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农家仙田 > 第34章 竹篓子的鹰隼
    李青云现在真不缺钱,银行卡上的现金就有一百多万,小空间里面的蔬菜瓜果更是一个取之不尽的宝藏。不过对这位索要彩礼的“天真”女子,他只能说抱歉了。

    “谢谢你的心意,不过我家真穷,至今还欠债六七万。上学时的债务没还完,又遇到了车祸,医院里真不是人呆的地方,icu重症监护室一天就要七八千……总之,无法满足你们的要求。”说着,李青云已经站起来,准备离开。

    唐月莲变了脸色,心情复杂的说道:“也不是非要十万块,但也不能差太多。你不是有个有钱的姐姐吗?给她要点不就成了?”

    这妹子怎么就这么死心眼呢,居然听不出李青云话中拒绝的意思。这时候,外面突然几人大声说话的声音,还有二婶子骂骂咧咧的声音。

    李青云怕二婶子吃亏,忙告罪一声,跑出包厢。

    二婶子正指着一个其貌不扬的黑瘦男子喝斥着什么:“……我说怎么着的,原来是你这个二狗子在里面使坏呀!有钱怎么了,有钱就了不起?我可告诉你,钱没有可以赚,但学问可不是三两年能补上来的。我们家青云可是高材生,可聪明着呢,如果他想赚钱,肯定比你二狗子赚的多!别以为有钱就能到我面前冒充大尾巴狼,二十万咋了,要是青云同意,轻轻松松的也能从他姐那里筹到二十万。”

    李青云汗颜,这都是什么事啊,自己还没有从姐姐那里借钱的习惯。

    陈二狗也不是好脾气的人,反击道:“他二婶子,你别给我瞎咧咧,我陈二狗不吃你这一套。借钱算什么本事,要给彩礼那是我自己赚的钱!嘿,不说太矫情的话,我就喜欢上月莲妹子了。如果她同意,我今天就能拿出二十万的现金当彩礼!他能拿得出来吗?不是我看不起他,就以他家那情况,种地一辈子也赚不了二十万。”

    相亲嘛,都是各施手段,李青云不在乎。可是这二狗子说话不干不净,连讽带刺的,李青云不爱听。

    “二狗子,我家哪样啊?我李青云需要你看得起吗?你算哪根葱哪头蒜?”李青云沉着脸,走到他面前。居高临下,压迫得比他矮一头的二狗子直往后退。

    “哎哎,老表,咱实话实说几句,你别想动手呀。从你外公那里算起,咱们还是亲戚呢。你是大学生,又年轻,机会多的是。可你老表我不行,今年都三十一了,再不说媳妇就晚了。”

    李青云阴沉着脸,捏了捏二狗子的脸皮,二狗子吓得没敢躲。

    “皮皱巴了,确实老了,可老了也不能不要脸皮吧?你喜欢哪个女人我不管,你有多少钱我也管不着,但你拿我作比较,我就不爱听了。滚吧,再搁我面前显摆我抽死你!”李青云骂着,抬手作势,一副要打的模样。

    二狗子身体瘦小,练不了拳,小时候也调皮,没少被走亲戚的李青云揍。他虽然大李青云几岁,但在打斗方面,从没占过便宜。

    “君子动口不动手,你是、是、大学生……可不兴打人……我报警啦……”在李青云冰澈的目光下,二狗子吓得不轻,退得太快,被板凳绊了一下子,摔了个跟头,以为是李青云打的,倒在地上扯着嗓子嚷嚷。

    唐月莲的母亲看不过去了,突然冲过去,拦在李青云面前,吼吼道:“你干啥呢?没钱就嫉妒别人有钱?人家出得起彩礼你就打人家?什么道理嘛,还大学生呢!我呸!我就跟你说了,月莲嫁谁都不嫁给你!什么人嘛,媒人还说你忠厚老实,这动不动就要打人的模样,是老实人吗?”

    李青云一阵白眼,什么人啊,谁要娶你闺女了?你们愿意我还不乐意呢!我有打人吗?只是扬扬手,吓唬陈二狗一下,你们就跟炸毛鸡一样,没完没了的。

    李青云不跟她一般见识,瞅一眼跑过来劝说的唐月莲对自己也有几分嗔怪,一双桃花眼乱白瞪。李青云心里就跟吃了苍蝇一样,觉得再不离开就要吐了。

    二婶子觉得李青云受了委屈,一挽袖子,就想大吵一场,给他找回场子。李青云忙拉住了二婶子,犯不着嘛,真要吵起来,别人还会觉得自己钟意唐月莲,被她拒绝之后才闹腾的呢!那女孩虽然有几分艳色,但不是良配,李青云打心眼里抗拒。

    “钻钱眼里的老席子,有眼无珠,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被李青云拉出很远,二婶子还跳着脚,指着饭店门口的几个人骂。

    李青云苦着脸劝说道:“二婶子别骂了,我也没相中唐月莲,别搞的像我被人抛弃一样,传出去也不好。”

    “嗯嗯,这样就好,是我气糊涂了。就是,福娃堂堂的大学生,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能看上那个打工妹是福气,看不上是情理。等过几天,我再给你介绍几个更水嫩的俏妹子!”

