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隋末阴雄 > 第二十六章 审问
    王颁神情稍缓,点了点头,迈开步子准备走,突然想到了什么,停了下来,转头看着王华强,说道:“等一下,华强,你这样安排,不是害了刘兄弟和马老三他们吗?把他们扔在这里,不是让他们送死吗?”

    王华强的脸上闪过一丝阴冷,他知道如果不把话挑明,王颁这个书呆子很可能会死赖着不走了。(百度 搜 7qishU )

    于是王华强叹了口气,急道:“现在顾不得那么多,马老三跟官府周旋了这么多年,一旦觉察到南人的大队兵马到来,一定会保护好自己的,这附近的地形我们看过,左前方一里地有个小山包,我们的人已经过去了,马老三也肯定会过去的。

    至于刘长山的那些庄稼汉们,刚才几枝箭就吓得他们四散而逃了,也不可能把命留在这里让人杀,慈不将兵,现在是非常时刻,我们不可能照顾到每个人的安全,必须有所取舍!”

    王颁咬了咬牙,脚象是在地上生了根:“不行,这些人是来投奔我王颁的,华强,尽管你说得有道理,但我不能扔下他们不管。现在我把指挥权全权交给你,你来安排打仗的事,我要在这里陪着大家。”

    王华强急得一跺脚:“景彦,你现在不明白最可怕的事情就是羊翔和裴蕴反水吗?

    如果我们再傻乎乎地留在这里,万一真的中了陈军的埋伏,不要说我们这些人,就是连王将军的部队也可能全军覆没了,所以我们现在必须要到高地那里,看清楚情况再说,万一这里出状况,那到时候还要拼死熄掉火堆呢。”

    王颁这才醒悟了过来,点点头:“华强,你说的有道理,我们快走吧。”

    一行人赶快向着左前方的那块小高地奔去,后面的这些大爷大叔们虽然个个都上了年纪,但这会儿却结成了战斗的队形,相互掩护着王颁等人。麦铁杖拿了一根一人多高的铁制月牙杖,在前面一马当先的开路。

    几十斤重的铁家伙,在他手上举重若轻,这还是王华强第一次见他使兵器,心中不由得一动,暗道这家伙不仅腿劲了得,手上的力气看起来还在自己的两个兄弟之上。

    小半柱香的功夫,一行人便走到了左前方的高地上,只见六百多名全身漆黑的关中壮士们,正趴在这里,几百双炯炯有神的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雾茫茫的江岸处,而在这些人最前方的,则是那一百多弓箭手,这会儿已经羽箭上弦,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马上就会发动猛烈的箭雨袭。

    走到这里,王华强才松了口气,江边虽然仍是大雾弥漫,但从远处那不间断的脚步声,王华强知道,刘长山还在不断地用树枝堆柴堆呢。

    高地下传来一阵脚步声,象是有一两百号人正急着向这里奔来。

    众人的心一下子又提到了嗓子眼,王华强伏耳于地,突然笑了起来,这些人的脚步声不算重,没有穿盔甲,肯定不会是陈朝正规军,他向着周围摆摆手,说道:“没事,是马老三他们。”

    果然,马老三那高瘦的身形率先从黑夜的雾中钻了出来,一看到王华强和王颁,便说道:“这位小哥说的果然不错,就是三四十个陈军的江防巡逻兵,全给我们干掉了,活捉了一个,可惜让那个领头的都督给跑掉了!”

    他说着一挥手,身后的黑衣人们把一个被五花大绑,满身是血的小兵推了过来,马老三向他的屁股上狠狠踢了一脚,这小兵马上跪倒在地,磕头如捣蒜:“好汉饶命,好汉饶命!”

    王华强一把把那小兵从地上拎了起来,即使没有火把,面对面也能看清楚他的脸,这是个二十左右的年轻人,一脸的惊恐,被王华强这样盯着,连眼珠子也不敢转一下。

    王华强的话带着重重的白气喷在小兵的脸上:“我没空跟你废话,答错一个字,立马斩首,回话迟了半刻,马上剁一根手指头,听清楚了没有?”

    小兵连忙点了点头。

    王华强的手一松,让那小兵又重新跪在了地上,而他也在小兵面前蹲下:“你叫什么名字,担任什么职务?”

    那小兵的声音都在发抖:“小的名字宋二喜,在巡防营里任差事。今天是跟着李都督出来巡江岸的。”

    王华强继续问道:“你们巡江岸,今天为什么不打火把?”

    宋二喜说道:“本来是打了火把的,只是李队正看到这里一下子腾起一大片火把,觉得有问题,所以让我等熄了火把,悄悄地过来查看。”

    王华强厉声问道:“那后来你们听到了什么,有没有人回去报信?快说!”他心中焦急,这一下可谓声色俱厉,眼中的绿光闪闪,着实吓人。

    宋二喜被王华强这突然而来,杀气十足的话语吓得一惊,张着嘴说不出话来。

    王华强抬头对着马老三说道:“马三爷,砍他一根小手指头。”

    马老三冷笑一声,刀光一闪,随着宋二喜的一声惨叫,他的一根左手小指齐根断落,而人也疼得在地上打起滚来。

    王颁在一旁看得有些不忍,悄悄地上前对王华强说道:“华强,真要这么下死手?”

    王华强转头冷冷地看着王颁:“景彦,现在是战场,我是指挥,几千人的生死都系于我一念之间,说出的话就是军令,事事好通融,那也没法带兵了。”

    王颁一看王华强那冷酷的表情,叹了口气,退下不语。

    说话的这会儿功夫,马老三已经给这宋二喜的伤口上药包扎,这宋二喜疼得满头大汗,不停地号叫。

    王华强沉声道:“再敢嚎叫,就砍一只手!”宋二喜吓得一激灵,再也不敢象刚才那样惨叫了。

    王华强继续蹲在他面前,面沉如水:“我再问一遍,这次要是答得慢了,你知道会是什么结果。后来你们听到了什么,有没有人回去报信?”

    话音刚落,宋二喜就连忙说道:“我们听到你们是从江北过来的,还有什么二公子什么的,隔得远了听不清楚。然后李都督就说先放箭,射死几个贼人,大雾弥漫想必你们也不敢冲过来,还让我们打梆子以壮声势。

    后来雾里冲过来一群贼人,不不不,冲过来一帮天兵天将,我们根本挡不住,李都督也受了伤,骑马先跑了。”

    王华强沉声问道:“一个队是五十人,置都督一名,为什么你们只出来三四十人?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们的兵营难道还不满员?看不到对面的千军万马吗?”

    宋二喜忙不迭地说道:“这些年来北边天天搞这些名堂,开始萧大将军还当了真,集结所有士兵回营防守,可是几次三番地这么搞,大家也就疲了,误了农时不说,还搞得村庄里没了年轻人防卫。

    你们北边的奸细,知道我们南人会把粮食存到仓库,经常趁我们不备的时候点火,这几年我们给搞得村子里都没了余粮,连大军的军粮也不够供应的,从了军后只能喝稀粥,因此没人想去当兵。

    所以大营里现在只有七成左右的兵员,李都督就是我们那个村的里正,这回要不是你们前几个月一直在北边敲锣打鼓的,我们也不会给征来当兵,今天都快要年底了,弟兄们谁也不想出来巡逻啊。”

    宋二喜这些天来也遭了不少罪,这会儿干脆竹筒倒豆子,全都说了出来,由于他的话里有不少挺有价值的情报,王华强就一直没有打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