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农家仙田 > 第11章 钓鱼引起的赌注
    越急鱼儿越是不吃钩,众人有些着急,在春天正午的阳光下暴晒,也有些撑不住。( 百 度搜 7 书 网 7qiSHu.Com )洪副镇长几次出言嘲讽,说他不会钓鱼就别撑能,晒人事小,耽误了镇领导的公务不好说啦。

    李青云继续无视他,反而对旁边的吴筱雨笑道:“呵呵,今天小鱼小虾的不给面子,晒坏了师姐的皮肤就罪过大啦,再给我半个小时的时间,至少钓到三条以上。”

    “你要是钓不到怎么办?”洪副镇长恨极了李青云,装作听不出他言语中的暗讽。

    “要不,咱们打个赌?”李青云见吴筱雨不喜欢这个副镇长,其他几人也不搭理他,胆子越来越大,生出一个想法。

    “怎么个赌法?”洪镇长气呼呼的问道。

    “半小时内我钓够三条鱼,你赤脚跑回青龙镇,爱干嘛干嘛去。若是钓不够三条,我下水去摸三条上来。你看怎样?敢赌吗?”李青云笑眯眯的问道。

    “赌,不敢赌的是龟孙子!”洪副镇长一挽衬衫袖子,被激怒得像一头刚刚从冬眠中醒来的黑熊。

    吴筱雨偷偷打量李青云,发现他眯眼睛的样子非常有男人味,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而且,他把洪副镇长往死里得罪,肯定是知道自己对姓洪的非常讨厌。一个农二代,这么有胆色,不枉自己跟他套近乎。总之,她今天非常快乐,漂亮眸子笑起来像弯弯的月牙。

    “呀,既然洪副镇长和李青云的赌约已定,咱们几个就做见证吧!青云,什么时候开始,我好帮你计时。”说着,吴筱雨已拿出手机,打开了计时器软件。

    李青云把鱼钩提上来,打开一个塑料小瓶,里面是空间泉水浸泡过的蚯蚓,慢吞吞的说道:“等我把鱼饵重新串上之后,就可以开始了。”

    说话间,蚯蚓已经串上鱼钩,轻轻一甩,鱼钩重新下水。

    “计时开始!”吴筱雨很公正,在规则上不给人留下任何把柄。

    “哼,刚才等了半个小时都没见鱼儿咬钩,就不信你能在同个地方钓到三条大鱼。”洪副镇长看李青云太过镇定,所以才临时把鱼变成了大鱼,显然,在他认为,小鱼不算。

    “刚才没有鱼儿路过,现在快晌午了,成群结队的鱼儿该回家吃饭了,所以……嗯,有鱼吃钩了……”话没说完,就见浮标连点几下,猛地一沉,消失在水面。

    “起……哈哈,很沉,是条大鱼。”闻到空间泉水的味道,附近的大鱼来势凶猛,普通的小鱼早就吓得躲起来,哪里有机会吃鱼饵。

    顺着鱼的力道,绕它十几个大圈子,没用收线,鱼的劲道就减弱大半。

    吴筱雨本身就喜欢钓鱼,不等李青云吱声,她已拿起网兜,走到河水边喊道:“快把它拉过来,我帮你舀。”

    扑腾腾!一条六七重的大黑鱼浮现神秘的身影,被吴筱雨一下子就舀住,离开水面,就没了力气。

    汪汪,汪汪……两只小狗兴奋的乱叫,看到一个活物落进水桶,在里面挣扎,它们两个光想咬几口磨牙。

    镇长助理楚娟比吴筱雨还兴奋,弯着腰,指着钓出的黑鱼说真大,一点也不吝啬赞美之言。她弯腰的方向正对着李青云,李青云不经意一回头,看到两块白嫩嫩的粉肉团在眼睛晃悠,丰满挺拔,好像随时都能破衣而出。

    “非礼勿视,不能在美女师姐面前丢脸。嗯,大是够大,只是山峰间有一点小黑痣,不太完美,破坏了晶白如玉的整体美感。”有点完美主义的李青云胡乱想道。

    目光收回的过程中,看到吴筱雨正撅着屁股逗弄水桶里的黑鱼,两瓣浑圆的肥臀形状极其**,和细柳般的腰肢组成最完美的曲线弧度。一股奇异的体香,瞬间涌进李青云的鼻子,似香似麝,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混合香味,只能是女人香。

    香艳场面来的太突然,又或许是他喝过空间泉水,视力极佳,一米外两个女人身上的毛孔都能看得仔细。色香味俱全之下,坐的姿势立马不自然,涨得难受。

    女人天生第六感强烈,感受到李青云的火辣目光,吴筱雨突然回首,瞪了他一眼。却见李青云若无其事的转过头,慢吞吞的重新上蚯蚓,好像目光从未在她身上停留过。

    真实的情况是,在吴筱雨转身的刹那,露出肚皮上的一块娇嫩肌肤,晶莹白净的光泽,差点刺瞎李青云的眼睛。正是光感太过强烈,所以猛然转头,无意中避开吴筱雨的警惕。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阴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弗,色空故,无恼坏相;受空故,无受相;想空故,无知相;行空故,无作相;识空故,无觉相。何以故?舍利弗,非色异空,非空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手有些抖,串几次蚯蚓都没串上,默念一遍心经,方才让那颗骚动的心稍稍平静。这种做贼的感觉,让他想起和秦瑶的第一次,在黑灯瞎火的小旅馆里,紧张得全身是汗,还是没有成功。最终在秦瑶的引导下,才暴发出男人的狂野。

