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隋末阴雄 > 第六章 福祸相倚
    王世积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红,整个大厅里鸦雀无声,王华强的两个兄弟都在以一种景仰和崇拜的眼光看着王华强。(百度搜 7书网 7QiShu.Com)

    以前他们只知道这个弟弟头脑精明,做生意时有一手,平时爱读经史兵书,但没料到今天在朝廷大将面前,居然能有如此见解和气度。

    王何轻轻咳了一下,扭头对着王世积说道:“王将军,犬子年轻气盛,在这里妄议国事,还让你见笑了。

    他这些都是书生之见,缺乏历练,不知道将军的幕府里是不是能让他去见识见识真正的战争。还有我其他的两个小子,平日里舞枪弄棒,也有一把子力气,在您麾下也许可以派上用场。”

    王世积今天当众给个后辈小子说得张口无言,心中恼恨,也不管那十万钱了,冷冷地说道:“华强堂弟乃是人杰,诸葛孔明之才,我的幕府里都是些庸材,哪能容得下华强堂弟呢?只会误了堂弟的前程。

    叔父大人,世积还有军务在身,就不多叨扰了,您老多保重,世积改日再来拜访,告辞了。”

    王世积说完这话后,也不等王何回话,直接起身,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那个五大三粗,面相凶狠的壮汉狠狠地剜了王华强一眼,也紧随而出。

    王何气得一张老脸通红,发青的嘴唇都在哆嗦着,整个人也一下子瘫在了椅子里。王华师离他最近,直接上前扶住了他。

    王家的三个儿子纷纷上前,围住了自己的父亲,一个个急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王华伟回头埋怨了王华强一句:“二哥,你明知那王世积来的目的,还要如此激他,现在把阿大气成这样子,这可如何是好!”

    王华强也没料到王世积的器量如此之小,居然当场翻脸,一时慌了神,但很快就平静了下来,对着门外大叫道:“快去请郎中!”顺便跟着几个兄弟一起,七手八脚地扶着王何回到了卧室。

    闹腾了好一阵,王何的病情才算稳定下来,请来的郎中施过了针之后,王何总算活了过来,靠在枕头上,看着自己的三个儿子,眼神浑浊而黯淡。

    王华师一看到他这样,就知道老爷子有话要说,便把房间里的仆人郎中都清了出去,不大的房间里只剩下了病床上的王何和站在床边的三个儿子。

    久久,王何才叹了一口气:“唉,华强,这回大家的求官之路,都给你弄黄了。”

    王华强在这一阵的忙活过程中一直在思考,听到父亲这样说,迎着两个兄弟投向自己的埋怨目光,朗声说道:“阿大,孩儿不这么看,今天我们也应该彻底看清了王世积其人,孩儿以为,即使我们今天跟了他走,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王华师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孩儿也同意二弟的意见,此人嫉贤妒能,心胸狭窄,即使儿子们这回跟他从征建功,只怕也会被他打压,不会为我们报功的。此人来我们家只是看中了我们家的钱,并不想真正提携我们兄弟。”

    王世伟也跟着附和道:“是啊,阿大,要是我们真的一个个立了军功,当上了官,有了功名,也就没必要再依附他了。

    灭陈之战只有一次,所以这次的合作应该也只是一次性的,只怕这王世积见识到了二哥的才能在他之上,更不愿意和我们合作了。”

    王何闭上眼,摇了摇头:“可是王世积是我们能找到的唯一亲族,他若是不肯带上我们,你们又能如何在这场大战中建功立业,搏取功名呢?”

    王华强双眼一亮,朗声说道:“阿大勿忧,孩儿已经有了计较,一定不会让我们兄弟落下这次机会的。”

    王何听到这话,一下子睁开了眼睛,连脸色也变得红润了一些,他的声音都有些颤抖:“华强,快说来让听听。”

    这回王华师和王华伟投过来的目光从刚才的略为埋怨变成了充满期待。

    王华强在心里又梳理了一遍自己的想法,确认无误后,开口道:“阿大,首先,这王世积没有容人之量,而且他手下也没有真正亲信之人。

    所谓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王世积没有兄弟,又看不起我们这些堂兄弟,所以他身边其实无人。

    今天这种情况,按理说他应该带些幕府中真正靠得住的军师谋士,至少是带个智囊之类的人,可是他却带了一个武夫随从。

    而且那人面相凶狠,目光阴骛,一看就非善类,不是那种忠心效死的部下。他在王世积视线范围内的时候,头都不敢抬一下,但只要离得稍远一些,则是狼行鹰视。

    孩儿不才,也曾学过几年相人之术和龟策之道,此类人就如吕布,如候景,一旦有机会能踩着旧主上位,是一定不会放过的。

    王世积不信任自己的亲族,却又重用这种野心勃勃的人,将来想必也会被此人所害。”

    王华师听到这里,说道:“二弟所言,为兄也看到了,可是那个武夫看起来并无头脑,只是个粗暴之徒,应该还不至于能害到王世积吧。”

    王华强摇了摇头:“这个事情就说不准了,不过直觉告诉我,这是很有可能的事。

    就象我们今天这种密谈,王世积都带着此人,可能他自己也觉得此人是个赳赳武夫,没有根基,自己对此人有提拔再造之恩,他不会出卖自己,所以对此人并无防备。

    可是王世积今天能当着我们说起南征之事,想必其他军国之事也会在此人面前和其他人说起。

    所谓君不密则失臣,臣不密则**,将来王世积随口而说的话,有可能都会成为他的死罪,而到时候出卖他的,很可能就会是这个他所信任的随从。

    今天的情形已经很清楚了,王世积无容人之量,对我们尚且如此,想必在军中和朝中,得罪的人也不在少数。

    这次南征如果他立了功,更是会目中无人,从而遭人嫉妒,如果在这个时候我们去跟随此人,未必是福。

    所以孩儿以为,今天我们兄弟没有进王世积的军府中效力,还真的不是坏事。”

    王华强的一番分析鞭辟入理,说得在场众人连连点头。

    王何的眉头还是锁着,他对着王华强问道:“你刚才只说了第一点,那第二点又是什么?

    就算我们不去跟王世积扯上关系,那又如何能在这次南征中建功立业?还是说你已经结交了什么人,这次南征可以抱到别的大腿?”

    王华强自信地笑了笑:“阿大,这正是孩儿要说的重点,南征的消息,其实孩儿月前便有耳闻,当时就已经开始着手准备了,而建功立业的事情,也大体有了眉目。”

    王华伟在三个兄弟中性格最急,连忙说道:“二哥,别吊着大家了,快说啊。”

    在众人热切的目光中,王华强清了清嗓子,正色说道:“本来此事没有完全敲定,就是因为南征之举是否属实,我一直没有听到来自官方的消息。

    象是那种主动聚集私兵,准备从军出征的事,要是在和平时期去做,就会是图谋不轨了,要灭族的,所以我也只是跟别人有过口头约定。

    但就在刚才,王世积亲口证实了这件事,他可是上大将军,能统领一卫的大军。如果连他都说三天内要调去南方,那肯定是错不了。所以接下来,我和那人的约定,就可以变成行动了。”

    王何满意地点了点头:“难怪你这一个月来总是四处奔走,原来是在忙这事,你看中的又是谁呢?”

    王华强微微一笑:“太原王氏,王僧辩的两个儿子,王颁和王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