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农家仙田 > 第56章 可怜的乔治
    一条碧绿的竹青像小孩手臂粗,昂着脑袋,吐着腥红的信,横在山路边的树枝上,不仔细看,就和普通的树枝没有区别,绿油油的,刚才蜜雪儿甚至想用手拨开这段树枝呢。(百度搜 7书网 7qIsHu.COm )

    这条竹青好像也受到了惊吓,张着嘴,信不停的收缩,朝蜜雪儿倒地的方向移动,甚至只用尾巴勾住树枝,整个身体都快垂到地面,离蜜雪儿的身体只有几十厘米的距离了。

    李青云三两步就跑过去,手起刀落,一刀就砍掉了它的脑袋。沾血的碧绿蛇头落到了蜜雪儿的脚边,吓得她又是一阵尖叫,甚至想用脚把它踢开。

    “别动!”李青云厉声喝止,不让蜜雪儿乱动,他拿柴刀放到蛇脑袋旁边,却见蛇头突然张嘴,咬住了柴刀,死不松口,冰冷的小眼睛里充满了怨恨。

    这种变故把蜜雪儿吓得再次尖叫,不明白已经死掉的毒蛇为什么还能张口攻击。李青云似乎早就预料到这种情况,指了指仍在挣扎扭动的蛇身,说道:“蛇的生命力很强,就算砍掉脑袋,也能活很长一段时间。如果因为砍掉毒蛇的脑袋而忽视它们的攻击性,会死得很惨。”

    这是李七寸教他的捕蛇知识,李青云见到蛇只能用刀砍或者用木棍打死。如果是李七寸遇到刚才那种情况,肯定直接用手,一把就能抓住竹青的要害。

    竹青咬住的柴刀,被它放出很多透明的毒素,李青云折了一段树枝,把蛇头撬开,在树上噌了很久,才把上面的毒蛇液体清理干净。

    蜜雪儿早就从地上爬起来,小心翼翼的站在李青云身边,再也不敢靠近任何一段树枝。她进入原始山野之后,早就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金币和铜币仍对着前方狂叫,不是危险预警的声音,倒像是发现什么,催促李青云赶路的意思。

    走出这片阴暗潮湿的林,前面豁然开朗,两三里外的山坳里,有炊烟升空。在林里的时候,他们已经开了探照头灯,可是出了林,发现还有一抹夕阳的残辉挂在西方的小山头。

    “啊,前面有人,不知道是不是我们的科考队员?”蜜雪儿露出一抹喜色,人多点,总会感觉安全些。不过转念又一想,跟李青云单独在一起也挺不错的,有吃有喝,还能享受他的单独保护,遇到意外,也只是有惊无险。

    “到前面看看就知道了。”李青云站在一处高坡,四顾打量,有几分喜色的说道,“离望仙峰很近了,只要再往前走一段,应该能回到开拓过的山路上。如果有没滚下山坡的,他们应该在前方的交汇口等我们。”

    “真能和大家汇合就好了,不管本次科考成不成功,没有人员伤亡才最重要。那陨石也不是多重要,只是它们出现的离奇,还击穿了一个空间站,甚至差点毁掉那个空间站。有人在击穿的位置发现这些陨石上面含有一些异常的东西,还有微量的辐射,所以才让我们来探探情况。”

    “你知道的,寻找陨石本就是一件靠运气的事,我们侥幸发现一两块,就算完成任务了。只是没想到蛇类这么喜欢这批陨石,我想让蛇类专家接手这种任务,他们应该很乐意。”

    眼看就要离开没人的荒野丛林,蜜雪儿心情大好,开始主动说起此次科考的缘由。

    李青云对这些陨石非常上心,特别是这些陨石在小空间里的特殊表现,听蜜雪儿这么说,就道:“咱们刚进山遇到第一块陨石时,那两个美国专家可不想轻易放弃,甚至主动出高价让我去蛇群里抢陨石。”

    “哈哈,因为那两位美国专家是真正的矿物专家,对陨石非常上心,而我的研究领域是植物学以及生物工程学,而乔治是位昆虫专家。我们来自一个共同的松散研究协会,协会名字叫作‘洋葱头’,剥开一层又一层的迷障,在过程或许会痛苦得流眼泪,剥到最后或许一无所获,但追求真理追求真相是我们每一个‘洋葱头’共同的爱好。”

    “噢?这样的一个松散组织怎么能和国家级的科考队合作?”李青云第一次听说这个组织名字,心有很多疑惑。

    “我们这些成员,都有自己真正的服务机构,也就是自己的本职工作。而类似的寻找任务、探索任务只是洋葱头协会自发的,就像佣兵任务一样,你可以接受也可以不接受。不过成功之后,可以拿到一笔不菲的佣金。而下达委托任务的,往往是某个国家的重要研究室,甚至是政府部门。”

    “噢,这样吧,我给你一个网站地址,回头你去谷歌一下。如果你有兴趣,自己也可以注册一个临时会员,如果能完成几个入门任务,你也可以成为洋葱头真正的会员。我们组织不限国籍,不限种族,哪怕是只黑猩猩,只要能完成入门任务,也可以成为我们的正式会员。”