    还没回忆完**的经历,浮标又是一沉,这回居然又拉上来一条老鳖,只有两三斤重,和刚来的那条比差远了。

    “哇,是甲鱼耶,个头真大,今天中午能喝上甲鱼汤喽,我们真有口福。”吴镇长兴奋如初。

    “老鳖吃钓的机率不大,青云这都能掉到,运气不是一般的好……”刘所长不失时机的称赞道。

    这可把洪副镇长急坏了,涨红着脸说道:“甲鱼不算鱼,这条不算,还有二十分钟,你还有机会……啊?”

    还没说完,一条红磷的大鲤鱼被李青云钓了上来,有七八斤重。随后,下鱼饵的水域水花不断,一条条黑影在水中翻腾争抢,这一小片水域,足足有近百条大鱼在争饵。

    “是红鲤鱼呀……模样不错,就是刺太多。不算甲鱼,这也是第二条了吧?”楚娟不着声色的提点某位不遵守赌约的副镇长一句。

    “不急,看,来条刺少的……”李青云显摆上了瘾,怪鱼被他拉到水岸边。

    这条鱼头扁口阔,生有长须,小眼睛像绿豆子大小,却闪烁着凶光。周身没有一片鳞,全是黏液,皮表微黄。这条鱼非常凶恶,被吴筱雨舀进网兜里,仍然疯狂挣扎。

    “这是什么鱼啊?模样真丑!”吴筱雨认不得这种鱼,仰着尖尖的下巴,冲上面的几人问道。

    “这是黄金塘鲺鱼啊,天啊,有十几斤重吧?”刘所长冲了上去,抢过吴镇长手中的网兜,对一脸不解的她解释道,“这鱼太凶,鱼鳍硬得刺手,别伤到你。”

    “水桶盛不下了吧,就放网兜里吧。”

    李青云收钓杆,看下时间,家里该做午饭了:“能盛下,刚好放满!三条大鱼加一只老鳖,呵呵,我赢了!虽然时间没用完,但我们中午吃不了太多,就不钓了吧?”

    吴筱雨笑道:“呵呵,钓不钓要看洪副镇长的意思,他要是认为塘虱鱼不是鱼,那你还得再忙活。”

    “塘鲺鱼又叫鲶鱼,它若不是鱼,我当场生吃掉。”楚娟态度明确的支付吴镇长。

    刘所长同样笑道:“我老刘在青龙镇活了半辈子,虾蟹或许认不全,但常见的鱼类还没看走过眼。”

    另一名三十来岁,气质像在职军人的男子罕见的发言道:“甲鱼也是鱼,在十三分钟内钓到四条鱼,刘青云胜利。”

    这些人得多恨洪副镇长,才逮住他往死里逼?一点面子都不给啊!吴筱雨才上任几天,这洪副镇长干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才让她恨进了骨子里?

    “行,我输了,我光脚走回青龙镇。这里山高水险,你们多保重!”洪副镇长也很光棍,一咬牙,把皮鞋踢过河里,转身就走,一刻也不想留在这里。

    “哼哼!”吴筱雨看着洪副镇长的背影,冷哼几声,然后转脸冲李青云笑道,“还得多谢你把那只讨厌的苍蝇赶跑了。刚到这里的时候,被这些混蛋联手欺压,差点出事。不过没关系,等我站住脚,倒霉的肯定是他们。”

    李青云非常惊讶,看吴筱雨不像傻瓜,能当众说出这番犯官场忌讳的话,不是她的背景太强,就是这几个部下已得到他的完全信任,所以才有些肆无忌惮。

    楚娟和军人气质的男子他不了解,不好讲。但刘所长在青龙镇憋了十多年也不见提升,有吴筱雨这样的通天关系,怎么不早点投奔?

    奇怪,非常的奇怪!

    “师姐,不用客气,都是自己人。”想不通原由,李青云说话有所谨慎。刚才一恼火把洪副镇长得罪惨了,看来美女害人不浅呀,一冲动就犯二。

    “既然这样,那我给你正式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助理楚娟,跟我从云荒市下来的,不过却比我早一年进入青龙镇政府上班。这位是张哲,我的司机。这位是刘向前,派出所所长,你们或许已经认识。”

    听她这一番介绍,李青云再听不出隐含的意思就可以去死啦。楚娟竟然为她提前一年开路,为她熟悉青龙镇的人脉关系,这得需要多强大的能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