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隋末阴雄 > 第四章 跋扈将军
    话音未落,两个人直接撞进门来,前面的一个足足比王华强高了半个头,壮如熊罴,头发有些棕黄,穿着一件黄色缮丝长衫,正是刚才在门口与王华强相遇的大哥王华师。( 百度 搜 7 书 网 7qiSHu.Com )

    而跟在王华师后面的,则是个头稍矮一些,穿着一身红衣,十七八岁,一脸的稚气,但眉宇间和王华师有七八分象的三弟王华伟。

    王华强看了一眼满头大汗的大哥,急问道:“不是说要晚上才到的吗,怎么这刚过中午,人就来了?”

    王华师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连珠炮般地说道:“二弟,那王将军说什么兵贵神速,只带了一个随从就骑马过来了,还说什么听说了阿大卧病在床,就不劳他老人家见他,他看一看我们家的几个兄弟,合他意的就会带走。”

    王何的眉头一皱:“他可说了怎么才算合他的意?”

    王华师摇了摇头:“他还没说,只是要二弟也早早地过去,说是等我们兄弟到齐了,他自然会测试。”

    王华伟勾了勾嘴角,眉毛一挑:“这王世积好没道理,作为晚辈,即使阿大卧病在床,他也应该上来拜访一下。

    哪有阿大还没出面,他倒象个长辈似的,呼唤平辈的兄弟们出去做什么测试的道理?我们可不是他手下的兵,给他这样使唤。”

    王华强低头沉吟了一下,摇了摇头:“三弟,我看这王世积这次前来,恐怕是想找可以对他打仗有帮助的人,在钱财方面的考虑倒是其次。

    毕竟如果真的象阿大所说的那样,皇上决定攻取南陈,那这王世积若是在此战中立了军功,得到的赏赐和晋升带来的俸禄增加,会比我们家能给他的钱多出许多,现在只怕找他从军的关系户也不少,他未必会看中我们家的钱。”

    王华师和王华伟都没有听到刚才王何说的话,这下子一听王华强的话,双双一愣,异口同声地说道:“还要给他钱?”

    王何重重地“哼”了一声:“你们也不用用脑子,若不是为了我们家的钱,那王世积跟我们家二十多年都没来往,怎么会突然上门呢?你们啊,以后就是到了他手下当兵,也得学学老-二,多用用脑子。”

    王华师和王华伟不甘不愿地应了一声是,不再说话。

    王华强看了一眼自己的两个兄弟,微微一笑:“阿大,大哥和三弟没听到您老人家刚才的分析,就是孩儿,刚才乍一听之下,也是吃惊不小呢。

    孩儿虽然能隐隐地猜到他是冲了钱来的,但也没想到您老准备给他这么多。现在看来,他恐怕胃口不小,十万钱也未必能让他满意,依孩儿看,还是让他走吧。”

    王华师和王华伟都睁大了眼睛,嘴都合不上了:“什么,给他十万?阿大,您老不是病糊涂了吧。”

    王何气得大骂:“两个蠢材,你们懂什么!那王世积要的是开府的钱,他若是征南陈成功,那肯定回来后就是柱国,甚至是上柱国,光是军府内外就会有上百幕僚,没十万钱人家肯来吗?

    这会儿他摆出这副样子,就是想着先说你们几个不成器,他不想要,到时候再坐地起价,你们连这都看不出来吗?”

    王华师和王华伟吓得一吐舌头,低头不敢吱声。

    王华强眉头深锁,父亲的话正是他心中所想,王世积上门摆出这副姿态,摆明了就是想狮子大开口,如果真的看不上这十万钱,那也不用再来这里一趟了。

    王何长叹了一声:“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不管怎么说,世积还是来了,就是给了我这个做叔叔的一个面子。

    华师,扶我起来,华伟,把我的衣服拿来,我得梳洗一下。华强,你去前面看看,他在信里提到过你,好象对你挺有兴趣,你先好好招呼他,把他引到会客厅,就说为父随后就到。”

    王华强应了一声,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两个哥哥:“大哥,二哥,阿大病得厉害,还有劳你们多费心了,千万多照看着点。”

    王华师正色道:“华强,你放心吧,赶快去前面,我们来的时候那家伙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王华强转身奔出了门,王家在这新丰城里也算大户人家了,可也不过就是前后两进院子,只消片刻,王华强便跑到了门前。

    只见王华强的其他几个兄弟正在大门前守着呢,而一名身高八尺,顶盔贯甲,外罩大红将袍,全副武装的黑脸虬髯大汉,正傲然立于大门外。

    将袍大汉的身边跟了一名随从打扮,身着黑色劲装,壮如熊罴的汉子,正牵着两匹高头大马,低头站在将袍大汉的身后。

    王华强一看这架式,就知道这是王世积和他的那个随从,这会儿在王家之外,远处已经围了不少人,窃窃私语地议论着,王华强甚至还听到有些人在说是不是王家犯了什么事儿,朝廷派人前来捉拿。

    而王世积则是不慌不忙地站在原地,嘴角边甚至带着一抹笑意,他很享受这种王家被乡邻们议论的感觉,这让他那种心理上的优越感更加强烈。

    王华强强忍着心中的不爽,上前笑脸相迎:“您一定是当朝的上大将军,宜阳郡公王世积王大将军吧。家父正在更衣,命我先来迎接贵客,请王将军到会客厅一叙。”

    王世积冷冷地看了王华强两眼,他浓眉如墨染,眼神冷厉似刀,在门口一站,峙渊岳停一般,将军的气场尽显无疑,身边的那名壮汉看起来身板比王家的几个兄弟都要壮实,可是在他身边却是垂首恭立,连头都不敢抬一下。

    王世积的嘴动了动,声音粗浑有力:“你可就是王家的二公子华强?”

    王华强再次行了个礼:“在下正是。家父吩咐,请将军到会客厅一叙。”

    王世积沉声道:“今天本将甲胄公服在身,不说私情,只讲公事。王员外来信说,你们三兄弟都是可造之材,劝本将加以关照,所以今天本将才会在百忙中抽出时间,来考察一下你们,毕竟你们的祖父也曾经是将军。

    可是刚才本将让你的大哥三弟进去通报一下王员外,让你出来,现在你来了,他们两个却又不出来了,你们就是这般浪费本将的时间吗?”

    王世积说到最后几句话时,声色俱厉,嗓门也大了起来,震得王华强的耳膜一阵鼓荡,而那雄狮一样粗浑的声音,也让远处叽叽喳喳的人们吓得不敢再出声,整条街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就连他身后的两匹马,也低下头,不敢吭声。

    王华强不卑不亢地行了个礼:“既然王将军今天上门是来谈公事,那就是要检测我们兄弟们的武艺了。家父重病,不可能再从军,那只要我们三兄弟在,就可以跟您去城外的跑马场一较武艺高低了吧。”

    王世积本来只是想尽快让王何出来,却没料到会被眼前这王华强拿住了话头,反将一军,只好点了点头,硬着头皮说道:“不错。”

    王华强转头对着身后的仆役王财说道:“王将军的话你听到了吧,现在你去叫大少爷和三少爷出来。对了,老爷快要到吃药的时候了,你记得去煎药,晚上我们也应该赶不回来了,要是老爷吃药出了点什么岔子,我拿你是问!”

    王世积心中暗叫坏菜,要是王何不出面,只怕这到手的钱就要飞了,与面子相比,实打实的钱串子才更重要。

    他眼珠子一转,脸上装出一副关切的模样:“华强,叔父的病真的这么严重,不能自理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