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农家仙田 > 第10章 美女镇长
    “吴镇长,仙带河比较复杂,想要看清楚全貌没有十天半月行不通。(百 度搜 7 书网 7qIsHu.Com )有的地方只有一人多深,布满暗礁,有的地方却有几丈深,水性强的壮年男子也不敢往深入潜。一些凶悍的大鱼、水獭、带毒的水蛇、大蚂蟥等,这河里都有,上游河段还出现过水蟒。以前有省里的专家来考察过,说开辟水路不现实,不但花费高,还会破坏这里的生态环境,从那之后,水路就没人再提过。修山路,花费大,上面不拨款,如果水路行得通,青龙镇也不会穷成这样。”

    刘所长名叫刘前进,是青龙镇当地人,从部队转业后,做了十多年的警察才熬到今天的所长位置,对整个青龙镇的地形非常熟悉。近年发生的隐秘趣事,也能如数家珍,娓娓道来。

    走在最前面的漂亮女子用清脆柔和的声音说道:“呵呵,我刚到青龙镇,对这里不熟,所以才多走走多看看。不管水路还是山路,在我上任期间,总得修通一条。要想富,先修路,这是帮农民脱贫致富的前提基础。咦?前面有人钓鱼,我们去看看。”

    提到钓鱼,年轻的女镇长声音有些兴奋,这让旁边的几位下属一阵暗喜,看来已找到女镇长的一个小爱好。

    “镇长,您慢点,路不平,草丛里别有蛙蛇之类的东西吓着您。”镇长助理紧跟吴镇长身边,一路小跑。助理是个三十来岁的短发妇人,有着川蜀美女共有白净皮肤,**,跑动中,身段摇摆得让人口干舌燥。

    李青云早听到了他们的对话,见新的镇长这么年轻,非常惊讶。看她岁数和自己相仿,已是一镇之长,正科级干部。而自己呢,刚丢了工作,成为无业游民级的农二代。

    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胡思乱想之下,竟然眼睁睁的看着吴镇长靠近,忘了收回目光。

    “喂,独臂垂钓者,你不看浮标看什么呢?小心鱼儿把饵吃光了再跑掉……呀,真的吃钩了……”吴镇长见惯了男人看自己的惊艳目光,大大方方的冲李青云开玩笑。

    “啊……我……走神了……”李青云慌忙拉起渔杆,一沉之后,猛然一轻,鱼钩上空空如也,被人家说对了,鱼儿脱钩了。

    镇长助理打趣道:“小幺弟,别光顾着看美女跑了鱼,拿出真本事,钓出几条大鱼让吴镇长高兴一下。”

    打趣了李青云一句,不留痕迹的拍了镇长一记马屁。而且,还不着痕迹的点出年轻美女的官职身份,提醒李青云别乱说话。

    李青云天天喝空间泉水,自我感觉情商智商同时增强,哪会听不出镇长助理的意思,同时对这个美妇高看一眼,漂亮、泼辣、又非常聪明。

    能在官场混的都是精英啊,以前不服气,现在不服气不行。

    “鱼跑了可不怪我,要怪就怪吴镇长嘛。”李青云可不是普通小农民,经过初时的尴尬之后,开始展现他的正常水准。

    “啊?怪我?呵呵,你说不出让人信服的理由,我可不轻饶。”吴镇长来了兴致,半蹲在李青云身旁,有和他平等对话的意思。

    “古人形容美女,称之为沉鱼落雁。刚才那只鱼一看到吴镇长就沉了,现在有只雁……哦,有只水鸟快要落了……”李青云有意在美女面前卖弄,随手一指河面上空飞过的鱼鹰子。

    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下,那只飞得正欢实的水鸟,好像被什么东西一下子抓住了双翅,在空中猛然一顿,啪的一声,像秤砣般落到河里,溅起水花一片。落水后,又嗖的一声,闪电般的,惊慌失措的重新飞上天空。

    目瞪口呆,鸦雀无声,吴镇长一张粉脸瞬间绯红,连她自己都不好意思起来。

    “怎么可能?它怎么会突然坠落的?”极度愕然的情况下,她居然忘了平时的官腔和威严,带着几分娇腻的声音,摇着李青云的胳膊问道。

    “嘶……”这小娘们摇是左胳膊,扯动受伤处,疼得李青云一咧嘴。金币和铜币看到主人疼痛,顿时爆发出强烈的护主念头,汪汪几声,扑向吴镇长,撕咬她的裤腿。

    可是金币和铜币太小了,自认为叫的凶狠,可是在别人听来,却极为可爱,肉嘟嘟的,捏一把都舍不得。

    “我怎么晓得!事实就是这样,又不是我搞的鬼。”李青云被美女镇长摇得心旷神怡,故作高深的淡然说道。

    “呀,好可爱的狗狗……咳咳,嗯,这两只狗很好玩,你养的吗?”前段句太萌了,和普通的女人没有两样。但助理一直干咳,提醒她注意身份,所以才换了腔调,刻意威严古板。

    “当然!这只是金币,这只是铜币!”李青云闻着美女身上的体香,极为热情的为她介绍道。

    “那银币呢?怎么没有银币?”吴镇长颇为不满的问道。

    “本来就没有银币!”李青云差点被她打败,什么人嘛,就这智商还当领导,怎么混的呀!

