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农家仙田 > 第44章 堪比黄金的泡菜
    见者有份,一只野兔、两只野鸡、一锅蛇汤,远远不够这十二个人享用的,幸好有罐头和压缩饼干,不然绝对不够吃的。(百度搜 7书网 7QiShu.Com)

    而蜜雪儿死缠硬赖,才从李青云那里多讨来一只鸡腿,吃光之后,还是念念不忘,非说晚餐还要吃叫花鸡。她说这话的时候,已经能清晰的讲出“叫花鸡”这三个中文字的读音。

    可怜的金币和铜币,只抢到一些骨头吃,李青云在装作去方便的时候,偷偷从小空间取出两条半大的鱼,扔给小狗,这才让两只小狗兴奋得摇头摆尾,一改刚才的怨气。

    吃完这第一顿山上的丰盛午餐之后,他们面临一个艰难的抉择,半阴山坡的陨石到底要不要了?还能不能下去寻找?

    有人说太危险,而有人却说机会难得,错过这个点,还不知道能不能再找到其它的。而李青云作为翻译,只负责翻译,从不发表自己的意见。

    那地段确实危险,又有数量不明的毒蛇把守,就算他用小空间强行摄取,也会有遗漏的毒蛇向他发出攻击。

    而这批专家向捕蛇专家七寸请教,问他敢不敢下去寻找陨石,科考队可以给他额外增加一千元的奖金,如果能找到陨石,奖金可以增加五百。

    七寸想都不想,就拒绝了:“正因为我是捕蛇专家,所以我更知道群聚毒蛇的危险,如果命都丢了,我还要钱干嘛?”

    李青云把这话原封不动的翻译过去之后,国外的几名专家顿时肃然起敬,没人再劝说,也没人再提去找这块陨石的话。是啊,连一个文化不高的猎户都知道,没命就什么都没有,他们还在坚持什么?

    特别是蛇口逃生的乔治,更是话都不说,自从看到那一团数不尽的毒蛇之后,他对蛇的阴影比蜜雪儿还重。

    既然决定暂时放弃这块陨石,他们只好继续上路。乔治早就吃掉了药丸,身上的伤也恢复得很快,腿上没有红肿,也没有溃烂,除了伤口还有些疼,没有别的不适症状。

    在前进的时候,李青云偷偷查看手机上复制过来的照片,发现那些快坠落的流星轨迹,果然能够推算出大致的落点范围,只是需要画一些辅助线,帮助定位。

    这次坠落的陨石有些奇怪,好像提供热量,所以蛇类才喜欢聚集在陨石坑附近。这是专家们根据刚才的情况,推断出来的结论,是否正确,需要找到下一个陨石来判断。

    快到山顶的时候,山路开始绕弯,明明快要登顶了,却开始往下盘旋,沿着羊肠小道,渐行渐下,脚下的石头渐多,溪水流动的声音,像铃声一般,清脆悦耳。

    七寸看了看天,说道:“天快黑了,我们穿过前面的小溪,就可以准备扎营了。营地要选择一个平坦的地方,最好离小溪稍远。因为有水的地方,肯定会有野兽来取消,在夜里野兽的攻击性很强。这片山头是我们猎人常来的地方,所以有一个固定的扎营地点,过了小溪再走二里地就到了。”

    李青云原话翻译过去。

    “我快走不动了,如果能在溪水边扎营该有多好呀。”乔治毕竟受过伤,他是队伍中最先支撑不住的人,被队友搀扶着,才走到这里。

    蜜雪儿倒出乎李青云的意料,居然走得很轻松,一路上也没有喊累。不过汗水已把她的小衣浸湿,贴在着身体,把丰挺曲线显现得更加诱人。

    金币和铜币一看到水,就兴奋得撒欢,连续打几个滚,然后跳起来摇头晃脑,把水珠溅得到处都是。铜币好像看到一条巴掌大的鱼,扑通一声,跳进一个稍深的池子里胡乱扑腾,可惜什么也没抓到。

    倒是大黑经验老道,路过一块褐色的岩石时,突然兴奋的大叫几声,一下子捕过去,从那石头上咬起一团乌黑的怪鱼,像一个超大号的壁虎,有四脚,有筷子般的长尾巴,黏糊糊,滑溜溜。

    “咦?是娃娃鱼吗?这可不能乱咬,是保护动物。”中国的专家看到后,顿时惊呼。

    李青云暗笑,中午吃的眼镜王蛇也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他们吃得有滋有味,丝毫不提保护动物的事。

    不过看这怪鱼的个头,明显不像娃娃鱼,有点太苗条,就算味道不错,也没有嚼头。

    七寸纠正道:“是杉木鱼,这在山里比较常见,真正的娃娃鱼却有好多年没遇到过了。”

