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农家仙田 > 第39章 山脚下的冲突
    第二天一早,李青云背着一个大号的迷彩帆布登山背包准备出发时,李父李母还在追问昨晚吃的蟠桃是什么品种,能不能从同学那里多买回来一些?能不能买些果苗,自家地里也种些?

    李青云都说好多遍可以了,说等自己回来以后再操作这事,可二老还是追问不止,不时的啧着嘴,似乎仍在回味空间蟠桃的美味。( 百 度搜 7 书 网 7qiSHu.Com )

    李青云的登山包里是昨天刚买的,夜里装东西的时候,才把标牌剪掉。里面装的东西不少,搁在以前,或许觉得挺重。但是,他现在的身体出奇的强壮,十公斤重的包背在身上,跟没重量似的。

    这个季节的深山,毒虫很多,所以李青云选了一套商品性质的迷彩装,质量很好,销量很好的原因是穿上去显得帅气,有点仿美国海军陆战队的样式。脚上穿的是专用登山靴,还在脚踝处缠了同色的迷彩布条,防止毒虫从缝隙中钻进去。

    腰上斜插着一把砍柴刀,这把刀有些年月了,是李青云的爷爷当年用过的,非常锋利,呈“7”字型,像个大号的镰刀,这把砍柴刀的刀刃弧度很圆滑,显然经过特殊的打磨和加工。这么多年了,还是雪亮,没有生锈的意思。

    山野人家,砍柴刀是家里必备的物件,像镰刀一样,家里都有两三把备用。而作为进山的猎人,除了剥皮用的猎刀,柴刀更是不可缺少。在草丛稠密的地方可以开路,遇到突然蹿出的野兽可以当武器防身,遇到挡路的小河可以砍竹子做筏子……总之,用途多多。

    昨天夜里,李青云给猎户李七寸送猎枪子弹的时候,没少向他请教进山的注意事项。以前虽然经常进山,但事隔太久,好多细节都忘掉了,所以,该带的东西他绝对不少。另一个原因,背这么大这么重的包,也是为了使用小空间里的东西做铺垫。到时候,拿出一些稀奇的东西急用,非亮瞎那些专家的狗眼不可!

    除了背包和砍柴刀,李青云身上最招人恨的物件就是那个照相机了,他口口声声说进山是冒险,可他却当成了旅游,院子没走出去,就给两只小狗拍了好几张照片。

    相机里面的照片,早就被他复制到笔记本电脑上。特别是关于流星轨迹和坠落范围的照片,他觉得非常重要,没敢留在照相机里面。

    昨天夜里,他选择了几十张能预测到流星坠落点范围的照片,把它们拷进了手机,并加了密码。觉得如果有机会,自己也寻几个陨石碎片玩玩,绝不给那几个老外机会。嗯,特别是那个蜜雪儿,长得那么漂亮,居然不给自己面子,让她找不到一个陨石才爽呢。

    猎人李七寸叼着旱烟袋,牵着一条大黑狗,早就在巷子口等他。他的装备好像不多,怀里抱着一支**,腰里捌着一把砍柴刀,也背着一个不大不小的破布包。看不出哪里特别,但仔细观察,好像身上衣服的口袋特别多,腿脚上也缠了带子……时常见他用来剥蛇皮的猎刀不知藏在哪里了。

    李七寸也是学过功夫的,据说想拜李青云的爷爷为师,不过不知什么原因,老爷子没收他,只传给他几手自己捉摸出来的绝活,但李七寸对老爷子一直很尊敬,连带的,对李青云也极好。

    “背包太大了,我让你把东西带齐全,但没让你搬家呀。你这身装备,上不了山就累坏。还有这个照相机……是个累赘。”七寸慢吞吞的,以不伤李青云的颜面为前提,委婉的提出了自己的意见。

    李青云极为自信的笑道:“七寸叔,你就放心吧!论功夫和打猎我不如你,论跑步和耐力,你绝对不如我。小时候我跟爷爷进山打猎时,就没让他背过,也从没掉过队。”

    “呵呵,那是你爷爷照顾你,我跟他进山那会,可没少挨骂。你爷爷真想跑,能把鹿追死……”

    “你就吹牛呗!我可没听爷爷说过。”

    李青云的父母不太放心儿子进山,虽然同意了,但还是再三嘱托李七寸照看好孩子,别让野兽伤着碰着,直到村长来催,这才停止唠叨,跟着去西边的渡口,给儿子送行。

    昨天科考专家队没有去镇上住宿,也没有回城里住宿,更没有在村长家借宿,他们居然把帐篷搭在渡口边,说是要适应这里的气候环境,为进山做准备。

    李青云走到渡口的时候,这些人早已收拾好,穿戴好野外登山服装,背包放在了脚下。唯一让他意外的是,蜜雪儿的脖子上居然也挂了个专业照相机,并不比自己的小多少。

    两人大小瞪小眼,同时咧嘴乐了,算是打了招呼。

    “等渡轮过来,我们把车运过河,因为车子可以把我们的行李运到山脚下。”队长张朝阳给李青云说,同时让李青云把话翻译过去。

    渡轮不大,用的是柴油发动机,噪音很大,一次只能运送一辆越野车,外加几个人。等忙碌完,李青云才发现两只小狗居然跟过了岸,本想送回去,后来一想,让它们去山野里见见世面也好,跟着七寸叔家的大黑狗,学习一下捕猎的能耐。

