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隋末阴雄 > 第十一章 五龙夺嫡
    王华强心中正是这样想的,一听王何这样说,干脆把话挑明:“阿大,您就不怕万一真的出什么事情,我们王家就有绝嗣之危吗?虽然大哥已经有了两个孩子,但是那两个侄子毕竟年幼,我们这几个成年的儿子若是出了事,以后还有谁能来侍奉您老人家呢?”

    王何长叹一声:“华强,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啊。(百度搜 7qisHu )虽然你的才能出众,我力排众议,让你成了嗣子,以后王家商号也会由你来掌管,可是你其他的两个兄弟,却多多少少对这些不太服气的,尤其是你大哥世师。

    虽然我们王家有一些胡人血统,但早已经汉化,废长立嫡一向是取祸之道,你遍读史书,应该清楚这一点。

    现在为父还在,你的几个兄弟和你又是一母同胞,而且确实信服你的能力,不会有什么意见,但是为父的身体你也看到了,恐怕挣不过今年,所以……”

    王何说到这里,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王华强的心猛地揪了一下,在这个时代,他好不容易才有了上一世没有的父爱,一想到这份父爱有可能不再,他的眼泪就不自觉地流了下来,哭道:“阿大,您千万别这样说,不会的,不会的。”

    王何摆了摆手,话语中透出一份慈爱:“傻孩子,都快及冠的人了,还跟小时候一样哭鼻子,你这个样子,为父怎么能放心把你的兄弟们和整个家业交给你呢?坚强点,男人不可以哭!”

    王华强抹干净了脸上的眼泪,平复了一下情绪,垂首恭立,但鼻子仍时不时地抽搐着。

    王何继续说道:“为父走后,你们兄弟一定要团结,这点上不能学那些高门世家的子弟,老子一死就闹分家。

    这件事为父跟你的其他几个兄弟都交代过,但一直没跟你说,就是因为为父还没有最后下定决心,要不要真的把这个家的重担给你来担。

    虽然王家的生意由你经营和打理,但我王氏一脉,是不是由你来当族长,这点在今天之前,我还没有最后决定,因为你的才能以前只体现在经商上,而非军政。

    可是你今天的表现,无论是应对王世积,还是与王颁的交往,都足以让我放心,你的才能足以安邦定国,而不止是一个小小的商人。

    所以我希望你在这次的南征中,一定要做出成绩,也让你的几个兄弟在这方面对你彻底服气。

    至于你所担心的事,其实在我看来并没有什么,如果真的象你说的那样,南陈已经人心尽失,你们只要偷渡成功,就一定是安全的,到时候只要你别贪功冒进,跟贺若弼的大军早早接上头,军功自然少不了。

    你的才能出众,这次南征中只要建功,得个仪同之类的官职就可以了,以后进了官场,自然可以一路上升。

    你的其他几个兄弟,他们虽然才能不如你,但是互相之间能力区别也不大,如果这次南征的事情我让谁去,不让谁去,那么这个去不成的人一定会心怀怨恨,这些就是家族的取祸之道。”

    王华强这回算是明白了父亲的用心,他点了点头:“阿大说的是,您是为了给每个儿子一个公平的机会,这样大家不会心里有怨气。”

    王何的眉头舒展了一些:“世师和世伟,他们两个做生意的本事和头脑确实不如你,但是都孔武有力,脑子也不算笨,这次南征应该都能立下些战功,到时候封个军职,以后也可以不用依附你而独立生活。

    我们王家的生意刚刚起步,这个创业阶段需要你们兄弟一心,等过个十几二十年后,一切稳定下来了,你们到时候可以分家,自己选择自己的生活。

    所以这次南征的事情,你要好好把握,不要置自己和兄弟们于危险之中,实在不行也不要勉强,安全是第一位的。

    你要知道,王颁为了报父仇可能会不顾一切,而你却要时刻保持头脑的清醒,不能无条件地顺从他。

    要是他过了江以后,想着靠那些旧部去直接偷袭建康,攻进皇宫去杀陈叔宝,你千万别跟着他犯傻,而且破国擒君,是不赏之功,你切忌不要乱来。只要做好接应贺将军大军的事情就可以了。”

    王华强表情严肃,点了点头,他心里还很清楚,父亲跟自己说的这些道理,其实换作皇家也是一样。

    杨坚和独孤皇后相守一生,没有与其他妻妾生下一男半女,只和独孤皇后生下了五个儿子,长子是太子杨勇,次子晋王杨广,三子秦王杨俊,四子蜀王杨秀,五子汉王杨谅。

    这五个儿子里,杨勇一向贤明,礼贤下士,有治国之才,当年杨坚篡周自立的时候,当时身为皇宫卫率,统领禁军的杨勇帮了大忙。

    而杨坚在建国之初,有鉴于北周的宗室不强,被他这个外戚篡权的前车之鉴,早早地把其他几个儿子分封各地,辅以重臣从小教导,授予这几个儿子地方上的军政大权。

    有了权力必然会让人产生非份之想,偏偏在开皇五年的时候,有个洛阳人高德上书杨坚,请他学北齐的皇帝高纬那样主动退位当太上皇,从此只管自己享乐,而把皇位让给太子杨勇。

    当时杨坚接到这个上书时非常激动,还特地召开朝会,表明自己为民勤政,绝不学那北齐的祸国昏君,并下令彻查这个高德。

    后来经查实,高德乃是当朝尚书左仆射(宰相)高熲的族人,而高熲正是和杨勇结了儿女亲家,也是杨勇在朝堂之上的最大支持者。至于那个高德,则在上书后从此人间蒸发,再也找不到此人。

    从此以后,杨坚便开始疏远杨勇,虽然在国事上杨坚还是一如既往地倚重高熲,但是杨勇却从此被排除出权力中心,成天只能在东宫里饮酒度日,纵情声色。

    由于杨勇沉迷酒色,又引起了一生节俭,信奉一夫一妻式坚贞爱情的独孤皇后的不满,几次三番地痛骂杨勇的不成器。

    如此一来,杨广等几个兄弟都看到了一丝入主东宫的希望,这几年开始加紧地活动和表现,而这次灭南陈时主帅的选择,就能看出日后东宫是否会易主的一丝风向。

    王华强前世的记忆里,好象最后皇位是落到了杨广身上,没办法,这家伙在历史上的昏君名声太过于响亮,以至于初中毕业,对历史几乎一无所知的王华强(王华强)都知道此人。

    但是在他穿越过来的这十年里,听到的却是杨勇荒淫无度,杨广礼贤下士,与自己的萧王妃伉倆情深,甚至没有一个妾室的传闻,时间长了,也只能以穿越改变历史这点来自我安慰。

    王何看到了王华强的沉吟不语,知道他是在想着杨坚诸子的事情,微微一笑:“华强啊,如果这回南征的主帅不是太子杨勇的话,那朝堂之上可能要起一阵风波了。”

    王华强被自己父亲的这番话拉回了现实,嘴角勾了勾:“阿大,孩儿毕竟没有做过官,这朝堂之上的事情并不是太清楚,还请您老给分析一下。”

    王华强确实对朝堂之上的事情知之甚少,今天既然父亲主动提到,也好趁机听听,以免得这次南征中站错了队。

    王何今天心情舒爽,谈兴也很高,自从被郎中施了针,又喝过了汤药后,感觉也好了许多,听到以前很少过问朝堂之事的王华强主动问起,心中高兴,坐起身,滔滔不绝地说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