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农家仙田 > 第9章 钓上一只大老鳖
    第9章钓上一只大老鳖

    李青云回村养伤的消息很快传出去,顶着青龙镇第一大学生的帽子,受到的关注度非常高。(百度搜 7书网 7QiShu.Com)不过也只是有人惋惜他出了车祸丢了工作,作为饭后茶余的谈资,新鲜劲三五天就过去了,并没有太多的恶意。

    村里人谈论东家长西家短的,本就是一种特有的习惯,在农村有意思的事情可不多,谁家钓到一条大鱼、猎到一只野猪,也能迅速成为新闻。

    今天天气不错,日丽风清,李青云拿着钓杆和小水桶,准备去村外的仙带河钓鱼。本来钓具都可以放进小空间里,不过他怕被人切片研究,所以只在小空间里装了网兜之类的小工具,没敢把家里的藤椅放进去。

    身后跟着两只金灿灿的小不点,两只狗崽子才一个多月,但喝了几天空间泉水,那小身板嗖嗖猛长,精神头十足,已经能清晰的叫出声。

    “汪汪!汪汪……”金币和铜币肉嘟嘟的,像两朵小旋风,跟在李青云脚边,不时的咬一下他的裤腿,埋怨他走的太快。

    “再捣乱就把你们关笼子里!不给吃,不给喝!”李青云嫌它们碍事,严厉的威胁道。

    还别说,这两只狗崽子一听到他的训斥,当即就老实了,呜呜两声,乖乖的跟在后面。

    穿过村子里,遇到婶子大娘的,又是一阵招呼,越急着钓鱼越走不开。这些人见到李青云太热情了,一个个刨根问底,问他在城里的生活咋样,因为什么受伤的,以前谈的女朋友怎样了,什么时候结婚?

    人家问了,你又不好不回答,可有些问题他不想回答,你要说女朋友分手了,人家说不定第二天就给你说媒。这番好意,你还推脱不了。

    正急的冒汗,突听巷子口传来一老人的喊声:“福娃子啊,什么时候回来的,咋不来看五爷呢?”

    “哎哟,五爷爷,我这不是正要去看你的嘛,刚好遇到二婶子,就多聊了一会。”李青云笑着回答,逃似的离开意犹未尽的二婶子。

    金币和铜币也早不耐烦,汪汪乱叫,激动之下,速度比李青云还快,跑到了他前面。

    一进巷口,就闻到一股纯正的粮食酒香。五爷爷是李青云亲爷爷的堂弟,一个老祖宗的,非常亲,擅长酿酒,并以此为生。青龙镇十一个村,其它村也有酿酒的,但手艺和五爷爷差的远,喝一口酿造的酒就能分个高下。

    五爷爷有点驼背,身体非常魁梧,大春天的就光着膀子,还热的汗流浃背。刚把蒸好的小高粱出锅,凉一下之后,把大曲粉撒上,发酵一定的时间,上锅蒸馏,就能出酒。步骤虽然简单,但每一步都是数年的经验结晶,哪个步骤出一点差错,酿出的原浆味道就有差异。

    “五爷爷,最近的身体不错啊,但别累着,以您老的手艺,应该多收几个徒弟,这样就不用太辛苦了。”来都来了,李青云放下东西,准备四处看看。

    “这两年生意不好,想收徒弟也没人愿意干。这不,就你堂哥一家子帮忙,我这手艺也只能传给他了。”老爷子点着旱烟杆,吧唧吧唧吸了几口,表情有几分愁苦。

    “生意怎么会不好?五爷爷的手艺在青龙镇当之无愧的第一,我爷爷口味那么挑的人,就只爱喝五爷爷酿的小五粮和纯高粱酒。特别是埋在地下几年之后的老酒,我爷爷说,给茅台都不换。”

    有人夸赞酒好,老爷子顿时高兴起来:“哈哈,二哥喜欢就好。嗯,回头你再给你爷爷捎带几坛十年藏老酒。家里地方就这么大,这酒越来越不好藏。镇上的酒铺从外面学到了勾兑手段,用一些劣质酒加香精香料,以低价销售,把我酿的真正老酒挤得没有销路。要不是照顾老朋友们的口味,我也不打算藏酒,直接卖新酒,省心省事,还没有成本积压。”

    听五爷爷这么讲,李青云心中猛然一动。没地方藏酒?藏太久积压成本?自己不是有空间嘛,上面种东西,下面挖空当酒窖,专门用来藏酒。在空间里放一年,拿出来就是十年份的美酒,到时候就算不卖钱,自己喝也是一种享受啊。

    “嗯……好主意……爷爷肯定喜欢陈年老酒的美味!”想到这里,李青云脸上顿时绽放出笑容。

    “福娃子,你出车祸没撞坏脑袋吧?好好的你为什么傻笑?”老爷子有些担心的问道。

    李青云忙回答道:“啊,没事没事,绝对没撞到脑袋。就突然想到一个门路,我有朋友在大城市做散酒生意,对酒质要求很高,如果这酒能得到他的认同,以后酒的销售就不愁了。”

    “啥?外面大城市的老板能看上咱们的土酿酒?这三块五块一斤的新酒,摆不上台面吧?就算这窖藏几年的老酒,在镇上也只卖二十几块。”五爷爷非常意外,意外之余,也有几分不自信。

    “五爷爷,您就放心吧,商人逐利,没有赚头,他们不会做。”山里人太保守了,觉得一斤酒赚个块把钱就是多的,哪知道外面的黑心酒商把白酒炒成了奢侈品,一瓶包装好白酒动辄几百块,像茅台五粮液之流,几千几万一瓶的都很常见。

