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农家仙田 > 第70章 我去借把枪
    李天来确实挺吃惊的,李豁这伙人的战斗力他领教过,自己都吃过亏,李青云和两个漂亮女孩落到他们手里,岂不是想捏就捏,就抽就抽?不过,面前的结果把他的幻想颠覆了。

    什么情况?李豁一伙人倒的倒、伤的伤,情况惨不忍睹,杨玉奴手底下有功夫这是知道的,毕竟陈家沟只有几个杨姓人物,而杨姓人物种田不行,但不管男女,身上功夫都是一流的。至于李青云,一直读书,成绩很好,但没说练过拳。

    难不成是杨玉奴这个白白嫩嫩的漂亮小姑娘一人打翻七名大汉?这不科学。

    李豁见到村长,委屈得像个小媳妇,哭诉道:“村长大人,你总算来了,你再不来,我就被福娃打死了。你看看,我这帮小兄弟,伤的伤残的残,今天要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去派出所报案,我就把伤残的兄弟抬到他家里,得管吃管住。”

    这就是无赖,一会一变,说话从来不算话,更别提什么信用。他们的武力值不高,但就是一个缠人赖人,所以普通人家都不敢招惹这样的泼皮无赖。

    李青云抬起巴掌,作势欲抽,吓得李豁一哆嗦,知趣的闭上了嘴巴。

    “你去报案呗,谁怕你这没皮没脸的龟孙,拦路**女人还有理啦。等我抽闲,你不去报案我也会去,我身边的两个美女是受害人,我是目击证人,人赃俱获,你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李青云怕村长不明白怎么回事,所以在威胁的时候,也把冲突原因讲了出来。

    村长李天来一听,顿时精神起来,指着李豁骂道:“就知道你这龟孙不干好事,在村口**妇女,你还有理啦?赶紧带着你的人滚蛋,要不是天快黑了,我现在就叫派出所的刘所长带人过来。刘向前刘所长你知道吧,和福娃在一起喝过酒的,关系铁着呢。”

    李豁一伙人一听,顿时颤了一下,他们可是吃过刘所长的亏,别看他们在村里横行霸道,在派出所里装得比孙还孙。

    那个昏迷的家伙,也不知怎么的,突然颤动一下,迷迷糊糊的爬了起来,装着惨叫两声,问这是怎么了,说家里还有事,既然李家寨的村长都来了,不如算了,等以后再清算这笔账,让李青云老实着点。

    李青云动手的时候,就知道会是这种结果,打了他们一时,会招惹一身麻烦。不过既然已经打了,绝不后悔,等自己在乡里站住脚根之后,有的是手段收拾他们。

    李豁一行人说着狠话,搀扶着几个真正受伤的人,骂骂咧咧的离开了。被李玉奴打到的没有多大事,因为她知道手下留情,被李青云打的,确实是真的受伤了,因为李青云下手没轻没重。

    因为快到渡口了,杨玉奴和蒋勤勤不让李青云送了,说是明天再到李青云家里。李青云也有事和村长说,让她们路上小心些,也不再和她们客套。

    两个女孩一走,村长李天来就道:“福娃,你咋和他们起冲突了?唉,这群**就是恶心人,打不得骂不得,真和他们起冲突了,你家里的东西都不保险了。你地里种的蔬菜和瓜果,池塘里养的鱼,都有可能遭到他们的毒手。到时候报案也没有证据,吃亏的还是自己。你知道的,我把李豁这伙人送进派了所三四次,但没有更多的犯罪证据,最多只关十多天,最后还是把他们放掉了。”

    李青云无奈的说道:“我也没招惹他们,不过被李豁欺负到头上了,再不反击,以后还怎么在乡里混?现在只不过盖个房没请他们,他李豁就来找麻烦,以后还有更多的事,李豁要是次次都找麻烦,这日过得还有什么意思。”

    “说得也是,不过最近你得小心些,别被他们坏了事。从明天开始,镇上就开始修我们这条路了,你盖房会影响运送建筑材料,到时候得用小车从镇上转送。这段路虽说是全力动工,至少也得两个月,卖鱼卖蔬菜的村民都会耽误点事。对了,还有一件好事,在修路的同时,镇里准备铺设网络,优先接通我们村的线路,哈哈,开会的时候,可把其它村的干部眼红坏了。”村长李天来先是交待李青云几句,不过说起修路的事,顿时高兴起来。

    修路、通网都是村里的大事好事,李青云虽然担忧李豁等人的报复,但心情还是好起来,作为一个it从业人员,如果没有网络总觉得哪里不得劲,3g那种速度只能浏览网页,看视频卡得要死。

