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农家仙田 > 第33章 东莞回来的打工妹
    提起相亲,李青云心里有一万个不愿意,但是在农村,如果人家给你介绍对像你不去,那是很失礼的事,甚至会被人暗地里骂为“不会做人”“孤傲”“瞎得瑟”等等。(百度搜 7qisHu )

    二婶子是个热心人,也是周边几村有名的媒婆,据说成功率很高。她家男人是个猎人,本领强着呢,最拿手的祖传绝活是捕蛇,所以起的名字就叫七寸,李七寸。

    李青云父母忙迎了上去,亲热的说着感谢的话。李青云知道被二婶子缠上,肯定逃不掉走那一遭。于是先往池子里加入一些空间泉水,随便捞些水草先覆盖上,捞鱼苗的事情就交给了父母。

    回家换了一身体面的衣服,坐上二婶子骑的三轮电动车,赶往镇上的见面地点。

    “福娃,那女孩我见过了,长得确实水灵,你可要把握机会。女孩的爹娘我见过辽,不想让女孩出去打工了,如果遇到合适的,想在今年春节就把好事给办了。”我跟他们提起过你,说你是咱们镇第一个高材生,可把那二老乐坏了。

    “……”李青云一头冷汗,这什么跟什么呀,人还没见到,扯这些太远了吧?刚结束一段感情,李青云现在没心思再开始,只想养养鱼种种菜,休息一段时间。

    “地点我已经定好了,就在十字路口的饭店里,那是刚装修的,有包厢,隔音效果好,不会影响你们说话。叫两杯饮料、两份干果拼盘,花不了几个钱。”

    “……”这些都不是问题,钱他也不在乎,毕竟刚赚了一笔巨款呢。问题是,他没有相亲经验呀。

    在路上,二婶子给女方家里打了几个电话,说自己带着男方快到了,让女方也快点去。

    李青云早没有自主权,只好坐在三轮车上东张西望,看着远山披上一层层翠绿的新装,蝶舞蜂飞,鸟鸣雀跃,心情也跟着好起来。

    快到镇上时,李青云看到两辆外地车牌的越野车从身边飞驰而过,车上身沾满了泥草,好像刚从山谷里或者丛林里钻出,脏得出奇。他现在的视力极为出众,甚至能从贴着防爆膜的玻璃窗户里看到里面的人。

    “咦?真是稀奇,居然有几个老外出现在这里?还开着这么贵的越野车,也不怕闲得蛋疼!嗯,里面的娘们就算了,她们想疼也疼不了。”李青云暗自嘀咕几句。

    中午镇上的人不少,吆喝声不断。见到几个同村的人,说笑几句,二婶子也不停步,径直把三轮车开到饭店门口,向老板招呼一声,急匆匆的进了包厢,生怕误了时间。

    可是李青云等了半晌,听二婶东说西扯,也没等到传说中的“对象”。二婶子急了,拿着手机跑到包厢外面打电话,语气有些不好。

    不过返回包厢之后,立即满脸堆笑的解释道:“福娃,别急,好事多磨嘛。女方的车子在路上坏了,又回头找的三轮车,现在已走到半路了,马上就到。”

    李青云无所谓的笑了笑,他一直在想养殖黄鳝的事,池子里加了水草,如果不够吃,还要加一些活虫,可是这样就不算是野生黄鳝了。看来等这些鳝鱼再长大一些时,就把它们统统扔进大池塘里,接受“野外训练”。

    二婶子的话打断了他的沉思,这才发出瓜子干果都吃光了,于是让老板重新上了一盘,饮料也重新倒满,等女方来了再上新的。

    等到十一点多,女方终于出现。李青云听到二婶子的招呼声,就出了包厢,迎一迎女方。

    对方来了两个人,一个是高挑年轻的女子,一个是四十多岁的乡村妇女。这年轻女子倒也长得清秀,只是妆扮太浓,红唇像烈焰一般。这还没到夏天,就已穿了短裙,露出一条穿着肉色丝袜的美腿。身材不错,又穿了高跟凉鞋,在身材普遍偏低的青龙镇,有种鹤立鸡群的感觉。

    一双桃花眼,瞟来瞟去的,似乎不**份。还没等李青云说话,就见这女子嚼着口香糖,问道:“姨,你说的高材生呢?在哪?出来让我看看。我下学早,没读过几天书,但就是喜欢读书人。”

    跟她一起来的妇女晃了晃金手镯,有些自豪的说道:“你这幺妹儿没规矩,怎么一开口就是喜欢这喜欢那的。读书人有什么好的,只会花家里的钱,像你弟,自从他上了大学,你打工赚回来的十多万被他花掉一大半了。那会你要是上学,你能给我买得起金手镯金项链吗?”

