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隋末阴雄 > 第二十章 王世积的盘算
    王颁转头看了一眼王华强,王华强心领神会,从身后自己的床下拿出一卷地图来。(百度搜 7书网 7QiShu.Com)

    这张地图上涵盖了江北广陵一带和南陈江南地区的每个村庄和每条道路,乃是王颁在江南的内应制作,几个月来,王颁和王华强无数次地对着这张地图,作了各种登陆的方案和预设,最后标出了三个适合大家登陆的地点。

    长江在建康城这里并不是直接由西向东的,而是拐了一个弯,先是由南向北地从建康城南的当涂(今马鞍山)流过,路经采石,燕子矶,新亭等处,直到建康城西北角的鸡笼山,幕府山一线。

    然后长江在此改向,向东而去,路经江北的**镇和广陵一线,现在众人所在的广陵,则是正对着江南的南徐州(京口,今镇江),在建康城东北的二百多里处。

    三个可供大军集结的最好登陆点,首推广陵对面,建康城东两百多里的南徐州,这里的江面较窄,水流也不是很急,一万步骑要过江的话,五百条船只需要一个时辰就能全部运过去,缺点是离建康城距离稍远,无法在登陆后形成突然攻势,一举连夜拿下建康。

    第二个地点就是建康北面的栖霞一带,这里江面也不算宽,大军从对岸的**出发,连夜过江后可以形成对建康城的突袭之势,但这里是敌军防守的重中之重,来回战船的巡逻也是最为频繁,难度和风险极高。

    第三个地点则是骑兵从**,向西沿长江绕道一百余里,到达长江西北的浦口镇一带,在这里下水,从对岸的新亭(南京城西南的一处江心小岛)登陆。

    这里由于有个江心小岛的作用,水流较缓,但是地方狭窄,大军不易展开,而且敌军主力云集于城南,遭遇的反扑也会非常凶猛,实非上上之选。

    王颁指着地图对王世积一番分析,看得他连连点头,王华强冷眼旁观,发现他从一开始,眼睛就一直盯着西南方向的新亭一带,心中顿时如明镜:从这里偷渡,一旦成功,可以挡住从庐江出发,在和州一带过江,占据当涂直扑建康西南的韩擒虎大军,为贺若弼的独占建康争取时间。

    果然,王世积看完地图后,直接指向了新亭那里:“我看这个地方最合适。”

    王颁并不知道王世积的真实意图,闻言一愣:“刚才我已经分析过了,这里不适合大军展开,而且敌军主力云集,在这里登陆的话,只怕不太可能直捣建康。”

    王世积摇了摇头:“我军只要一万铁骑过江,并不需要十几万人的展开,再说这里一旦登陆成功,可以吸引各路陈军,为贺总管和下游韩总管的强渡创造机会。”

    王颁的话中充满了迷茫:“王将军,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贺将军的大军不会继续跟进吗?只要我们这一万骑兵过江?”

    王世积知道自己说漏了嘴,哈哈一笑:“贺总管的兵马调动是他的事情,我只是晋王殿下派来这里的,要按晋王的意思行事,难道王兄还信不过高熲高仆射的神机妙算吗?”

    王颁没有说话,高熲乃是治世名臣,推动了开皇年间一系列的改革,大隋这些年国力蒸蒸日上,就是赖杨坚与高熲君臣一心,高熲提出了一个个方案和设想,并得到了杨坚的大力支持,对于高熲所举荐的人才,也是悉数任用。

    这次南征,名义上是晋王杨广挂帅,可谁都知道,真正的主帅是作为晋王元帅府长史的高熲高仆射,而三路大军,八大行军总管尽归他的指挥,当年平定尉迟迥一战,高熲出谋划策极多,军事才能也是举世公认。

    王华强眼见王颁快要被王世积说动,心中有些焦急,开口道:“王将军,你刚才说了和我们今天都要互相拿出诚意,能不能先跟我们交个底?要是只能过来一万人,那可就是要陷入孤军奋战的境地了。

    到时候万一贺将军不能跟进,或者是韩将军的援军不到,江南的泥泞道路不一定能适合你的铁骑冲杀。王将军,我知道你和我们兄弟一样,也想建功立业,难道你就愿意为他人火中取栗?”

    王世积的瞳孔猛地一收,嘴角边的胡须也动了动,但没有说话,而是沉吟起来,王华强知道他也多少被自己说动。

    贺若弼和王世积都是人精,想必在这件事上,两个人也是讨价还价了半天,王世积自己肯定也是对孤军陷入死地这着棋是有所顾虑的,只是面对率先过江的这个大功,无法拒绝这个诱惑而已。+

    王华强决定趁热打铁,把话挑明:“王将军,其实你也清楚,如果我们在这新亭渡江,那江上陈军的战舰,还有建康城里陈军的主力,都会向我们这里扑来。

    现在建康附近的陈朝军队还有十几万人,也不乏精兵悍将,你的铁骑虽然厉害,但在道路泥泞的江边,也不可能象在北方草原上那样纵横冲杀,加之敌众我寡,多半只能立栅防守,为贺总管和韩总管吸引敌军,方便他们渡江而已。

    王将军,这次皇上南征,我等从军报国,象景彦兄这样的文人也是投笔从戎,主动地担负起了最危险的任务,图的是什么?往大里说是上报君恩,往小里说也是沙场建功,搏个封妻荫子,如果苦战无功,成了他人的道具,我等还图什么呢?”

    王世积的眉毛一扬:“怎么就苦战无功了?第一个踏上江南土地的,就是此战首功。”

    王华强冷笑一声:“只怕未必吧,是第一个踏上江南的功劳大,还是第一个攻进建康,擒获陈叔宝的功劳大?王将军,如果能让你去选,你选哪个?”

    王世积的眼中光芒闪烁,显然也在做激烈的思想斗争,王华强决定更进一步,继续说道:“明人面前不说暗话,您选择新亭这里登陆,拖住陈朝大军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挡住韩擒虎韩总管的进军路线,为贺总管攻略建康争取时间,是吧。”

    王世积的身躯猛地一震,抬起头来,眼中杀机一现:“华强,慎言!这种事情怎么可以随便揣测。”

    王华强的表情变得异常严肃:“王将军,华强本无意去揣测大将们的事情,只是这次事关生死,您也看到了,我们王家三兄弟都在这里,要是出了什么闪失,连给家父养老送终的人都没有。

    你今天一来就跟我们叙亲情,难道就这么忍心把我们当成你和贺总管交易的筹码吗?”

    王世积沉声道:“华强,你这样说太过份了,我也和你们一样,要亲率一万儿郎过江,有生命危险的不止你们三个。兵凶战危,想要出人头地,就得拿命去拼,如果平安无事地呆在家里就能建功,那你还来这里做什么?”

    王华强朗声说道:“王将军,我们兄弟三人在你之前就要过江,这本身就是拿命去搏了,但如果只是换来一个拖住敌军,为贺总管或者韩总管攻取建康而创造机会,那也未免太不值了。就是你王将军,难道就不想打进建康,建功立业吗?

    如果你真的攻进建康,那就一定是封候拜将的首功一件,何必再去为贺总管作嫁衣?如果你肯这样做,我们一定会支持你的。”

    王世积没有说话,但是一张脸上已经满是汗水,他站起了身,在帐内来回踱起步来,王华强的提议非常有诱惑力,但也同样有违抗贺若弼军令的巨大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