    “有金币和铜币,缺了银币多别扭!要不,给铜币改名字?”吴镇长颇为民主的问了一声普通群众的意见。

    可惜,却得到李青云的强烈反对:“不行,它们已经记得自己的名字了,再改名字会混乱。”

    “这么小,怎么可能记住自己的名字?我不信!”吴镇长的脑袋有点乱,还没从沉鱼落雁的赞美中恢复过来。又忘记自己的身份,和李青云卯上了。

    无奈,李青云只好展示一下两只狗崽的超常智慧:“金币卧下!铜币,过来!”

    果然,一只狗老老实实的卧在吴镇长脚边,另一只狗兴奋的吐着舌头,扑向李青云。

    李青云得意的笑了笑,意思是说,看,我训练的狗怎么样?

    吴镇长惊奇的直瞪眼,还没说完,她带来的一名镇干部不乐意了,挺着将军肚,打着官腔说道:“小娃子,别不识好歹,吴镇长给你的狗起名字那是你的福气。别说起个名字了,送给吴镇长又如何?”

    李青云瞅了他一眼,没搭理他,自顾自的给鱼钩上鱼饵,然后慢吞吞的甩钩下水。最大的鄙夷就是无视,这比打脸还精彩。

    “你……”那中年官员果然恼怒,涨红着脸就要发作。

    “洪副镇长,我可没时间养狗,更不会夺人所爱。你呀,都几十岁的人了,还整天跟小娃子似的,怎么让普通百姓信服?”吴镇长显然对这位副镇长不满,那个副字喊得特别响亮。如果说李青云是打脸,这就是用脚踹脸了。

    “我……这个……”洪副镇长羞得无地自容,可是随同人员没一个开腔,更没人给他台阶下。看来,他是这里面最不招人待见的一个。能出现在今天的队伍中,显然有更深层次的原因。

    美女镇长借机训斥洪副镇长一顿,心情更加高兴,主动伸出春葱般的白嫩玉般,说道:“我是吴筱雨,青龙镇的新镇长,刚上任没几天。”

    李青云见这美女镇长没官架子,而且还蕴藏着女孩子特有的可爱,忙握住她的小手,非常正经的说道:“李青云,程序员,刚失业没几天。在家啃老,正宗的农二代。”

    “程序员?it精英嘛,这可不是普通人能做的职业?为啥子失业了?”吴筱雨对这个很感兴趣,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李青云还没回答,却听刘所长惊叫一声:“啊,我想起来了,你是李神医家的孙子,前段时间出车祸了,是不?咱们青龙镇唯一的高材生,川大的嘛,算起来还是吴镇长的小师弟。”

    刘所长的言语中,有明显帮助刘青云的意思,不但点出了他的身世,还有抬高他身份的感觉,更进一步拉近了吴镇长和他的关系。

    同校师兄妹嘛!

    “你咋晓得?”李青云记住所长模样不稀奇,这个所长能记住一名普通小农民就不简单了。

    刘所长回答道:“几天前你爸找过我,问农村医疗保险的事,问你出车祸住院,镇上有没有补贴。后来我问了下专业人士,说你们公司买有保险,一切花费由保险出了,发票也被商业保险公司收走了。所剩资料不全,不符合农村医保的报销条件。如果有完整的住院记录复印件和发票,也是可以报销一部分的。”

    “咋这么巧,真是吴镇长的师弟?”镇长助理也乐了,听到李青云的身世,对他比刚才热情多了。

    吴筱雨美眸一亮,皱眉沉思道:“李青云……李青云……川大计算机软件工程系……那个超过北大录取分数线9分的牛人?”

    “你咋晓得?”李青云惊讶的程度比刚得到神秘小空间还厉害,美女镇长居然是川大师姐,还知道自己的事?除了这句话,他已不会说其它的了。

    “哈哈,我快毕业那年,你刚进校,我们整个宿舍的女生都听过你的名字。其中一个舍友还想泡你来着,说是改善下一代的基因,可惜你被人捷足先登了,她没敢表白。”

    “还有这事?”李青云大学四年,又毕业工作一年多,还是第一次知道自己在川大这么有名。怪不得同年级不同系的秦瑶借着同乡会的时机,倒追自己。

    “还有更多有趣的事情呢。小师弟,今天到你的地盘了,今天的午饭是不是给我们解决了?在饭桌上,我的记忆力或许更强。”吴筱雨打蛇随棍上的本领非常强悍,已到润物细无声的宗师境界。

    “师姐,你这是勒索加威胁吧?”有了共同话题,又师出同门,在心理上,关系更进一层,语气也更加随意。

    “你看着办吧。小楚,帮我搬块石头坐,今天我和小师弟耗上了。他钓不着鱼,咱们就不走了。”她的意思是,今天中午要吃李青云钓的鱼,哪也不去了。至于部下的安排,显然不合她的心意,很明显在借机推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