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隋末阴雄 > 第二十四章 江南故人
    在麦铁杖的身边,则是一百多个须发斑白,身形佝偻的老人,一个个居然还穿着陈旧的皮甲,戴着头盔,有人挎刀背弓,有人扶着长槊,颤颤巍巍地向着王颁走来。( 百 度搜 7 书 网 7qiSHu.Com )

    王华强看这些老头连路都快走不动了,还这样全副武装,心中一阵好笑。

    这些老头一看到江北的人过了江,一个个激动地老泪纵横,有个看起来为首的独臂老者,脸上有两道长长的刀疤,张着那张缺了一半牙齿的嘴,不停地问道:“二公子来了吗?二公子在哪里?”

    王颁的眼泪也快掉下来了,连忙上前几步,站到了独臂老者的面前:“你就是福全叔吗?我是王颁啊,你还认得我吗?”

    火光下,那名叫做福全叔的独臂老者睁着浑浊的眼睛,仔细地盯着王颁的脸看,好一阵,才喃喃地说道:“象,象,实在是太象了,二公子就是当年的雄信将军啊!”

    王僧辩当年最初是在当时南梁的湘东王,后来当了梁元帝的萧绎手下任职,先后任过参军,司马等职,最后官至竟陵太守,号雄信将军。

    这位福全叔就是在那时候已经跟了他的亲兵部曲,所以开口就是雄信将军,而不是后来王僧辩消灭候景后被封的官职--征东将军。

    王颁擦了擦眼泪,说道:“福全叔,这些年真是苦了你们了,今天我来这里,就是为大家报仇雪恨的。对了,这位是王华强王大都督,跟我一起过江的。”他说着用手一指王华强。

    福全叔看着王颁身后那六百多名黑衣黑甲的关中大汉,激动地说道:“好好好,真不愧是雄信将军的公子,不枉俺们这些老兄弟等你这么多年。

    你看,俺们把当年的盔甲都穿上了,就是要跟着二公子一起杀进建康,灭掉老贼陈霸先一手建立的陈朝,俺们虽然老了,但这次一定不会落在后面的。”

    王华强的心一沉:看这些老胳膊老腿的走路都困难,哪能打仗?

    王颁显然也是意识到了这点,渡过了最开始时的激动后,也不再说话。

    那福全叔似乎是看出了王颁心中所想,哈哈一笑:“二公子,不用担心,俺们这些老家伙只是来撑撑场面的,真正上阵打仗,还是得靠年轻后生们才行。

    二公子请放心,这回俺们都是把全族的壮丁都带来了,他们多数是庄稼汉,有的是一把子力气,还有些人给陈朝狗皇帝欺负得实在活不下去了,落草当了好汉,这回一听说二公子要过江,全都跟过来了,说是要为雄信将军报仇。”

    说到这里,福全叔回头向着来处喊道:“都快过来见过二公子!”

    王华强心中的阴影越来越重,这上千人的串联,人多嘴杂,万一出现几个想去陈朝官府领赏钱的反骨仔,那一切都完了。

    王颁却好象没有这方面的担心,看着远处雾中奔过来的一大波壮汉,哈哈一笑,拱手行礼:“有赖各位壮士不弃,共襄盛举,今天我王颁代先考谢谢大家了!”

    这帮年轻后生跟前面的那帮老家伙不同,都是一身的布衣,除了有两百多个人一袭黑衣劲装外,手执钢刀,其他的人都是衣不蔽体。

    那些穷哈哈中,不少人满脸的菜色,在这寒风中冻得琴琴发抖,而手里拿的多数是木棍、草叉之类的,王华强甚至还看到有几十个人扛着锄头就来了。

    王颁看到了这些人,眼神中也闪过一丝失望的神色,那福全叔没有发现王颁表情上这些微小的变化,仍然兴奋地向王颁介绍着:“这位刘长山,他的父亲刘三刀,是当年雄信将军的亲卫,老贼对雄信将军下手的时候,刘三刀可是死战到底,最后给砍成一团血泥。”

