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农家仙田 > 第60章 压价的菜商
    昨天喝的有点多,李青云早晨起来,腿还有点飘,把金币和铜币从小空间放出来,准备给它们喂食。不过两只小狗却不喜欢出来,最近和白色的鹰隼成为了朋友,在小空间里玩得很开心,偶尔捉两条鳗鱼打打牙祭,祸害一个大西瓜,三只小动物撑得爬不动,还是往嘴里送。

    李青云觉得可以把白色鹰隼放出来了,这货被圈得不对劲,哪有鹰隼放着鱼不吃而吃西瓜的?要是以后它改行吃素,还怎么帮自己打猎?

    趁父母都去田里干活去了,家里没人,李青云顺手把鹰隼二秃也放了出来。那白色鹰隼刚把毛长齐,一出来,看到熟悉的蓝天白云,顿时兴奋的“咻”的一声,展翅腾空,飞进白云间,不见了踪影。

    李青云傻眼了,尼玛,养了一只白眼狼啊,本以为把它养熟了,把它驯服了,出来之后,再怎么着也不会一声招呼不打就飞得没影啊?

    “二秃,你妹的给我回来!”李青云恼怒之下,冲着天空吼了几嗓。

    金币和铜币也跟着叫,汪汪汪汪,不怎么严厉,那感觉像埋怨二秃飞上天而不带它们一起似的。

    “福娃哥,喊啥呢?什么二秃?”李云聪神出鬼没的从大门口探了探身,见院内只有李青云一个人,才施施然走进来,晃头大脑袋左看右看,似乎想找第二个人来。

    “没啥,大清早的刚起来,闲得无聊,就练练嗓,吼几声舒坦一下。”李青云给这二货解释不清,昨天晚上喝酒,他和他爹一起灌自己。不过自己也争气,最后把他们爷俩全部灌趴下,自己也差点喝醉。

    “……”李云聪一头雾水,不过也没多想,李青云说啥是啥,较真就没意思了。

    早饭在锅里,已经做好,李青云的父母吃过之后才下地的。听说李云聪也没吃呢,两人就一起凑和着,把剩下的饭菜全部清理干净。

    吃完后,李云聪抹着嘴赞叹道:“福娃哥,你家的饭菜真香!我爹说了,说你家的蔬菜种得好,让我给你学学技术,作为交换,我家的捕蛇技术和治蛇毒的秘方也可以传给你。”

    李青云心一动,表面上却撇撇嘴:“你说别的我还相信,若说捕蛇技术和治蛇毒秘方,你爹把它看得比你还重要,会传给外人?”

    李云聪笑道:“嘿嘿,你哪能算外人呢?都是自家人。其实那治蛇毒秘方还是你爷爷帮着完善的,所有的东西你爷爷都知道,只是他人太仗义,从没向外人透露过半个字。这也是昨晚我才听我爹说的。”

    “我爷那人……唉,算了,不学了,我爷那人总说要给别人留点吃饭的本钱。你家的秘方我不惦记,不过你想给我家学种菜的技术,我倒可以公开。但没什么秘密,你可以旁边看着,该怎么种就怎么种,至于你家种出啥样,我可不敢保证。”

    李青云说着,已换好衣裳,准备带着金币和铜币去田里看看。

    “嘿嘿,福娃哥也仗义,你们种菜,我就在旁边看看,不说话。走走,咱们下地。”李云聪搓搓手,激动的直转。

    “种毛的菜呀,现在是摘菜的季节。”李青云说着,就要关上大门去田里。

    就在这时,却听天空传来一声长尖锐的鸟叫,“咻”的一声,一团白光,从天而降,朝李青云扑来。

    如果不是有李云聪在身边,他会瞬间开启小空间,把这团白光收进去。可是有人在,他只能吓意识的举起胳膊,阻挡这团白光。

    那白光却顽皮的怪叫一声,突地上升,在李青云头顶盘旋一圈,轻飘飘的落在他的手臂上。

    大夏天的,手臂上只有一层衣服,虽然是轻轻的落下,也让李青云疼得一哆嗦。鹰隼的爪太尖锐了,别人养鹰隼都在胳膊上绑一层兽皮,肉胳膊肉腿的,经不起鹰隼的折腾。

    李青云瞪了瞪这只调皮的鹰隼,而鹰隼也瞪着他,互不相让,大眼瞪小眼。

    “我靠,我不是在做梦吧?从天降下一只海东青?落在你手臂上了?这是纯白色的极品啊,我爹把它当神鸟祭拜的,拜了这么多年,也没得到一只。前几天从张桥村的猎户收里买来一只灰色的猎鹰,可是没用几回就折损了……”

    李云聪的大呼小叫,惹得二秃极不为快,高傲的昂起头,瞥了他一眼,似乎考虑着在他大脑袋上的某个地方啄一下,让他安生一会。

    李青云挺意外的,疑惑道:“你说这货是海东青?开什么玩笑,听老一辈的猎人讲,咱们这地方的海东青早绝迹了,只有青藏边缘的雪山上才有极少数的一些。难不成这货从雪山上飞下来的?”

