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隋末阴雄 > 第三章 送钱从军
    黄衣壮汉正是王华强的大哥王华师,他听到王华强的话,迎了上来:“二弟,阿大找你好久了,要你一回家就过去。( 百 度 搜 7书网 7qiShu.Com )”

    王华强点了点头,直向内院走去,三拐两拐,走进了内院里一间朴实无华的屋子。

    屋子不大,只摆了几张胡桃木打造,上了清漆的桌椅板凳,榆木制成的榻上,蓝色的薄被里躺着一个五十多岁的老者,额头处缠着厚厚的带子,脸色惨白,眼窝深陷,眉眼间倒是和王华强有几分相似。

    这位老者正是王华强的父亲王何,现在他有气无力地倚在靠枕上,听着外面忙碌的脚步声与吆喝声。

    王华强进门后一抬头就看到了王何,连忙上前行礼:“阿大,您有事找孩儿?”

    王何叹了一口气,抬头对着王华强说道:“华强,坐吧。”

    王华强应了声是,顺手把外屋里榆林圆桌上的一个汤药碗放在了王何床边的小几上,自己则在床前的板凳上坐下,低着头,若有所思。

    王何闭上了眼睛,喃喃地说道:“华强,你还是对为父邀请王世积上门有想法吗?”

    王华强微微一笑,自从一年多前他在陇西成功走了两趟商队,在丝路豪商云集的姑臧城成功地建立了王家商号后,王何便当众宣布,王家的生意由他全权掌握。

    也正因此,现在外面的兄弟们还在忙碌着迎接贵客,而王华强则在小屋里与病榻上的父亲深谈。

    王华强与王颁见面的事情现在还瞒着王何,而且事情没有绝对把握前,他也不打算和盘托出。

    想到这里,他说道:“王世积今天晚上就会到,孩儿只能保留看法,服从阿大的安排了。您放心,在王世积的面前,孩儿一定会好好表现,不会给您丢人的。”

    王何看了一眼王华强脸上的表情,笑道:“华强,你又想跟为父说什么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千钟粟的道理了吗?”

    王华强嘿嘿一笑,这两句诗是后世的宋真宗赵恒那《励学篇》里的千古名句,几年前大哥王华师取笑自己文弱的时候自己曾拿出来反驳过,当时说得几个哥哥那呆若木鸡,窘得无地自容的样子,现在还记忆犹新。

    但是一想到王颁在酒楼里和自己说的话,王华强又摇了摇头:“阿大,咱们王家乃是经商人家,现在生意做的也不错,我们兄弟几个都没打过仗,这次南征要上战场搏命,用人头换个功名,有这个必要吗?

    而且孩儿知道您老是看重了王世积的上大将军身份,想要他这个名义上勉强在我们家五服内的远亲提携一下咱们兄弟,可是这人早跟我们家没了什么往来,又一向眼高于顶,叫他来了,我们家也无非是自取其辱罢了,何必呢?”

    王何无奈地摇了摇头,睁开了眼,目光浑浊:“华强,你的几个哥哥都没有你脑子活络,我王家虽然经商,但是一直受官商联手欺压。

    你别以为这两年你经手的生意做得不错,那是因为我们王家的势力还不够大,没对别人构成威胁。一旦你生意做大了,别人就会打你的主意,无权无势,手上就是有了钱又能如何?”

    王何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痛苦的表情,再次闭上眼,两行清泪从眼角流下,王华强连忙掏出怀中的丝巾去拭,却被他伸出手推开。

    王何叹了口气:“你说这王世积一向眼高于顶,那也是人家拿命换来的,就是你的爷爷杰公,能当上这个仪同,也是拿命去搏得的功名,战场之上,血肉横飞,哪这么容易建功立业?

    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你爷爷的功名一半是自己得来,另一半则是得了他侄子王雅的好处。

    这王雅乃是我大隋前朝北周宇文氏开国始祖宇文泰的手下大将,当年硭山一战,宇文泰六军尽灭,要不是王雅返身死战,连杀几十名追兵,宇文泰只怕会被敌军生擒。

    所以王雅最后官至骠骑大将军,一州刺史,而作为嫡长子继承了他爵位的,正是为父今天请来的这个王世积。”

    王华强对这王世积的来历倒是清楚,知道王世积将门世家,自己也是能征惯战,大隋建国前后,也跟着打了不少仗,平定过北周最后的忠臣,相州总管尉迟迥反对杨坚的叛乱,并累功做到了上大将军,爵位从长子县公变成了宜阳郡公。

    加上王世积的年龄比起王何也只小了几岁,他一向不把王何这个名义上的长辈放在眼里,几十年来和新丰王家从无往来,形如路人。

    想到这里,王华强抬头说道:“阿大,那王世积和我们家关系隔得这么远,又一向看不起我们家,为何您这次还要用热脸去贴他的冷屁股呢?”

    王何无奈地摇了摇头:“还不是为了你们这几个小子的前途么!为父的身体自己最清楚,这次怕是躲不过去了。

    而且为父是有官无爵,你们袭不了爵位,只能是平民身份,你还不知道我们家这样有钱无权的人,在那些有权有势的人眼里,就是待宰的肥羊吗?”

    王华强低下了头,他知道父亲的意思,是怕别人起了歹心,夺了自己的这份家产,所以想让自己的兄弟三个靠了王世积的这层关系去投军,毕竟在这个文官基本上由世家子弟世袭的乱世里,从军建功是最好的升迁途径。

    王何接着说道:“听说当今皇上有意南征,平灭陈国,一统海内,王世积没有兄弟,这几年他的官越做越大,也想找些靠得住的本家亲戚。

    虽然我们和他多年没有来往,但我们家这几年生意做得不错,也有了些财产,可以供他开府招募人才,所以说这本质上还是一宗交易。”

    王华强没有说话,隋朝时的开府是指可以自己招募幕僚的高级武将,而这些幕僚的薪水,朝廷是不负担的。

    因此一个有开府权的武将,需要巨大的财力支持,只靠自己的俸禄,那恐怕是远远不足。

    眼下南征在即,王世积的军府一定会大量扩招谋士悍将,而这些都需要钱,这才是王世积这次愿意卖自己家一个面子,走访自己这个多年没上门亲戚家的真正原因。

    想到这里,王华强开了口:“阿大,那我们家这次准备给王世积多少钱,他又能给我们家兄弟什么官职?”

    王何想了想,缓缓地说道:“这个嘛,信上没有明说,要等他来了以后慢慢商量,如果他肯提携一下你们兄弟,那我愿意每年以十万钱相赠。”

    王华强脱口而出:“十万?阿大,是不是太多了点!我们王家的生意现在所有的店铺加在一块儿,每年除去工钱外,纯利也不过二十多万,给那王世积一人就拿去十万?”

    王何吃力地抬起手,摇了摇:“华强,为人要大度些,不能太小气!

    如果王世积这回能安排你们兄弟三人在他手下做事,征南陈这一战总会有人立下军功,当上仪同这样的官职,到时候我们就不用担心受人欺负了。要不然无权有钱,迟早会被他人所吞并的。”

    王华强恨恨地说道:“那真是便宜王世积这小子了。阿大,你现在这身体不太适合出去见他吧,等他来了,还是让孩儿出面吧,孩儿心里有数,您放心吧。”

    王何眉头一皱,正要开口说话,却听到外面一个粗浑而中气十足的声音响起,伴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而近:“阿大,阿大,王将军已经到门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