    过了河再往西走两三里就是上山的路,往北走是陈家沟的方向,这路李青云熟,以前经常往外公家蹭吃蹭喝,今年回来,还没时间去看望老人,心中有些愧疚。

    众人的行李都放在了越野车上,山脚下有几户人家,把车放在那里,倒也安全。

    今天阳光很好,凉风轻缓的吹着,走在这平缓的山路上,鸟语花香,仿佛是一次春游踏青活动。两只黄色的半大小狗,追着老实巴交的大黑狗玩耍,时不时的咬上几口,在它身上练习着攻击技能。

    狗如其人,七寸养出来的狗也比较憨厚,经常被金币和铜币欺负,也不见它生气。不过这是一只真正的猎狗,在山里和狼厮杀过数次的。

    “在深山里,咱们主要防备的野兽是野猪和狼,黑熊比较少,如果碰到算咱们倒霉。在莲花峰附近,有豹子出没,不过那东西更少,快绝迹了。除了野兽,最让人不放心的就是毒蛇,我虽然是附近的捕蛇猎人,但是灌木草丛间的毒蛇防不胜防,蹿出来咬住人,我也没办法。”

    李七寸走在路上,像聊家常一样,向科考队成员介绍大山里的危险所在。李青云一边摆弄照相机,一边顺口翻译几句,显得很不专业。

    “云,你能不能专心认真些?噢天哪,我们请你来当翻译,你却只顾着拍照游玩。”蜜雪儿自己拍个不停,却指责李青云不用心翻译。

    “亲爱的蜜雪儿小姐,我很认真,作为一名翻译,我只要把有用的信息,简单快捷的翻译出来即可。还有,你不要用一百元每天的薪酬要求我做五百元每天的事情。”李青云头也不回,对她的指责没放在心上。

    “你……”蜜雪儿没话说了,毕竟当初请专业翻译的时候,人家开的价格是每天五百。

    可是一位年轻的英国专家可看不过去了,走到李青云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嗨,朋友,我是乔治,你这样做可不太绅士,我认为你应该向蜜雪儿道歉!不然,到了山里你可会吃苦头的!”

    李青云诧异的多看了乔治一会,心说这个家伙能混上专家的名头,至少不会是**吧?可他怎么会说出这么**的话?你一个外国来的,用这话威胁一名翻译和向导?而且这名翻译加向导还有一个神秘的隐藏属性。

    “呵呵!呵呵!”李青云对他笑了两声,转身继续拍摄两只小狗疯玩的画面。对待这种二副青年,只能呵呵了。知道你喜欢蜜雪儿,想追求人家,可你也不能让哥们儿委曲求全啊。

    乔治感觉被李青云无视了,气得面颊微红,特别是发现蜜雪儿正关注着自己的时候,更是热血充脑,差点扑上去找李青云决斗。

    “该死的黄皮猴子,没有一点礼貌,怎么能这样对待国际友人?”

    听到他的骂声,李青云突然转身,一下子扑过去,抓住了乔治的脖子,怒道:“你这头白皮猪,欠操吗?”

    “住手!不要打了……”

    “怎么啦?你们这是怎么啦?李青云,他们是外国专家,你不能动手啊……”

    周围的人忙跑过来劝架,还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但李青云力大无比,个头也比乔治高一些,掐着他的脖子,快把他从地上揪起来,只有一个脚尖挨着地面。

    “到底怎么回事?”队长张朝阳有些急了,不好偏袒某一方,毕竟这地方的民风彪悍,又是三省交界的荒山,民族成分也非常复杂,不能用普通的手段处理。

    李青云最讨厌的就是种族侮辱,以前只在电影里看到过,没想到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当时就怒了,强硬道:“这二货骂我是黄皮猴子!蜜雪儿小姐就在旁边,应该听得很清楚吧?如果不给我道歉,你们这活我不接了!”

    “福娃,先把人放下来吧,掐坏了会闹官司。嗯,叔应答你,要是这帮外国鬼子真的无故骂人,这活我也不接了,在家有吃有喝的,谁赚这受气钱,给座金山也不干。”李七寸一着急,连他小名都喊出来了。

    “汪汪汪汪……汪汪!”金币银币当然会帮着自家主人,它们两个长得快到人的膝盖了,已有攻击人的能力。撕扯着乔治的裤腿子,差点把他的裤子咬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