    说着,蜜雪儿很热心的告诉李青云一个网站地址,似乎她很想邀请李青云进入洋葱头研究协会。还说在填写注册信息的时候,推荐人编号要写她的,这样的话,李青云如果能成为真正的会员,她也会得到积分奖励。

    李青云不解的问道:“这些是你们科研专家的事,我一个小小的农民进入之后,能做什么?我擅长网页制作,网站建设,或许还擅长一些美食烹饪……如果这些是你们洋葱头协会需要的东西,我想我是可以胜任的。”

    蜜雪儿严肃的说道:“不,你想错了,我们协会需要很多不同的人才,各种各样的。比如你训养出来的猎狗就很不错,这可以作为你的专长。如果我们的成员要到国山野科考,需要进山的话,需要你这样的一个猎人向导。如果某些尊贵的成员需要野外美食,你擅长野外烹饪的技术就能得到发挥。如果有人急求某种植物某种药草,而你能够寻找,也是任务的一种。”

    李青云听着,有点不对味,怎么感觉自己的作用就是一个带路者,像带领八国联军进入国的汉奸似的,不但带路,而且还很贱皮的为对方提供美食。

    猎狗的叫声,打断了两人的谈话。路边的草丛,金币兴奋的蹿出来,嘴里叼着一只肥硕野兔,大概有三四斤重,而铜币紧跟在后,不满的叫嚷着,似乎在说,也有它的功劳,不全是金币的功劳。

    李青云从金币嘴里取了野兔,拍拍它的脑袋,表扬几句,然后冲蜜雪儿说道:“今天的晚餐有着落了。养几条好猎狗,不带食物进山也饿不死。”

    蜜雪儿对此没有异议,而且她早就发现这两只小狗的非凡之处,速度快、力量大不说,还跳得极高,简直像猫科动物一样,动不动就能跳到一人来高的地方。最重要的一点,它们非常聪明,好像能听懂李青云说话的意思,指哪打哪,非常人性化。

    李青云拎着野兔,很快就走到炊烟冒起的地方,远远的看到一个衣不遮体的男,蹲在火堆旁烤着什么东西,从他那焦急的模样来看,也不知道饿多久了,时不时的从烧烤架上撕下一块肉往嘴里送。

    走到近处的时候,蜜雪儿捂着嘴巴直干呕,原来那人正是乔治,他烤的是一条菜花蛇和几只蝎,他刚才撕吃的正是半生不熟的蛇肉。

    而他身上,几乎全是伤痕,有几道划伤,更多的却是蚊虫叮咬的痕迹。以及她今天早上才看到过的山蚂蝗叮咬的痕迹,有几个山蚂蝗被他拽断了,吸盘留在皮肤里,伤口附近一片红肿,甚至有脓液形成……

    乔治的精神有些恍惚,李青云和蜜雪儿走到火堆旁边的时候,他才蓦然惊醒,尖叫一声,抓着烧烤棍摆出防御的架式。

    蜜雪儿忙喊道:“乔治,是我们,你这是怎么啦?噢,上帝啊,你的背包呢?怎么身边什么都没有?”

    “蜜雪儿……你是蜜雪儿……太好了,我快饿死了,你有没有吃的?我的背包在滚下山坡时弄丢了,你们不知道我是怎么度过这两天的……如果不是身上带有打火机,我想我一定被野兽吃掉了。呜呜……这里太可怕了……我看到了好多毒蛇,我看到一头长着黑斑的野驴居然吃肉……”

    乔治语序混乱,表情凄苦,时哭时笑,精神快要崩溃。他突地扑过来,想要抢蜜雪儿的背包,却被李青云轻易的推开。这时候,才发现他那被毒蛇咬过的腿有点瘸,不知是不是没有好透。

    李青云扔给他一盒牛肉罐头,冷着脸喝道:“乔治,镇定些,不要给我揍你一顿的借口。你知道的,我一直看你不顺眼。吃这盒罐头,把你烤的东西扔掉吧!蛇肉里的寄生虫你是烤不死的,吃进肚会出问题。”

    不等李青云说完,乔治就拆开罐头,往地上一蹲,狼吞虎咽的往嘴里塞。

    看到乔治的可怜模样,蜜雪儿觉得自己幸运死了,有美味的食物吃,有崭新的帐篷住,还有一个充满神秘的东方美男解闷聊天。

    安静下来之后,蜜雪儿发现自己手腕上的探测器一直滴滴响,而乔治手腕上的探测器没有一丝动静。

    乔治肚里有了食物,总算精神一点,抬头嘟哝道:“我的探测器没电了,那块陨石就在前面的小溪里,周围都是毒蛇,我不敢过去,只在外围打死一条无毒蛇回来烤着吃!该死的,我再也不想接这种鬼任务,为什么蛇类会喜欢陨石?围着陨石不散!没道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