    杉木鱼又叫羌活鱼,属于小鲵科,一般只有20厘米左右,有药用价值,醉死晒干后,泡酒可以治胃病,补气血,主治脾弱萎瘦,肝胃气痛。

    而娃娃鱼属于大鲵科,是保护动物,其味道极为鲜美,叫起来像婴儿一样,哇哇乱叫,在夜里突然一叫,能吓住不少胆小的人。

    专家眼睛不太好,听到七寸的解释,顿时有些汗颜,不再说什么。不过说什么也晚了,因为大黑中午没吃饱,三两下就把那只小杉木鱼吃进了腹中。

    过了宽阔的小溪,前面有一片平整的地带,李青云眼神好,居然看到两个帐篷,帐篷前面刚刚升起火,不知在烤什么野味,已散发出细微的香味。

    “汪汪汪汪!”离帐篷还有一里多地,就听对方的猎狗疯狂的嘶叫,两个猎户似乎带了不少猎狗,都没有拴住,十多只狗一下子堵在小路上,冲李青云一行人吼。

    金币、铜币和大黑不甘示弱,同样中在最前面,张牙舞爪,以更凶悍的叫声反击。

    火堆旁站起来两名男子,手握猎枪,满是戒备的盯着李青云他们。

    “现在这年月,进山的猎人很多吗?”张朝阳惊讶的问道。

    “整个青龙镇只有二十多家猎户了吧,政府虽然禁猎,但是这里情况复杂,有些是家族传统,甚至是整个村全靠狩猎生活,禁了猎就断了他们的活路,以前闹过不少流血事件,最终镇政府特事特办,向上面申请了一些猎户资格证,这才让事态平息。猎户最多的村子是张桥村,在另一条进山路的山脚下,他们那个村的猎户占全镇的一半以上。”

    “现在政府加大了开荒力度和资金鼓励,成功让一些猎户家庭转向了耕种,这才让专业猎户骤减。不过闲暇时候,还是有不少人进山打猎的。特别珍贵的动物不敢打,但是像野鸡、野兔、野猪、水鹿、野狼等不关痛痒的猎物,还是经常猎杀打牙祭的。”

    “熊瞎子在更深的山林里,除非饿昏了头,一般不到外山区域。真有昏头的熊,猎人也不会客气的。至少我见过不少人在街上卖新鲜的黑熊皮。”

    李青云向科考队员介绍当地的特殊情况,而七寸早走到最前面,向前面的猎人打手势,这些手势也只有当地的猎人能明白。那边很快就解除了戒备,把狗叫回去。

    “陈家的两位大哥,你们这是上山还是下山?已经打到不少猎物了呀。”靠近之后,李七寸似乎认得他们,说着客气话。

    “下山!追一只半大的野猪,追得太深,差点迷路。还好,我们兄弟联手把它干掉了,不然就亏大了。”说话的男子一脸胡须,奇怪的打量科考队员,见有外国人,顿时稀奇得不得了。特别是看到妩媚靓丽的蜜雪儿,眼睛都看直了。

    另一名猎人得意的指着捆绑好的野猪,两前腿绑在一起,两后腿绑在一起,中间插一根大木棒,他们就是这么抬着野猪一路走过来的。

    在野猪的旁边,用绳子系着几只野鸡和野兔,这种小野味最常见,经验丰富的猎人进山从不空手,就是因为有大量的野兔和野鸡。

    李青云有些皱眉,他这个外行都知道,野猪都是一窝一窝的,这只半大的野猪肯定有其它同伴在附近,这些脑袋简单却有些记仇的家伙,说不定就从哪里钻出来给人类一个惊喜。

    野猪的要害在心脏位置,猎人站在野猪的侧前方才好开枪,如果野猪冲近了还没有把它干倒,没命的将是猎人。发狂的野猪能把一棵大树撞断,如果撞在人身上,那下场绝对非常凄惨。

    沾了这两个热情猎户的光,晚饭不用去打野味了,吃他们烧烤出来的野味,而科考队长送给他们几盒罐头和压缩饼干,算是交换。

    整个科考队准备的食物只有七天的量,就算加上野味补充,他们往里走到第四天的时候,就该考虑返回。

    晚餐同样丰富,烤了四只肥硕的野兔,外加两只叫花鸡。不是这里的猎人喜欢做叫花鸡,而是上面烧烤位置有限,下面的火堆里如果不放点东西,会显得浪费。

    不过这两位猎人的手艺明显不如李青云,本是兴冲冲的蜜雪儿,吃了几口叫花鸡之后,顿时皱起了眉头,小声对李青云说道:“没有一点味呀,不好吃,就算野鸡肉有天然的香味,也有些腻人,没你做的好吃!”

    李青云见她表现不错,不再处处跟自己作对,于是拉开自己的背包,随手往里一探,抓出一个小玻璃罐,里面装满了辣泡菜,拧开后,在充满油腻的空气中顿时出现一股诱人的酸辣香味。

    “撕一块野鸡肉,加一片辣泡菜,保你在任何时候都有胃口吃下一整只鸡!”李青云说着,自己先动手捞出一片泡菜,混合着野兔腿,吃得津津有味。

    蜜雪儿还在迟疑,却见其他中国人眼馋得直流口水,不等李青云招呼就下手抢,嘴里还感叹道:“进山探险,你居然有心情带着泡菜罐,真是太奢侈了!这一路走来,得浪费多少力气啊!堪比黄金,堪比换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