    “妈,你知道啥,真正的大学生可厉害了,我们以前的领班就是大学生,那生意手段可厉害了,那讲话水平也高,工资也比我们高出好几倍……”

    “好了好了,你看过人再说吧,来的路上我都打听清楚了,什么高材生,上学花光了家里的钱,好不容易找到工作又被人炒了鱿鱼,听说最近摔断了胳膊,连住院钱都是借的……”

    妇女这么一说,不但李青云明白了,他二婶子也猜到了什么,当即就有些不乐意。

    二婶变了脸色,不高兴的说道:“月莲他娘,你这话说得有些伤人了吧?前几天是你们吆喝着给女儿找个好人家,我一提青云侄子,你们老两口乐得嘴巴都歪了,求着我介绍。这还没两天呢,又听哪个王八羔子瞎咧咧,坏我们的好事?”

    那妇人见媒婆气了,忙讨了几句好话:“呵呵,他姨你别生气呀,我只是随口说说。我们既然来了,肯定是想成好事,但是咱先说好了,月莲从小就没吃过苦,男方家里太穷可不行,彩礼钱可不能少。”

    二婶子没好气的说道:“真成了,少不了你家的彩礼钱。实话跟你说,就算男方家里紧了些,但他姐在城里可开了一家大酒楼,又有房又有车的,随便漏一点也够彩礼钱。”

    李青云在旁边尴尬的不行,第一次相亲就遇到这样的极品人家,上前说话不是,不说话也不是,只好揉了揉鼻子,望向门外的喧嚣街道。

    “青云,快过来招呼一下。”二婶子适时吆喝一声,让相亲过程步入正规。

    李青云硬着头皮,让脸上的笑容不至于太僵硬,走过去打了招呼。在中年妇人不情不愿的目光下,李青云和唐月莲过了包厢,在里面说话。

    “咳……那个我第一次相亲,没啥经验。”坐在包厢里,近距离观察,李青云发现这女孩身体倒有些资本,胸脯鼓鼓囊囊,涨得让人心慌。

    “嗨,那有啥不好意思的,就是问问年龄、兴趣爱好、工作收入什么的。”唐月莲显得落落大方,非常自然,“我就是一个打工妹,在广州打工,平时就看听音乐,上上网,别的就没什么了。”

    李青云笑道:“广州那地方好呀,以前出差去过几次,著名小吃和风景区很多。白云山和越秀公园的风景不错,你去玩过没有?”

    唐月莲想了想,好像有点困惑,不过却不服输的说道:“越秀公园没去过,不过我去过旗峰公园、沙角炮台。特别是沙角炮台,我有个小姐妹还在里面陪客户打过炮呢……”

    这回轮到李青云困惑了,迟疑的问道:“呃?旗峰公园和沙角炮台好像在东莞吧?现在的炮台好像不能**了吧?”

    唐月莲有些慌乱的解释道:“啊,好像是的,呵呵,是我记混了吧。我也在东莞工作过,在很正规的电子厂工作,你可不要多想。”

    李青云更加迷惑不解了:“我没多想啊?东莞怎么啦?电子厂又怎么啦?我曾经为不少东莞的电子厂设计过网站呢。”

    唐月莲眨着一双大眼睛说道:“呵呵,那就好。电子厂很累人的,肯定不如你们大学生的工作。听人说,你的工资很高,怎么就不干了?”

    李青云如实说道:“工资也不高,连上奖金也不过六七千的样子。除去每月的开销,剩不了几个钱。干了几年也累了,再加上出车祸受伤,就想回家休息一段时间。”

    唐月莲追问道:“休息多久?你该不会不回城工作了吧?我娘说了,要我嫁人必须嫁城里人,得有份体面工作,如果实在要嫁乡下人,至少得拿十万的彩礼钱。其实我挺稀罕你的,你长得又高又帅的,只要你能拿出十万块的彩礼钱,我立马就同意嫁给你。”

    “呵呵,咱们还没开始互相了解,就谈婚论嫁的太快了吧?”李青云有些招架不住,心里对这个女孩已经有些抗拒,说的话有些没头没脑,还特拜金,只是碍于媒人的面子,不想一进包厢就出去,让女方下不了台面。

    唐月莲却说:“这还算快?来的路上,我们的三轮车坏了,刚好遇到陈二狗开车路过,我和我娘就搭坐他的车。他听说我来相亲,就大胆的向我娘说了,说是愿意出二十万的彩礼钱娶我。”

    李青云心中暗恼,怪不得她们母女来时摆了这么大的谱,说话难听,原来路上已经有了“截胡”的主儿。既然这样,你们还来干啥,不是耽误我的时间嘛?

    陈二狗是陈家沟的人,也就是李青云外公那庄的,三十来岁,其貌不扬,眼光又高,至今还没结婚。论辈分,李青云该喊他一声表哥。不过关系远着呢,算不上亲戚。

    陈二狗是镇上有名的人物,手里有几个钱。早年倒腾山货和皮毛,赚了不少钱,最近在镇上开了一家作坊式小工厂,搞起了皮毛粗加工。镇上谁家打到了猎物,大多都把皮毛卖给他。

    李青云也见过陈二狗的车,是一辆黑色的比亚迪f3,几万块钱的入门级国产车,经常开着下乡收皮货,没少在乡亲面前嘚瑟显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