    福全叔说着说着,想到当年往事,又不自觉地老泪纵横。

    王颁心中也一阵酸楚,对着那刘长山抱拳道:“刘兄弟,令尊走得壮烈,是条汉子,我代先考谢谢你了。”

    那刘长山是个三十多岁的庄稼汉,看起来孔武有力,一身的犍子肉,头上扎了一条黑色布带,身上穿了件补丁织成的衣服。

    刘长山听到王颁的话后,哈哈一笑:“二公子,俺们这回就是为王将军,还有俺爹报仇的,这附近十里八乡的后生小伙子都跟俺一起来了,大家全都跟姓陈的不共戴天,要怎么做,全听你二公子的!”

    王颁用力地拍了拍刘长山的肩膀。福全叔又一指那帮黑衣人中间,为首一个满脸大胡子的瘦子:“这位是历阳一带有名的好汉马三爷,他爹马二壮,当年也是大公子的贴身护卫,为了掩护大公子逃出去,死守着城门口,中了三十多箭还没有倒下。

    马二壮的留下三个小子,这位马三爷就是最有出息的一个,他的两个哥哥也是绿林好汉,先后都被陈朝官府害了,马三爷二十年来在历阳一带都是响当当的人物,杀富济贫,要是没有他的接济,恐怕俺们这些老兄弟也活不到现在。”

    王颁整了整自己的头盔,对着那黑衣大胡子马三爷一个长揖及腰:“马壮士,王颁代先考谢谢你的大恩大德了!”

    马三爷笑了笑,抱拳回了个礼:“二少爷,咱爷们没读过什么书,不懂得什么礼数,当年俺爹死得仗义,俺的两个哥哥也都没给咱马家丢脸,俺爹在的时候就常说,做人一定要讲义气,要知恩图报。

    俺爹的命当年就是王大帅给救的,俺们马家也应该为王大帅尽忠,二少爷你敢孤身入陈朝,我马老三还有什么豁不出去的呢?”

    王颁哈哈一笑:“马壮士,现在我们大隋已经大军压境,我这些人是先头的,后面百万大军就等着我们的信号呢,马上就会杀过江来,踏平陈朝,到时候论功行赏,今天在场的诸位都有大功,绝对不会亏待大家的!”

    听了王颁这话,所有在场的人都暴喊了一声“好”!紧接着,马三爷手下的那些黑衣汉子们就开始兴奋地议论起这一仗下来能得到多少赏赐,这劲头可比刚出来时要强多了。

    王华强心中感叹,果然忠义二字还是没有真金白银的赏赐对人的刺激更大。

    王颁跟马三爷说完话后,也不想再浪费时间一一结识这些人了,他高声说道:“诸位,请静听我一言。”

    刚才还在交头结耳的众人都停了下来,大雾依然弥漫着,不知何时,在场的众人都打起了火把,照得这一带亮堂了许多,王华强刚才还没有察觉,这一下静下来后突然发现这一点,心中不由得一沉。

    王颁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恐怕这才是他现在开始训话的主要原因,只听他中气十足的声音在众人的耳边回荡着:“各位,感谢大家的忠义之心,这么多年来,让大家受苦了,今天王某冒死踏上江南故土,就是带大家报仇,让大家翻身的。

    现在陈国的军队还没有发现咱们,对岸隋军的天兵已经整装待发,我们现在赶快清楚出一块五里长,三里宽的登陆场,供对面的大军登陆所用。

    然后大家为大军引路,一起攻击建康城里,到时候陈朝皇帝和狗官们家里的东西,大家想拿什么就拿什么!”

    王颁这话一下子让所有人都象打了鸡血一样,欢呼雀跃,这江边的火光一阵乱晃。

    王颁继续高声叫道:“现在我来安排一下任务,马三爷的兄弟们和我带来的部曲都执刀戒备,尤其是要防守住东北边建康城那里可能过来的敌军,刘长山兄弟请带着你的人,抓紧在这江边清出一块空地,堆起三个柴堆,点起大火,给对岸作指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