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农家仙田 > 第57章 争端引归意
    蜜雪儿让李青云陪着,去察看那块陨石,果然如乔治所说,一块拳头大小的橙黄色的陨石周围盘踞着上百条五颜色的毒蛇,别说过去抢陨石了,就算看一眼就心惊肉跳的。( 百度 搜 7 书 网 7qiSHu.Com )

    第二天一早,他们三人就带着猎犬离开此地,朝望仙峰的方向赶路。而李青云的两只猎狗不知怎么回事,突然钻进草丛里不见了,也不知去追什么东西了。

    李青云急得没办法,只好让他们两个多等一会,自己去寻狗。只过了七分钟的光景,李青云就把金币和铜币寻了回来,狗嘴里还叼着一只野鸡,不过已经被两只狗咬得不成样,索性就赏给它们当食物。

    蜜雪儿和乔治也没有多想,绝想不到李青云跑到蛇群里把那块陨石收进了小空间。为了收这块陨石,还误把十多条毒蛇收进了小空间。

    这却便宜了小空间里的二秃,它似乎好久没吃到新鲜蛇类了,爪一抓,嘴巴一啄,就把一条毒蛇的蛇胆叼出来。翅膀一振,飞到另一只毒蛇的头顶,非常暴力的一揪,就把那条蛇撕成两段,刚好露出蛇胆,一口就吞进肚。

    二秃的口味算是被李青云养叼了,吃蛇居然只吃蛇胆,这十多条蛇被它瞬间杀死,只取出蛇胆吃掉,蛇肉居然只尝两口,就再也提不起兴趣。

    而小空间里的两块陨石像有磁性一样,自动粘在一起,溶合得没有缝隙,两块陨石瞬间就变成了一大块。小空间都出现了,再离奇的事情李青云也能接受,把十多条毒蛇的尸体抛出小空间之后,才追上蜜雪儿和乔治,像没事的人一样,继续赶路,偶尔还有兴致拍照,欣赏原始山林的秀丽风景。

    乔治的腿有点瘸,被毒蛇咬伤的地方开始溃烂,不知道是药效不够,还是因为他毒之后没有休息,运动量太大,毒素加速扩散,产生了不可预知的危险。正因为有这样的潜在危险,他和蜜雪儿对寻找陨石已经没有兴致,只想早些下山,回到正常的人类社会,不想在荒山里和毒蛇毒虫打交道。

    午的时候,李青云看到前方山谷里有几道青烟,像是柴堆燃烧形成的烟雾。几人跑过去一看,果然是科考队的其他成员,四名国科考队员,两名美国科考队员,两名司机挑夫,一名猎人向导。

    加上李青云三人,进山时的阵容一个不少。只是这群人的情况有些不好,有一名美国专家受了伤,躺在竹制成的临时担架上,猎户李七寸正蹲在旁边为他上药,看李七寸皱眉的模样,似乎问题很严重。

    汪汪汪汪!最先发现他们的是李七寸的大黑狗,大黑似乎非常高兴,摇着尾巴朝李青云跑来。而金币和铜币也大叫着,扑向大黑,三只狗瞬间滚作一团,用它们自己的方式庆祝团聚。

    “福娃,你没受伤吧?”见到李青云出现,李七寸忙站起来,关切的问道,“那个山坡在部非常平缓,你怎么就没能停下来?唉,如果不是这边也出了事,我午就沿着山谷去寻你了。我就纳闷了,乔治腿上有伤,他摔死我都不意外,你身手这么利索,怎就不能从原山坡返回?”

    “呵呵,不提了,现在不是好好的回来了嘛。”李青云苦笑一声,心想如果不是蜜雪儿紧抓着自己,凭自己的身手,怎么可能会一直滚到山坡底下。

    叔侄两人还要叙话,另外一名美国专家不乐意了,焦急的指着担架上的同伴,嘴里嘀嘀叨叨的喊个不停,似乎在怪李七寸救治病人的时候不专心,没有医德。

    李青云听这人说话不客气,也没搁在心上,毕竟人家心情不好。他这次进山,收获不小,心情不错,连乔治这种乱放毒虫的嫌疑人他都没收拾,更何况这两个没有直接恩怨的美国人呢?

    “叔,他这是怎么啦?”李青云忙把话题引到伤者身上。

    “在捡陨石的时候,被毒蛇咬了。是烙铁头,咬手背上了,毒性太强,而且毒液注入量也极大,已给他做过处理,也服过药,但效果不太明显,他的呼吸已有麻痹的先兆,怕是撑不过去了。”

    川蜀的烙铁头又叫原矛头蝮,管牙类毒蛇,局血循毒,所咬伤口齿印深,且注入毒量比较大,轻者头痛头晕、胸痛腹痛、恶心呕吐等,重者则五官出血,四肢冰冷,甚至吐血、尿血、休克、昏迷。再重一步,就是死亡,而且死亡率也挺高的。

    国的几名专家,面色古怪,见李青云归来,只是远远的打声招呼,并不靠近。

    李青云先是蹲下来帮这老外查看伤口,见手背伤口周围已经红肿起了血泡,眼角有血丝溢出,呼吸很微弱,还时不时的痛哼一声。

    蜜雪儿和乔治过来和那名正常的美国专家打招呼,三人小声交流着什么,还时不时望向国科考队的成员,神色不善。

    李青云小声问道:“叔,他们这是怎么啦?”

