“王都督,你就放心吧,俺一定不会给你丢脸的。”

    王华强笑了笑,转头对着马老三说道:“马三爷,刚才你消灭了那些陈军的巡逻队,立下了本战的头功。

    你的人刚才折了不少,这一战先埋伏到那东北的树林里,一旦打起来时,看准机会直冲敌军的中间位置,要是能斩杀了敌人的大将,就是首功一件,到时候我一定会请二少爷向晋王殿下,不,直接向皇上为你请功。”

    马老三哈哈一笑:“王都督,你就瞧我们的吧,我的这些弟兄,个个都不含糊,不会让你失望的。”

    马老三说到这里,带着他的百余名手下熄灭了火把,奔向了那片树林,王华强突然发现他的手下里有不少人都穿上了陈军的皮甲,还有些人举着矛槊,想必是从那些战死敌军的尸体上搜刮的,这山贼本性还真是显现得淋漓尽致。

    王华强看了一眼自己的大哥,向前走了十几步,王华师紧跟其后,低声说道:“华强,在小高地时你不是说军令如山的吗?怎么刚才对刘长山和马老三这么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