    李青云叹道:“吴镇长为我们村干了一件大好事啊,有了宽阔的公路,村里的路也跟着开阔了。俗话说得好,要想富先修路,我们村盼了数年的公路终于要修了,就算我的房先不盖,也很高兴。”

    “哈哈,修路的事情已经定了,咱们就不用操心了。对了,早上你家卖蔬菜的事怎么说?那个城里来的菜商给咱提价了吗?”进了李家寨,村长才想起这事。

    提到这事,李青云脸上略有得意之色,说道:“呵呵,县城来的菜商不行,开的价太低,我刚好认识两个市里的大老板,他们开大饭店的,认为我家种的蔬菜味道好,最后你猜他们开的什么价?”

    “什么价?难不成还真比县城菜商多出三五毛?”村长李天来诧异道。

    快到叉路口了,李青云也不卖关,直接揭密:“什么三五毛,人家直接开价10块一斤,所有蔬菜一个价,方便过秤。也不瞒你,今天摘的一堆菜卖了三万多块。”

    “什么?三万多块?你家什么菜能值这么多钱?种在黄金上的不成?普通人家一个菜季也只不过卖两三万。”一听到这价,李天来根本不相信。因为一般的蔬菜平均价只有一块多,甚至几毛,就算一个菜季摘了两万多斤菜,也只不过收入三万多块。

    李青云神秘兮兮的透漏道:“这是高科技手段,我从农科院的朋友那里学来的,今年在我家菜地里试验,如果实验成功,会向全村推广。当然,这只是我一个设想,至于发展到哪一步,还要看后续发展。”

    “行啊,你小,如果这事是真的,到时候千万别忘了你叔我。唔,前面就是你家了,先回去吧,小时提防李豁啊。”临到分路时,村长又叮嘱一遍。

    “晓得了。”李青云应了一声,走向家。

    李父李母在家里忙着收拾东西,并不知道李青云和村里的**打架了,见儿回来,就道:“快去洗手吃饭吧,你爸吃过了,等会就去地头草棚里睡。建筑材料不怕人偷,但地里的西瓜和蔬菜太值钱了,被人家偷去一筐就损失几百块,不睡地里看着不放心。”

    “除了几个村**手底下不干净,谁没事偷蔬菜……呃……”提到村**,李青云才想起来,自己打了人家,恐怕还真会偷自己家的菜,祸害池塘里的鱼。

    李承说道:“幺儿,这事你就别操心了,快去吃饭吧。今天下午的时候,我在村里遇到李豁了,看他说话的口气不对,似乎知道我们家的蔬菜很值钱。我不放心他,必须到地里看着。”

    李青云思索一下,决定实话实说,不想让父母错估了形势:“也不仅仅是蔬菜的事,我让大头和猫蛋招村里的剩余劳力,帮忙盖房,李豁想混进来,被大头他们拒绝了,所以想找事。刚才在渡口旁边的叉路上惹事,让我给收拾一顿,这仇结下了,确实得防着他。不过你们不用担心,以后每晚我在地里看着,有两条狗帮着看守,他们起不了风浪。”

    陈秀芝一听,顿时怒了,拍着桌叫嚣:“什么?你和他们打架了?你一个人怎么打得过他们一群人?让娘看看,伤到哪里没?这个天杀的李豁,老娘和他没完,明天就去你外公家,让你几个舅找人过来,不废了他娘就随他的姓!咱们家虽然不惹事,但惹出事从来不怕事……”

    李青云忙安抚道:“妈,你先别激动,你看我像受伤的样吗?当时表妹玉奴也在,有她帮着我,哪会吃亏?其实吃亏的是李豁一伙人,个个都受伤了,我可能出手没轻没重,还打断了两个人的骨头。”

    陈秀芝仍不放心,说道:“这就好,这就好,白妮那孩功夫好,你外公都经常夸她……我知道幺儿从来不惹事,肯定是那李豁找事。不行,明天我还是得去你外公家一趟,把这事和你外公说说,让他帮忙敲打一下李豁。”

    “……”李青云没想到母亲这么护短,这么在意自己的安全,感动之余,还是劝解道,“明天就算了吧,明天建筑队过来,咱们家的新房正式动工,你哪有时间去走亲戚?等房动工之后,咱们再抽空过去,我也好久没去外公家了,到时候一起。”

    沉默半晌的老实人李承突然说道:“你们先吃饭,我去七寸家借把猎枪,还反了他了,今晚李豁敢来,我轰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