    “……”别呀,李青云还想安稳几天呢,像这种情况再遭遇几次,他都想蹲角落画圈圈去了。

    二婶子气消了,骑上三轮车要带李青云回去。李青云不想听她在路上抱怨,就找个借口,说是在街上逛逛,然后去看望爷爷奶奶,就让二婶子先回去了。

    见二婶子离开,李青云才算松了一口气,什么事嘛,下次说什么也不来相亲了。

    “祖传手艺,正宗的青龙镇糖人,不但好吃,更要好看,不买也来看看喽……”

    “咸菜咸菜,三块钱一斤,不好吃不要钱……”

    “冰糖葫芦,小孩吃了不尿床,大人吃了想得慌,五毛钱一串,快来买喽……”

    街道上各种叫卖声把李青云的注意力吸引过去,有生那闷气的功夫,还不如多瞅瞅有啥稀奇的东西呢。

    镇上的东西比外面城市里便宜太多,听这价格就心动。买了一串冰糖葫芦,一边吃着,又去选了几种当地的咸菜。他比较喜欢吃辣酱和腌制竹笋,配上所有腌制的小尖椒,特能下饭。

    拎着方便袋子装着的咸菜乱逛游,看着一个卖竹制品的摊位围着不少人,忙跑过去凑热闹。

    这个摊位在地上零散的摆着很多竹子的编制品和雕刻品,有大有小,小的像孩子们的玩具标价一块钱,筷笼子之类的用具只要两块左右,半尺高的文昌塔竹子雕刻品标价二十块,看刀口比较精致,几乎没什么毛边,塔底更是雕有神秘美观的纹理图案。最贵的一件雕刻品好像是竹竿根制成的黄龙,口含龙珠,张牙舞爪,活灵活现,标价九十九块。

    这位老人擅长竹子制品,在青龙镇小有名气,不过也有手艺不凡的同行,这些东西算不上稀罕物。众人围观的是竹制品角落的三只野味,看不出是什么鸟类,身上的羽毛被烧得乌漆麻黑,被一个竹篓子困着,不时还挣扎几下。

    在乡下卖东西,明码标价的不多。可是所有竹制品都标了价,只有这三只野味没有标价。

    “黄老头,你别胡扯了,这三只野味你居然卖一百块,你咋不去抢?”

    “就是就是,你不是猎户,不知道这野味的价格吧?其中两只应该像野鸡,两只加起来卖50块就不错了,另外一只看爪子像老鹰,老鹰肉又柴又难嚼,送都没人吃!”

    “看这烧得乌黑,不知道还能吃不?前几天下陨石,山里起了几处火,烧死不少野味,到咱集上来卖的不少,价格都是透明的,你这价格太胡扯!”

    那摊主老头有点受不住众人的指责,气乎乎的骂道:“你们知道个屁,这两只野鸡就算了,市场上的公道价能值六七十,另外一只野鸟不知道是啥东西,但比较凶,烧得身上都没有毛了,还能把野鸡叨得血淋淋的。我问过张桥村的猎户了,他们说这是矛隼,如果能救活,在城里至少卖两三百。现在我三只加在一起卖一百块,还送一个竹篓子,你们还不知足?”

    “哈哈,还矛隼呢,都快烧死了,凭那几根断毛就能确定为矛隼?开什么玩笑呢!”

    “就算是珍贵的矛隼也废了!一是难活,二是就算救活也翅膀也难长齐,三是过了幼年期,熬不成专门的猎隼了。”

    听到众人的嘲弄,黄老头更加气恼,嚷嚷道:“去去去,熬不成是你们技术不好,反正我就卖这个价,你们不买赶紧走,别耽误我做生意。”

    李青云笑了笑,对这些烧得没有卖相的野鸟也没有兴趣。不过里面那只目光凶厉的秃鸟确实挺强大的,本来半死不活的,但突然抬头四顾时,往往能把那两只野鸡吓得没命的哆嗦。

    他对这些没啥兴趣,又觉得老头卖得东西贵了。正要离开,手机突然响起,拿出一看,居然是胡大海打来的。

    “日他(娘)的仙人板板,你们青龙镇真难找,导航都不靠谱,差点摸错路。哈哈,不过幸好我胡大海聪明,已经找了你们镇的集市上,都是人,我的车子不好过呀。看在兄弟这么辛苦,又带着建设设计专家的份上,你可一定要招待好,好酒好菜山珍野味统统上桌,哥们我不嫌多!”

    听到胡大海这打秋风的口气,李青云就觉得少不了一顿宰。家里刚捕了几条蛇,还有些野猪肉,再捞几条鱼……嗯,似乎还差点什么,眼前这两只野鸡似乎就刚合适。

    “哈哈,来的早不如来的巧,刚好我在集市上看到两只野鸡,就便宜你了。你顺着集市路往里走,看到十字路口就停下来,我拎着竹笼子在路口等你。”

    李青云说着,挂断电话之后,就对那摆摊的老头喊道:“黄老伯,这几只野味我要了,一百块不让你找,送了几双新筷子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