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隋末阴雄 > 第十二章 朝堂之上
    大隋自建立以来,已经八年多了,主上贤明,又能放手使用有能力的重臣大将,所以这几年堪称是治世。(百度 搜 7qishU )

    而协助杨坚实现这一治世的,首推当朝的尚书左仆射高熲高大人。

    高颎家是山东的名门望族,渤海高家地位虽不如那五姓七望,但也是北方有名的世家大族了。

    高颎家历代侍奉东魏和北齐,到了高颎的父亲的时候,举家投奔了西魏,高颎出来做官的时候,已经是北周的臣子。

    当年杨坚还是北周丞相时,在篡位之前找过高颎,想求得他的支持,结果高颎当即表态,愿意冒着灭族的危险支持杨坚。

    后来北周重臣尉迟迥起兵反对杨坚时,高颎在平定此次叛乱过程中立下大功,成为杨坚登位的首功之臣。

    在那些直接帮助杨坚登位的从龙之臣中,只有高颎是真正有治国的才干,又忠诚可靠,加上做过独孤皇后娘家的门客,跟皇后的关系也很亲,以至于皇上直呼其叫独孤公而不叫高颎。

    独孤皇后是西魏开国时的八柱国之一独孤信的女儿,闺名伽罗,身份地位尊贵。

    独孤信在北周的时候因为反对权臣宇文护弄权,而和另一名柱国赵信一起被杀。当时幼小的独孤伽罗被流放蜀中,直到后来北周武帝诛杀宇文护后,独孤伽罗才随着父亲被平反,回到大兴。

    在独孤信被杀前,十七岁的杨坚就和十四岁的独孤伽罗成婚了,誓言白首不相离,而杨坚更是立誓不会与别的女人生下儿女。

    即使在独孤伽罗被流放川中的那些年,杨坚也做到了这点,所以这对皇帝夫妻的感情,甚至超过了绝大多数的贫贱夫妻。

    高熲则是因为做过独孤家门客的原因,被独孤皇后看成了半个娘家人,而且高熲自幼博古通今,有治世之才。

    更难得的是,高熲心胸宽阔,气度非凡,是天生的宰相之才,不仅自己治国有方,还向杨坚举荐了杨素,苏威,贺若弼,韩擒虎,牛弘等一大批人才。

    杨坚在登位以来的一系列惠民强国的新政中,如均田法,府兵改制令,币制统一令,轻傜薄赋令,减轻刑罚令等,多数出自高熲之手,所谓开皇之治,高熲作为帝国的首相,实在是第一功臣。

    除了高熲以外,曾任御史大夫的杨素和尚书右仆射苏威也是难得的人材。只是这二位才华虽然绝世,可是杨素为人生性忌刻,苏威则喜欢揣摩圣意,逢迎主上,都没有成为宰相的器量,和高熲相比,差的不是一点半点。

    不过杨素和苏威相比,有领兵打仗之才,本来被高熲推荐也比苏威要早,开皇五年的时候就做到了御史大夫这样的要职,离宰相之位只有一步之遥。

    可是却不料在家里和老婆郑氏吵架的时候,杨素一句戏言,说自己要是当了皇帝,你这个样子怎么能当皇后,被作为独孤皇后闺蜜的郑氏一气之下说给了独孤皇后。

    结果苦逼的杨素就此被免官,而苏威则跟着捡漏成了御史大夫,后来更是当上了尚书右仆射。

    前两年杨素虽然闲居在家,但也一直向杨坚上书,献南征之策,结果没过两年就被任命为信州总管,以上柱国的身份统领长江上游的兵马,这次南征,很可能他会有建功立业的机会,咸鱼翻身。

    王华强静静地听着父亲把当朝的几位重臣分析了一遍,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那以阿大看来,高熲高仆射应该是偏向太子杨勇无疑了,杨素和苏威的动向又是如何呢?”

