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农家仙田 > 第73章 倒霉的陈二狗
    听到陈二狗的叫骂声,李青云和吴镇长一行人立即出去,准备把他劝走,作坊污染问题,自然有相关部门按程序处理,偌大的一个政府部门,也不是吴镇长一人说了算。

    可是,陈二狗一看到李青云和吴镇长在一起,顿时想差了,怒火更盛,指着李青云的鼻子嚷嚷道:“福娃,我知道是你干的,是不是?龟孙子,我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好人,不就是抢了你的相亲对象嘛,你就这样陷害我,找人调查我的皮毛加工厂,行啊你,要是我的皮毛加工厂被查封,我要把你们全部告上法庭!县里管不了我去市里,市里管不了我去省里。”

    李青云也不是肯吃亏的主,立即反击道:“陈二狗,你再胡扯我抽死你!什么跟什么啊,你的皮毛作坊污染管我毛事?不过你既然把我扯上了,也把我表妹骂上了,老子也不跟你客气,你的皮毛作坊我会关注,如果确定污染,镇里会处理,如果镇里不处理,我会向环保部门投诉,如果有必要,甚至会向新闻媒体曝光。”

    而吴镇长看到是陈二狗在闹事之后,立即对楚助理说道:“喊警卫过来,把他拉出去,如果不听劝说,让派出所的老刘带人过来。”

    陈二狗其实挺怕镇长的,本想来闹一下,让染污的事情大事变小,小事化了。可是,一看到“罪魁祸首”李青云和杨玉奴,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态度过火了。

    吴镇长根本不听他解释,一个把青山绿水的仙境污染的罪人,有什么脸皮在这里求公道?深层次上,镇里的污染企业和吴镇长绿色发展的理念相冲突,收拾这家皮毛加工作坊是迟早的事。

    两名警卫很快过来,把陈二狗强行拉走,到走时,依然认为这是李青云在整他,气得破口大骂,说和李青云没完,就算不干皮毛工厂,也能赚大钱,气死李青云。

    李青云又遭到无妄之灾,索性也想开了,你这龟孙子不是显摆抢了我的相亲对象吗?那老子就让你显摆不起来,以后陪你慢慢玩,玩到你崩溃,就算你把唐月莲送到老子面前,咱都不带多看一眼的。呸……这和唐月莲有什么关系,李青云可以对天发誓,对那个东莞回来的打工妹,真的没有任何想法。

    陈二狗被警卫扔了出去,说什么好话都没用。两个警卫员平时可以和他称兄道弟,但见陈二狗被吴镇长厌恶,皮毛作坊又出了重污染,知道这人大势已去,跟他也不客气了,让烟也不要,只让他快点滚蛋,别给他们找事。

    陈二狗更加生气,骂骂咧咧的出了镇政府的大门,往南一转弯,就要回皮毛作坊,准备整理一下,接受镇政府的罚款。以前洪副镇长管这块的时候,也只是罚点钱,再给洪副镇长送点礼物就过去了,这次他觉得不妙,认为罚的钱可能有点多,毕竟吴镇长从市里请来了第三方环保公司,检测出的数据肯定与县里的环保局不同。

    陈二狗想心事太过专注,不小心撞到了人,抬头一看撞的是个白白净净的老太婆,像外地人,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你眼瞎啦,怎么走路的,眼皮睁得这么小,看不到我这个大活人?妈勒隔壁,最近运气真不好,连走路都能撞见老太婆!”

    老婆婆体质有点弱,腿脚不好,被陈二狗撞得一个趔趄,差点摔倒,本想道歉呢,却被陈二狗先骂了一顿。但她也只是叹息一声,准备绕过去就算了,现在的年轻人不懂规矩,自己明明都躲到路边来了,还是被他撞到,居然反过来骂自己。

    陈二狗见到老太婆居然不反抗不还嘴,更加趾高气扬,愤愤的骂了几句,把心中的郁闷全部发泄出来。可是就在这时候,突然从后面跑来一个手拿桑树枝子的老头,黑黑瘦瘦,却快如闪电,转眼就冲到他面前,扬手就是一巴掌,把陈二狗抽倒在地,什么拳打脚踢,边打边骂。

    “龟孙子,我抽死你,撞了我老婆,还敢骂她?谁眼瞎了?谁眼皮小?我孙大旗就上树摘几个桑果的功夫,你就逞能了!骂呀,你再骂呀,你骂老子一句试试,要是我年轻那会你敢这么做,我会让你后悔做人。”

    小老头脾气暴躁,骂得声音很大,把路过的人都吸引过来了,不过却没人敢上前,也不想上前,因为被打的是陈二狗,这个有钱有得瑟的小老板,没少得罪附近的人。

    那老婆婆忙上前拉住自家男人,劝道:“老头子,你再这么胡乱动手,我就不跟你一起出去了。去小汤山没几天,你就跟人家打了几场了。这不,回到青龙镇,见到了老朋友,你又跟人家动手,打坏了家里的几件家具,没少让老嫂子念叨。现在不是在军队,你这暴脾气什么时候能改改?”

