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农家仙田 > 第53章 山蚂蝗
    见蟒蛇扑来,李青云虽然沐浴在雨,身上却瞬间冒出一层冷汗。( 百度 搜 7 书 网 7qiSHu.Com )小空间摄取物体的范围在8米左右,可是面对这条大蟒蛇,他不知道8米的距离能东能够快过它的速度。

    在蟒蛇扑来的瞬间,两只猎狗没有后退,嗷的一声,双双扑了上去,临近蟒蛇时,跳出一人多高,像只豹,勇猛无双,混乱不顾蟒蛇张开的大嘴可以吞下它们。

    一瞬间,李青云就开枪了!不管能不能打,都要帮金币和铜币引开蟒蛇的注意力。

    砰!砰!**,最多只能连开两枪!

    只见大蟒蛇进攻的身形一顿,脑袋瞬间伏在地面,却没有枪,身一滚,尾巴从后面抽向扑来的两只猎狗。

    汪呜!猎狗身在半空,没能避开,可能却用两只前爪,狠狠的蹬向抽来的蟒蛇尾巴。

    砰的一声闷响,金币和铜币同时被抽飞十多米,摔在李青云身后的树丛里。可是蟒蛇也痛嘶一声,留下七八个鳞片,甚至有一处被猎狗抓掉一块嫩肉。

    它立起身,张开大嘴,目光闪烁,死死盯着李青云。而李青云估算着距离,一动不动,同样紧盯着蟒蛇。

    蟒蛇看似笨拙,其实进攻速度极快,连林的豹都不敢和它正面交锋。李青云这是逼得没办法,才不得不开枪,可是开枪之前他就知道,肯定打不,除非运气逆天,才能碰巧打蟒蛇的脑袋或者颈骨处的七寸要害。

    一人一蟒谁也没有先动,各有顾虑,处在僵持状态。蟒蛇极为敏感,从李青云身上它感觉到一种危险,这种危险让它有些烦躁不安。刚才的突然前扑,也只是想吓退两只猎狗,因为它们挡住了自己回家的路。可是,它没想到,只是一次假威慑性的假动作,却引来两只小不点猎狗的无情进攻,以及人类的反击,这让它有种骑虎难下的愤怒。

    汪汪!汪汪!两只猎狗从树丛里跳出来,依然生龙活虎,没有受伤,行动不受一点影响。不过却没有再主动进攻,只是护在王羽前面,龇牙咧嘴,对这个大个头怪物又恨又怕,不知该如何进攻。

    而李青云也有疑虑,一是担心能不能把这个大块头蟒蛇摄进小空间,二是摄进去之后,小空间里的环境会不会被它破坏。第一个担心要是失败的话,下面就不用想了,因为命都没了,还讲什么小空间环境。

    咔嚓!天空突然响起一阵炸雷,异常响亮,好像就在耳边。那蟒蛇吓得一哆嗦,滋溜一声,钻进旁边的丛林里,贴着地皮,很快就跑远了。

    李青云也松了一口气,带着两只猎狗就往营地跑,边跑边纳闷,蟒蛇一般不主动进攻,今天这是走了什么运,居然看到蟒蛇就被对方攻击?要么那地方是它的领地,要么它刚刚受到惊吓……不过以现在的天气情况来看,受到惊吓的可能比较大。

    李青云一口气跑到营地,这才松了一口气,蜜雪儿还在,没被蟒蛇吃掉,帐篷和小竹棚也在,没有其它野兽袭击。小竹竿棚里的鸡肉粥正散发着迷人的香味,正要往外溢出。

    蜜雪儿一直在帐篷着往外观察动静,见李青云气喘吁吁地跑回来,非常惊讶:“云,发生什么事情了?啊……你的肩头和背上……有那个……蛭,蛭啊!”

    李青云听到蜜雪儿指着自己背后尖叫,以为蟒蛇追来了呢,猛然转身,什么也没看到。当听她结结巴巴,半天才说出“蛭”这个单词之后,李青云才恍然,忙在肩头和后背狂拍数下。

    手掌果然触到一些软软滑滑的虫,这是在山野里比毒蛇还恶心的东西,当地人叫山蚂蝗,不但吸血,还喜欢往人身体里钻。

    以前常听村里的老猎人讲,说是一个上过越南战场的老兵,以前在林里洗澡,被山蚂蝗叮咬过几次,从部队回来之后,尿道口经常刺疼,到医院一检查,可把医生吓坏了,原来整个膀胱里都是山蚂蝗。

    这故事虽然夸张了点,甚至有点荒诞不经,却让李青云记忆深刻,一想到山蚂蝗从马眼里钻进膀胱里的情形,就是一阵恶寒,汗毛都竖起来了。

    李青云在身上拍打数下,只打下来三条手指似的肥硕山蚂蝗,还有几条已经钻进皮肉,打也打不掉。但是,这种情况却又不能硬拽,如果拽断了它的吸盘,就更麻烦了。不但会感染,还有可能溃烂,产生更可怕的后果。

    “蜜雪儿,把帐篷里的硫磺粉拿来?什么?你不知道什么叫硫磺?噢,狗屎,那单词我也忘了,就在帐篷里,昨天我用过没有装进背包。噢噢噢,算了,你背包里的杀虫剂或者蚊不叮类的药水,都可以!”

