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隋末阴雄 > 第二十五章 夜袭
    这些庄稼汉们听完后,直接转身向着来时的地方跑去,那里有片树林,枯枝应有尽有。而那一百多老兵则指挥起马老三的人,在树林里抓紧时间砍树,做成路障堵住建康通向这里的道路,江岸边顿时变成了一阵热火朝天的工地。

    王华强悄悄地走到了王颁的旁边,只见王颁低声对着麦铁杖问道:“羊翔和裴蕴通知到了吗?”

    麦铁杖点了点头:“昨天我一上岸后,先是通知了福全叔,让他带人来这里集合,然后就去建康找他们两个了。羊翔现在领着亲卫们担任幕府山那里的沿江巡防,他说今天晚上就趁夜来这里,裴蕴也在城外自己的庄子里,说了今天晚上会赶到。”

    王华强紧跟着问道:“他们可曾说了是几时几刻到?”

    麦铁杖摇了摇头:“因为我来的时候,你们没跟我说好是几时过江,所以我也没法跟他们约得太详细,只说了今夜子时前赶到这里,现在快到亥时了,我想他们应该快来了吧。”

    王华强压低了声音,对着王颁说道:“景彦,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这么多人里,若是有一个人起了歹心去报官,那我们今天也就死无葬身之地了,还有就是羊翔和裴蕴,现在还不到,实在不能让我放心。”

    王颁连忙捂住了王华强的嘴,低声道:“其实我现在也和你一样的心思,只是事已至此,也骑虎难下了。送我们过来的渡船这时候也都回了江北,大家已经没有退路啦。

    华强,赶快带着我们的兄弟们抢占这附近的有利地形,再派些人做些路障拒马之类的堵住大道,只要能撑到王将军的大军到,我们就安全了。”

    王华强点了点头,对着麦铁杖说道:“麦壮士,请你务必要保护好王将军,千万不能出什么差错。”言罢,便转头向着那六百多从江北带来的关中壮士们跑去。

    王华师和王华伟正带着大家守在这里,天太冷,所有人都不停地跳着,保持自己身体的热量不至于流失得太快。

    看到接应的人都点起了火把,这些人也都纷纷效仿,几百枝火把一点,大家也感觉没那么冷了。

    王华师一见到王华强,就说道:“现在我们做些什么?这么一大团火光,想必南人也会有所察觉,时间拖太久,就危险了。”

    王华强点了点头:“所以我们要抓紧时间,赶快抢占附近的高点,大哥,我们分头……”

    王华强话音未落,空中突然响起了一阵凄厉的羽箭破空声,紧跟着就是几声惨叫。王华强几乎本能地吼了起来:“敌军来袭!”

    王华强的话音未落,北边四五里处的地方就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梆子声,又是一阵羽箭破空之声,伴随着箭射入体的声音和伤者的惨叫声,咒骂声,响成一片。

    远处还在堆柴堆的那些农夫们,一个个吓得扔掉手上的火把,四散而逃。

    王华强飞也似地跑向了王颁,只见他这时完全慌了神,手足无措,而周围的几十个老兵,还有刘长山和马老三,正眼巴巴地盯着他。

    王华强心中一沉:这王颁又象一年前在兰州那样,一碰到紧急情况就慌神了,他顾不上理会王颁,直接喊了起来:“大家不要慌,继续点火,敌军人数不多,马三爷速速带人出击,消灭他们!事后来左前方的高地处汇合。”

    马三爷迅速地趴到了地上,仔细地听了听,一下子跳了起来,说道:“这位爷说得不错,敌人不多,金云寨的汉子们,都跟老子冲啊!”

    他的话音还在众人的耳朵边回荡着,人却已经冲进了那浓雾之中,在他的身后,那两百多黑衣强盗也都消失在了漫天的大雾中。

    王华强看了一眼身边还喘着粗气的王颁,说道:“景彦兄,刚才事出紧急,人心不安,小弟只能先僭越一下,还请多包涵。”

    王颁叹了口气,紧紧地抓住了王华强的双手,王华强能感觉到手心里已经满是汗水:“华强,为兄实在不是指挥作战的材料,这次又多亏你了。”

    王颁说到这里时,顿了顿,又问道:“只需要马老三的二百多人就足够了吗?好象不太保险吧。”

    王华强微微一笑:“从刚才敌人射箭的数量就知道,他们人不多,如果真的数量很多的话,一阵羽箭急袭至少能射倒几十人,可是我们中箭的不超过十个。

    而且要是他们人多势众,也肯定在羽箭突袭后会趁势冲过来,可是他们却只是在那里敲梆子,没有任何接下来的行动,所以我断定,敌人不会超过五十。”

    站在一边的那个福全叔惊喜地说道:“二公子,你的这位同伴可真是了不得啊,当年雄信将军打仗,也不过如此呀。”

    王华强自谦地笑了笑:“晚辈只是多看了些兵书,纸上谈兵而已,哪比得上各位前辈呢。”

    他的脸上表情虽然镇定,心中却是越发地紧张,从敌人的规模来看,四五十人只不过是陈军的一个巡逻小队,可是这支小队却没有象一般的陈军那样打着火把巡逻,这让他的心里越发地不安,他能感觉到危险就在眼前。

    王华强突然转过头来,对着几十步外的王华师和王华伟沉声下令:“大哥,三弟,让兄弟们赶快占据附近的高地,千万不要点火,来不及再砍树堵路了,要快!”

    王华师听到后,带着身后的那六百多壮士飞也似地奔向了远处的雾中。

    王华强转身对着刘长山叫道:“刘壮士,请所有的兄弟们赶快熄了手中的火把,然后让大家抓紧时间堆火堆,只要一点火后,大家就躲进来时的那么树林,千万不要随便跑出来。”

    刘长山抓了抓头,问道:“不点火把的话,怎么捡树枝呀?”

    王华强急得一跺脚:“刘壮士,你就不知道现在这种大雾里,火把是最好的攻击目标吗?天上有月亮,只要看着天上的月亮,大概就能记得自己跑的路。”

    刘长山“唔”了一声,转头吼道:“乡里的兄弟们,都跟我山子走啊,熄了火把,到树林里摸了树枝就回来!”

    刘长山等人的脚步声消失在了远方,王华强对着王颁说道:“现在情况紧急,这里恐怕已经不安全了,我们先转移到我大哥那里。”

    王颁摇了摇头,断然说道:“不行,华强,别的事情我可以答应你,就是这事不行,你别忘了,我们是有军令在身的,王将军要我们坚持到他们过江才行。现在我们要是跑了,那就是违抗军令,要杀头的。”

    王华强急得一跺脚:“景彦兄,这时候不能死板,现在我们的行踪已经被敌人发现了,我估计很快敌军就会大举来袭,我们呆在这一片空旷,无险可守的江边空地,只会是自寻死路。”

    王颁沉声问道:“那按你的意思,我们现在逃离这里,去高地躲起来,那火还点不点了?这里要是没人防守,我们就算点了火后,敌人再把火堆熄灭,误了王将军渡江的大事,那我们可都是要掉脑袋的!”

    王华强急道:“景彦兄,敌暗我明,现在不知道敌人会来多少,如果敌军是小股部队的话,马老三的人足够解决,不会让他们跑过来熄了火的,反过来如果马老三挡不住的,我们这些人在这里也不可能挡住。

    听我的,先撤到高地,看清楚敌人的动向,能打的话就居高临下地攻击,这才有胜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