    孙大旗不满的叫嚷道:“昭文,你别被那个李老二骗了,他不是个好东西。看上去他没动手,只是被动防御,可是他阴损着呢,好几道暗劲都打进我身体里,现在身上还不得劲呢。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修炼的,当了这么多年的医生,功夫居然比我还强那么一点点。”

    “反正都是你不好,因为都是你先动手的。”老婆婆的仁慈,眼看陈二狗被自家老头子打得满嘴是血,心一横,拦在老头子面前,不让他再动手。

    孙大旗从缝隙里又踢了一脚,才愤愤不平的骂道:“你就是太心软!这龟孙子撞到你,居然还反过来骂你,打死他都是轻的。”

    他说得凶狠,打得激烈,其实没用多大劲,以他的功夫,如果用劲,一拳就能打死普通人,陈二狗这么弱的身子哪够他打的?

    李青云开着车,带着几个人,从镇政府的大门出来。车开的很慢,窗户也开着,所以能清晰的听到右手边的叫嚷声。听声音有些耳熟,言语里甚至喊出爷爷李春秋的外号,心中好奇,就停到路边看了看。

    这一看,顿时乐了,确实是熟人,正是曾经在一起吃过饭的孙大旗夫妇。而老头暴打的对象居然是陈二狗,这就更让他开心了。

    “走走,大伙儿快下车看热闹,陈二狗被人打了。”李青云像个小孩子,兴奋的下车大喊,催促杨玉奴、胡大海等人下车。

    四个人对陈二狗都没好感,听说他被打,立即强势围观,甚至小声说几句打得好之类的,气气陈二狗。

    陈二狗满嘴是血,几个牙都松了,不过身上没有重伤,此时从地上爬起来,一个劲的叫嚣:“你们两个外乡人,居然打我,我一定报警抓你们。父老乡亲们,你们帮我看着他们,不要让他们跑了,外乡人敢打我们本地人,这还有天理吗?”

    “行了吧,你陈二狗没干过好事,你毛皮作坊里排出的污水把人家养的鱼都弄死了,还死不承认,这回遭报应了吧?”

    “你收的皮毛压价太狠,赚的都是黑心钱,早就想收拾你了,这外乡人打得好啊!”

    “我刚才都看到了,是你撞的人家老婆婆,撞了之后,还骂人,骂得太难听了,我都想抽他大嘴巴子!”

    李青云听得暗乐,心说这陈二狗得多遭人恨才这样啊。这时候,见孙大旗和付婆婆都看到了自己,忙走过去打招呼。

    “付婆婆,你们什么时候到的青龙镇?给你们留了电话,怎么不打我电话?”李青云走过去,扶住了付婆婆。

    付婆婆拉住李青云的手,慈祥的笑道:“是青云啊,本来想打你电话的,不过刚到青龙镇,就遇到一熟人,在他开的医馆住下了,就没再打搅你。不过咱们可真有缘,这也能遇到。”

    “噢?是春秋医馆吗?”李青云心中一动,这青龙镇的医馆不就爷爷一家吗?另外还有一家小西药店,是个年轻人开的,应该不是付婆婆的老熟人。

    “是啊,是春秋医馆,坐堂医生也姓李,你们应该认识吧?”付婆婆随口问道。

    “当然认识,那是我爷爷开的医馆。”李青云笑了笑,就更加热情了,居然是爷爷的老朋友,是自家人,可不能怠慢了客人。

    孙大旗突然冷哼一声,气乎乎的说道:“怪不得老子一直看你不顺眼,原来你是李春秋的孙子,姓李的没一个好东西。”

    “……”李青云对这老头子没办法,既然是爷爷的老朋友,也就是爷爷辈的,能和他顶嘴吗?

    可是,被打的陈二狗不乐意了,指着李青云骂道:“好呀,我算是想明白了,这一切都是你指使的对不?就因为我抢了你的相亲对象,你就找人算计我的皮毛加工厂,找人打我。我告诉你,你这么做没有一点用,过年我就和唐月莲结婚……不,八月十五就结婚!我气死你!”

    说着,陈二狗一瘸一拐的走了,也不打算追究了。因为追究也没用,打又打不过李青云这帮人,镇里的关系也不如李青云,唯一能安慰内心创伤的就是“比李青云有钱”,又“抢了唐月莲”为妻,他决定用金钱和美女,打败李青云,让他在青龙镇丢人现眼。

    胡大海突然眼睛一亮,想起李青云相亲的传闻,贼兮兮的说了一句:“这货可真有勇气!娶就娶了,还这么高调!到时候,不知道谁气死谁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