    “我不管这些,我只想知道,它为什么从天而降,就落在你手臂上了?”李云聪晃着大脑袋,瞪着眼睛问道。

    “唔,我也不太清楚,可是是因为我太帅了吧。”李青云说着,正要戏弄二秃几下,却见二秃不屑的冲天一飞,瞬间钻进云霄,再次不见了踪影。

    这回李青云没有再大呼小叫,既然它能回来一次,就有可能回来两次,空间鱼肉的滋味可不是那么好拒绝的,上瘾之后,比毒品难戒。

    “俺哥,你不装逼会死吗?你看看,把那神鸟气走了吧?哎哟,我的神鸟啊……”李云聪哭天喊地,极为夸张的追了出去,希望能得到神鸟的垂青,也落到他手臂上一回。

    李青云暗笑,也不跟他解释清楚,直接去田地前的鱼塘边看养殖的黄鳝。虽然只下池十来天,这些黄鳝苗却长大一圈,精神头极好,水池边有一圈死掉的虫,说明它们的伙食不错,还有活虫可以剩余。

    往每个池里面各倒一杯空间泉水,顿时惹得黄鳝疯狂的蹿动,想要抢得最纯净的泉水。大池塘里的水太多,鱼也多,所以李青云站在两头倒,这边倒三杯,那边倒三杯,顿时一些大鱼蹿出水面,朝这边猛冲,甚至冲过了头,一条两尺多长的草鱼冲到了他的脚底下,扑腾着尾巴,似乎觉得不对劲,想要返回池塘。

    这条草鱼极为健康,脊背发黑,身上鳞片泛着一层青白色的光泽,用眼估计一下,至少有十七八斤,也不知道它在这池塘里活多久了,以前下网捕鱼时,被他逃过去了。

    池塘里有这样的大鱼,新下的鱼苗就惨了,还有上次扔进去的一些黄鳝苗,指不定遭到多少大鱼的嘴手,唔,或许是毒口。

    池塘里的水草太过旺盛,李青云觉得有些浪费,如果种上莲藕,绝对能多一项收入。不过现在没时间,等空闲下来,再考虑这些事情。

    李云聪终于从不切实际的幻想醒悟过来,从后面赶了上来,远远的喊道:“靠,我明白了,那海东青是你训养的对不?快告诉我,你从哪里捕来的,我也要一只,你不知道海东青什么价,在大城市的价格,绝对能超过一辆豪车!”

    “别跟我谈钱,太俗!”李青云根本不搭理他,拍拍手,走上河岸。

    岸边是他要盖别墅的宅基地,所需要的建材和机器已经到位,虽然有很多东西,但没有占路,堆在一起,极为壮观。

    李云聪晃着脑袋叫嚷道:“你都要盖楼房了,当然不缺钱!好吧,好吧,我只是随便说说,我可没有嫉妒羡慕恨。”

    “你再废话,哥不带你玩了。”李青云在打量建筑材料的时候,看到旁边停着一辆小货车,牌照是本地的,绝不是胡大海建筑公司的。

    正要上前看看,却见山坡上自家梯田里,走下来几个人。他的父亲就在其,另外两个好像菜商,一男一女,四十来岁,穿得不错,都挺着个大肚皮。远远的,听着他们在商讨蔬菜价格。

    “老李头,你们家的蔬菜虽然不错,但市场上就是这价,我最多给你按批发价算,我算是白帮你拉,因为我批发给别人,也是同样的价。不信你看着,我给别人家的蔬菜,绝对没这高,每斤至于低于批发价3毛到5毛。”那名挺着肚皮的男菜商好像施舍般的,对李承说道。

    那名年女人好像是菜商的老婆,嗓比较尖,附和道:“我家的老万给的价格太高了,要是我来收,绝对是行情价,该什么价。好了,既然老万已经给你开价了,卖不卖你就一句话。”

    李青云的父亲有些犹豫的说道:“这个……你们开出的什么批发价,和往年来收的价也没有多大区别呀。黄瓜一块一斤,西红柿、茄、青椒两块一斤,豆角和尖椒三块一斤,这是第一茬菜,比别人家至少早了半个月,怎么着也该再高一些吧?”

    年妇人不耐烦的叫嚷道:“老李头,你这话我可不爱听,高了你还想再高,贪婪也不是这么个贪婪法。你考虑清楚了,过了我这村,你可就没这店了。当家的,咱们先去别家看看,要是拉满了车,就不收他家的了!什么人呀,给你开出最高价还不知道好歹!我把话就搁这了,要是有人出的价比我家的高,我就跳河里摸只王八生吞了!”

    说着,年妇人一把扯住年男的胳膊,就往下快走几步,非常气愤的放出狠话。

    经过李青云和李云聪面前时,还恨恨的吐了一口唾沫,嘴里不干不净的嘀咕着什么脏话,似乎是怪李青云的父亲耽误了他们时间。

    “慢着!”李青云突然喊住了正要上车的收菜商,面色不善的说道,“要是有人收的比你们高,你是不是真的跳河里摸只王八生吞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