    李青云挺怕这种东西的,本以为大雨天进林有雨水冲涮,山蚂蝗应该叮不上,没想到一下叮了十多条,不知道被它们吸了多少血,太特么的恶心了。

    焦急之下,好多单词都忘了怎么说,幸好蜜雪儿经常在野外探险,知道怎么处理这种山蚂蝗。

    蜜雪儿手忙脚乱,从自己背包里找到一瓶蚊不叮药水,让李青云站在小竹棚里,喷在他背上的山蚂蝗身上。这药水一喷到山蚂蝗身上,这些软体虫一阵扭曲蠕动,好像被针扎到一样,把脑袋吸盘从李青云的皮肤里退出来,啪嗒一声,落在地上,痛苦的扭动身体。

    余下的几只,也是同样的情况,一遇到药水,就从李青云身上落下去,被恶心得不行的李青云踩死。可是,最后一只小蚂蝗在肩膀处钻得很深,整个身体都快钻进去了,药水落不到它身上。

    “怎么办?云,这最后一只钻得太深,喷了好多药它都不出来!”蜜雪儿同样惧怕这些软体虫,不过她觉得总算能替李青云做点事情,强忍着恐惧,为它除虫。只是最后一只钻得太深,快把她急哭了。

    “就剩一只了?没事,等下你用刀帮我划开皮肤!”李青云说着,又在身上检查一遍,结果又从头发里揪出来两条七厘米长的山蚂蝗。

    李青云回想一遍进林的过程,一直都很小心,只有在遇到蟒蛇的时候,忘了戒备周围树枝或草丛里的山蚂蝗,可能就是在那个时候,被它们叮在了身上。

    李青云跑回帐篷,找到硫磺粉,并取出猎刀,让蜜雪儿再试一下。如果硫磺粉还不起作用,就只能用刀划开皮肤,把这只不懂深浅的小蚂蝗揪出来。

    可能是因为山蚂蝗吸饱了,往外退了一点,当硫磺粉撒在它身上的时候,终于感觉到痛苦,扭动着肥胖的身体,从伤口里退了出来。

    落到地上之后,被李青云一脚踩死了。

    这经历让李青云深刻明白一个道理,有小空间也不比其他人好多少,如果遇到大蟒蛇或者毒蛇,甚至这样的小软体虫,都有可能让他饮恨收场。

    接下来还要处理伤口,因为被蚂蝗叮过的伤口,血流不止。这是因为蚂蝗咬人时,会分泌出一种溶血素,使红细胞溶解,让伤口的血液不能很快凝结,

    李青云先站在大雨淋了一下,把鲜血冲洗干净,才让蜜雪儿帮自己擦上碘酒。不过让蜜雪儿意外的是,李青云身上的伤口很快就止血了,甚至有初步结疤的感觉,这种愈合能力太让人惊讶了。

    而李青云在金币和铜币身上查检一遍,发现它们身上居然没有山蚂蝗,挺惊奇的,在雨后的草丛,山蚂蝗成片成群的,没被叮上真是好运气。不过看到这两只猎狗的毛皮像缎似的光滑,跑动时,连跳蚤都藏不住,就算真有山蚂蝗落在它们身上,也早晃掉了。

    这一折腾,可把李青云饿坏了,把香菇切丁撒进了煮好的粥里。此时,已经不能离开锅边,就蹲在那里搅拌,怕糊底。又煮了十多分钟,香菇的味道溶进了粥里,才把香菜沫撒进去,并从火上把锅端下来。

    “云,为了这点青菜可真危险!下次进林一定要记得穿衣服!这次是叮在你的背上肩上,要是叮在男人的那地方,我真不知道该怎么下手了。”蜜雪儿吃着特制的鸡肉粥,感觉极为美味,心情大好,已有兴致**他。

    李青云惊魂未定,可没心情和她打情骂俏:“蚂蝗只是恶心了点,不会伤人性命。我采野菜回来的路上,遇到一条十米左右的蟒蛇,居然主动攻击我,那才叫恐怖。如果不是和它对峙,蚂蝗也不会落到我身上。”

    蜜雪儿惊叫道:“什么?这附近有条十米的大蟒蛇?噢,这真是个糟糕的消息!蟒蛇饥饿时,或者受惊时,攻击性很强,人在它们眼和普通野兽没有区别。我们吃过早饭,就离开这里?”

    一碗鸡肉粥,一盒牛肉罐头,再加上李青云从“背包”里取出来的辣萝卜条,荤素搭配,极为下饭。

    可是在听说附近有条主动攻击人类的大蟒蛇之后,蜜雪儿顿时没有了胃口,更不可能有心情**李青云,倒让李青云安生一会,平静的吃下这顿早饭。

    “冒雨赶路?这主意可真不怎么样!或许比被蟒蛇追赶还危险!”李青云说着,把剩下的一点粥倒给两只猎狗,可是一抬头,顿时惊叫一声,指着刚才挂死狗的地方问道,“我们昨天打死的野狗呢?我明明挂在那里的,怎么不见了?”

    “蟒蛇来过这里?还能发现死掉的野狗尸体?”蜜雪儿尖叫一声,被自己这个推论吓坏了,她的脸色比李青云还苍白,“噢,上帝啊,我们必须立即离开!难不成我们的营地就扎在蟒蛇的领地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