    “好,好,这生意要是做成了,五爷爷管你一辈子不愁没酒喝。虎子,别在酒窖里瞎忙活了,快点把每种酒都倒一瓶出来做样品,福娃子要给咱们家介绍大生意啦!”五爷爷性格比较急躁,听到好消息,一刻也等不急,当场就要装酒。

    李青云暗抹冷汗,心想幸好五爷爷标的酒价非常便宜,如果贵一点,自己那点存款就不够用了,看来得赶紧赚钱,不然在山村也生活不下去。

    金币、铜币两只狗崽子正在**酒窖入口处的大花狗,由于大花狗拴着,动作不便,速度居然赶不上两只狗崽子,只气得大声咆哮,感觉尊严受到了挑衅。

    “福娃回来啦?嘿嘿……”虎子从酒窖门口探出头,冲李青云打招呼。

    虎子的大名叫李青虎,家族遗传的大个头,皮肤黝黑油亮,笑起来露出一口整齐的大白牙。

    “虎子哥,你先忙吧,这事不急,把酒装小瓶里以后,贴上标签,我好区分是哪种价格的酒。”李青云笑着回应,并把两只狗崽子拎回来,不让它们调皮。

    “好区别,小高粱酒分三种,低档、中档、高档,五粮酒同样三种档次,至于玉米酒,外面城里人肯定喝不习惯,太冲,烧嗓子。那个年份酒不多了,就不装瓶了吧?”虎子中学毕业后,一直在山村,没去过外面的城市,性格比较憨直。

    五爷爷不满的训斥道:“那这么多废话,叫你装你就装!年份酒就分两种,五年份和十年份的,用的都是最好的高档酒,其它年份的没有代表性。少于五年没陈香,少于十年没神韵。超过十年,家里也没地方放,储存成本太高了,只有一点点,留着给自己人喝。”

    李青云还急着钓鱼,听完简单介绍,就说道:“那行,先这么办吧,装好后送我家去,我左手还打着石膏绷带,没法带。”

    “放心好了,你为我们操心,哪还让你受累。去吧去吧,钓到大鱼,五爷爷给你做豆鼓辣子鱼下酒。咱喝最好的酒,已放了十多年。”

    “五爷爷,这可是你说的,咱可不带反悔的,哈哈……”一听说有好酒,李青云口水都快出来了。

    此时已到半晌午,村里人都下地干农活了,总算没人再拉住李青云说话。

    找到一个河坡平缓的地方,搬了块头坐那儿,熟练的试水深度,上鱼饵,抛钩线下水。

    饶过村子的仙带河有三十多米宽,在不同的弯道时宽时窄,还分为无数个小支流,真正的源头李青云不知道,不过都说在深山里。大山深处的莲花峰有一个天然湖泊,据说和这条河有点关系。

    汪汪!汪汪……两只狗崽子追着岸边野花丛中的蝴蝶,玩得异常高兴,不一会,身上嘴上都沾上了毛草和泥土,吐着舌头跑回李青云的身边,亲昵的在他腿边蹭。

    “不渴不饿就自己玩,想喝泉水就来身边撒娇,奶奶的,老子养的不是狗,是白眼狼吧?”骂归骂,李青云还是一翻手,从空间里取出两个狗碗,里面盛满了空间泉水。

    不用李青云吱声,两只狗崽子已经扑上去,咕噜咕噜,一口气喝个底朝天,然后再用小舌头把碗舔干净,浑然不顾小肚皮早就撑得圆鼓鼓的。

    突然,河中浮标一沉,猛然消失。李青云吓意思的扬起钓杆往回往拉。水下面不知是什么东西,劲挺大,直往水草里钻。

    李青云哪能让它如愿,控制着钓杆,缓缓划着小圈子,没几下,就把它忽悠到没水草的中间区域,一只青黑色的老鳖,不情不愿的露出憨愚身影。

    怪不得这么大力气,鳖甲竟有小脸盆大,把它扯到岸边后,用网兜把它舀上来。掂量一下,大概有十几斤,在野生鳖里,算得上大个头了。

    当地有传说,说是几十年的老鳖成精通人性,李青云一直觉得这是胡扯。不过一看到这只老鳖缩着脖子还露出乞求的神情,没来由的一阵心软。翻过来一细看,甲圆尾巴短,明显上母鳖,难不成该产蛋了,还没到产蛋季节啊?

    “算了,这几天补的太狠,都上火了。给你留条活路,帮我镇守空间小池塘吧。”说着,李青云一挥手,把它笼罩下小空间吸取的范围。灵魂类的力量一抓,把它扔进小池塘正中,吓得两条小金鱼一阵逃蹿。

    小池塘旁边的水潭仍在缓慢的往上涨,几天过去了,才涌出两尺多高的泉水。涨的很慢,这给李青云提了个醒,以后能省则省,不能乱用泉水,不然泉水枯竭就完蛋了。

    重新把钩放进河里,就听不远处传来脚步声,居然有六七个人,有男有女,有说有笑的往这边走来。不像村里人,因为他们说的是普通话,虽然不太标准。

    “嗯?”李青云转头一看,竟然看到走在最前面的人是年轻女人,肤白貌美,体态丰腴,气质绝佳,走在男人中间也不显矮,就是表情有点严肃。穿着女式正装,像是白领类的工作装,但更正式更保守。至于她身后的几个年龄稍大的人,就好认了,明显是镇上的官员。

    其中一个中年男子红着鼻头,穿着军绿色的裤子,白衬衫,不时向领头的漂亮女子讲解着什么。这人李青云认得,以前考上大学转户籍的时候找他签过字,青龙镇派出所的所长刘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