    李七寸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说道:“外国专家被毒蛇咬伤,没捡到陨石,那块小陨石被国专家抢去了,两队因此而闹矛盾。从早晨到现在,两队几乎没交流,不过都同意返回,无法再上望仙峰了。”

    李青云明白,都快闹出人命了,怎么可能继续上山寻陨石。虽然没看到当时的冲突原因,但为了抢陨石,两队肯定都有不对的地方。毕竟他们同时来到这个地方,就算发现陨石,也应该是同时发现的,美国专家抢先捡陨石,心思摆得也不正。

    不多时,蜜雪儿作为代表,过来和李青云交谈,说道:“云,我们急需一架直升飞机,送詹姆斯去医院急救。你给方队员翻译,让他们不惜一切代价,叫来直升机,所需的所有费用我们出。拜托了。还有,乔治的情况也不太好,他说受伤的腿有些僵硬,肿的厉害,请医生再给看看。”

    “我会原话翻译,成不成我不敢保证。”李青云搞不清楚两队的关系,更不明白这些人真正的身份,不敢乱打包票。

    “谢谢,你跟他们不一样,和你交流,我很放心。”蜜雪儿有些不安的抚过李青云的面颊,返回她们的队伍。

    李青云先是给七寸叔说了乔治的伤势,让他自己看着办,然后走到国科考队的成员面前,把蜜雪儿的要求原话翻译过去。

    张朝阳队长阴沉着脸,有几分恼火的说道:“唯一的一台卫星电话在冲突摔坏了!就是那两个美国佬干的好事!他么的,这些外国鬼贼性不改,见到好东西就抢,被蛇咬伤之后,不但不急着处理伤口,反而抢我们捡到的陨石。你看我脸上的伤,就是那个美国佬打的。”

    李青云身为翻译,可管不了他们的矛盾冲突,只道:“如果联系不到直升飞机,那名伤者怕是危险了。我叔说了,那美国佬已三呼吸衰竭的征兆,再不送急救怕是撑不到山下。”

    另一名年轻的国队员愤愤的说道:“那也不管我们的事,是那美国佬自找的,看到陨石之后,大家一起用驱虫粉驱散不多的蛇群,可是大家还没反应过来,他就冲了过去,抢着捡那块陨石。哪曾想有一条很大的烙铁头不惧驱虫粉,见有人靠近,一下就咬在他的手上。”

    通过这些人七嘴八舌的描述,李青云总算搞清楚冲突过程。大家一起找到了陨石,看到蛇不多,就用驱虫粉把蛇群赶散,在虫粉还没完全散开时,美国专家詹姆斯就冲过去抢陨石,可惜有一条愤怒的烙铁头在他手上咬了一口,惊恐之下,退了回来,被反应过来的国队员冲上去,打跑了毒蛇,抢得了陨石。

    可是,美国专家觉得那是自己的东西,于是来不及处理毒蛇伤口,就和国队员干了一架,最终不敌国四名队员,再加上蛇毒爆发的比想象更快更狠,一下就倒下了,就算李七寸倾尽手段救治,也无法蔓延的蛇毒。

    李青云顺着他们所指的方向,看到了一片有过燃烧痕迹的区域,那里正是陨石的落点。周围还有十多条毒蛇不肯散去,在草丛里盘踞,吐着信,虎视眈眈的盯着国队员所在的位置,能从他们身上感受到陨石的所在。

    蛇类是喜阴的,但条件允许,每隔一段时间就必须晒晒太阳,保持体温。而这陨石明显有温热的属性,像小太阳一样,蛇类喜欢盘踞在陨石周围,倒也说得过去。

    李青云带着金币和铜币,往前走了十多米,发现这片燃烧痕迹正在望仙峰的山崖下,山崖跟上,有几棵被山洪冲下来的奇异茶树,根都在外面露着,枝干歪歪扭扭,倒作一团,大多上都沾满泥浆。而这茶树的无限接近圆形,间的梗纹把圆分隔得像太极阴阳鱼图案,非常神奇。仔细观察,发现这分隔的阴阳鱼图案真有颜色差异,一边翠绿,一片微黄。

    “咦?这不是爷爷经常念叨的仙峰茶吗?说是山顶道观里的老道士种的茶树,总共只有十多株,道观破落后,听说茶树也被道士们挪走,怎么被山洪冲下来几棵?难不成山上还有幸存的茶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