    王何笑着摇了摇头:“现在还看不出来,杨素因为一句戏言丢官,现在好不容易才当上了信州总管,在蜀中训练水军,一旦皇上的平陈诏命下达,杨总管一定会顺流而下的。

    他这个时候应该也没有心思去巴结哪家王爷,好好效忠皇上,恢复朝中的官职应该才是他现在的想法。

    至于苏威,此人老奸巨滑,逢迎圣上,我当年任汴州长史的时候,就曾听说他直言向皇上进谏,说是大隋初建,需要艰苦奋斗,而他在皇宫里还看到了白银做的勾子,用来挂布幔,希望皇上撤掉这些白银勾子,换成普通的铜铁勾,结果皇上果然照做。

    华强,你不要以为他是忠心进谏,因为苏威自己家里连喝酒的杯子都是金银制作的。

    他是看准了皇上和皇后生性俭朴,这样的进谏不仅没有风险,还会给自己留个好名声,给皇上留个好印象。

    这样的人,遇到明君时,可以做个还算不错的臣子,但如果碰到陈叔宝那样的昏君,一定是祸国奸臣。”

    王华强笑着点了点头:“阿大,想不到你虽然没有进入朝堂,却对朝堂之上的事情这么清楚。

    那依您这么说,苏仆射现在一定也不会轻易压宝在哪位皇子身上,而是会根据这次南征的主帅安排,再次揣摩上意吧。”

    王何正色道:“正是如此,所以你最近要多方收集这方面的情报,这次如果能在南征中建功,也注意不要在圣意未明的情况下跟这几位重臣走得太近。

    不然一旦你所依靠的对象在立嗣之事上失了势,那我们所做的一切努力都可能付诸东流。

    当今皇上是明君,但其为人也颇为猜忌,因为他自己也是篡权自立的,所以千万不要在立储之事上站队,只要忠于皇上就可以了。”

    王华强郑重其事地行了个礼:“孩儿谨记阿大的教诲。”

    王何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这会儿也有些累了,不自觉地打起了呵欠,王华强扶父亲睡下后,走出了房间,外面的院子里空空荡荡地没有一个人,不知不觉中,天色已黑,王华强抬头看着晴朗夜空中的点点繁星,心潮起伏,思绪万千。

    五个多月后,已到十一月下旬,长江以北的广陵城(今江苏扬州)外,连营数百里,从城内的吴州总管府,一直排到长江北岸,人喊马嘶,锣鼓喧天,尘嚣日上。

    广陵到庐江(今安徽合肥)一线,三十多万隋军已经完全展开,只等渡江令一下达,便要渡江灭陈。

    江南采石矶对岸三里处的一处芦苇荡里,王华强一身黑色紧身水靠,和同样穿着黑色水靠的王颁呆在一起,两双炯炯有神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江面上的十余艘陈朝战船。

    上次王颁被征召入朝,与杨坚奏对,当场提出了自己的那个先行偷渡,召集旧部,接应大军渡江的方案,杨坚龙颜大悦,当即准奏,并且授予其开府之职,允许他自行招募手下,一应军费,灭陈之后会论功赏赐。

    王颁得到了这个任命后,马上找到了王华强,两人按约定行事,冲着那从天而降的三十万钱,王颁二话不说地答应了王家三兄弟和一百多名王家的商团护卫全部进入他的部队。

    由于王家兄弟都是土生土长在关中,不习水性,因此王颁特地提前带他们来到这长江边上,日夜操练游泳技能。

    两个多月下来,王家兄弟们都在呛了不少长江水后,从旱鸭子变成了浪里白条,即使在黑夜里渡江,只要风浪不是太急,也能游过半条长江去。

    与此同时,五百套皮甲和军器也已经打造完成,在上个月底的时候运到了江北。

    王颁和王华强两家的部曲一共有六百多人,五百套甲胄军械已经足够使用了,而剩余的一百多套兵器皮甲,这几天也都在大营里加紧赶制,两三天内便可备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