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农家仙田 > 第8章 回家感觉真好
    对主动说分手的女人,越是乞求她,她越是看不起你。(百度搜 7qisHu )如果你表现的比她更洒脱,她反而要怀疑自己的魅力和吸引力。这是对她最好的反击。

    有你很精彩,没你也很精彩,用直白的话说,有你没你都一样,你可有可无。

    这也算是李青云发泄不满的小小手段。当初也想挽留的,但在归途中发生车祸,老天爷都不让他挽留,他也认命了,老天安排的最大嘛。

    胡思乱想中,秦瑶已给老校长喂完药水。只见老校长咳嗽渐缓,额头和身上浮现一层油汗,灰黑相间,感觉非常脏,但苍白的脸颊竟然变得红润。最后一口喝完,他猛然大声咳嗽一声,胸腔像残破风箱一样,呼噜呼噜,憋在胸腔处的一口老痰终于吐了出来,色黄而腥臭。

    虽然用痰盂接住,但飘散在空气中的腥臭却让人作呕,围观的民众发出恶心的叫嚷,往外退出三四步。

    “李神医太强大啦,一副药下去,就把快死不活的老头治醒了……”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这老头的家属不听神医的话,胡乱服药,把人折腾得半死,活该啊,要听神医的话,这肺病早好了。”

    周德平在众多嘲讽的骂声中,从担架上站起,不让家人搀扶,径直走到李春秋面前,一躬到地:“家门不幸,没脸见人啊!给李老弟添麻烦了。”

    李春秋却微微惊讶,一碗甘草水的功效没这么强,最多让他吐出老痰,绝没力气下床行走。对老校长康复的程度表示惊奇,他略有所思的扫一眼神游天外的李青云,似乎明白点什么。

    周德平虽然咳嗽不停,但不瞎不聋,外面发生的事情知道得清清楚楚。在家人找麻烦闹事的时候,他只是说不了话。孰是孰非,他早就定论,同时也很惭愧,当初居然怀疑李春秋收的药钱贵。一万一片的百年老参啊,这还是有价无市,人家以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自己家人却在恩将仇报。

    这一对比,周德平惭愧欲死,甚至想磕头道歉。

    “不用道歉,回家继续服药吧。一副分三天服用,一定不要超量。把你们喊来的官差散了吧,围在这里影响不好。”李春秋扶起周德平后,语气平淡的退到门口,作送客状。

    李青云一看,暗暗发乐,爷爷脾气傲着呢。救死扶伤是医者本份,但遇到不喜欢的人,他就摆出拒人以千里之外的模样。这不,周德平的家人把他得罪了,病仍给你治,但绝不给你好脸色。

    “那您先忙着,过些天再来拜谢!”周德平讪讪的应了几句,转过身,无奈的长叹几声,冲迎上来的子女发脾气道:“看你们办的好事,丢脸啊,丢脸!还愣着干什么,都给我滚回去!以后谁再敢说春秋医馆的坏话,我打断谁的狗腿。”

    “爹,你别生气呀……我们这不是关心你嘛……”

    “我不是你爹,你们是我爹!唉……小瑶,扶我上车!”周德平看到这群子女,气就不打一处来,一生育人无数,但对子女们的教育却是失败的。最后悔把他们送到了公职部门,官不大,官僚嘴脸学得十足十。

    “好的,姥爷,您慢点……”秦瑶说着,又扫一眼神情淡漠的李青云,心中有几分酸苦,于是冲老同学许靖守喊道,“靖守,过来帮忙。”

    许靖守一愣,马上变得欣喜若狂,秦瑶对自己一向不冷不淡,怎么可能主动打招呼,还共同搀扶周德平老校长?抛去其它不说,能得到老校长的青睐,以后在【灵】山县的官场就好混了,别看自己的老子是政府办主任,官场人脉和周德平一比却差的远,据说他的学生有很多强人,云荒市某副市长就是他的学生。

    见李春秋风淡云轻的解决掉城里人的闹事,众乡亲像打了胜仗的士兵,使了劲的鼓掌,兴奋的嗷嗷乱叫:“李神医好样的……妙手仁心,华陀再世啊……”

    “妙手仁心?我呸!我的十片百年参啊……若不是为了孙子,谁舍得?”李春秋用极小的声音抱怨着,这声音恰好能让李青云听到。

    李青云嘴角微抽,感情爷爷让自己记下这人情呢,他想说这关我毛事,但说不出口。老校长还认得自己,从刚才他看自己的眼神中能发现。爷爷想为自己铺路,才会动用百年参……但是,自己都决定回乡种田了,还去巴结人家干嘛?亏大了。

    围观的乡亲们说说笑笑,在李青云的感谢声中,纷纷散去,他才跟爷爷返回春秋医馆,后面却跟进来一个小尾巴。

    “李神医,我想买参……”年过半百的赵医生弱弱的喊道。

    李春秋摆摆手,交给孙子解决,他背着手,迈着悠闲步伐,回后院喝茶去了。

    李青云差点被他的执着精神感动了,回头温柔的对他说了俩字:“不卖!”

    “我是县中医院的内科主任医师赵延寿,这是我的名片,如果你们什么时候急用钱,想卖百年参,可以打我手机。”赵延寿也不气馁,依然讪笑着奉上名片。

    “那点百年参是我爷爷的镇店之宝,他不会轻易出售的,给周德平老校长切去十片后,剩的不足一指长。呃……长话短说,就是不卖。不过你想要几十年份的野参,我可以帮你留意,如果有猎户挖到,我可以给你打电话。”伸手不打笑脸上,就当是结个善缘。

    “那谢谢小兄弟,以后亲友若在中医院遇到麻烦事,可以打我手机。”中医院也有西医科,就算是神医的家属亲友也有住院的时候,打好这层关系,到时候说不定能求得几片百年参。

    “不用客气,您走好,以后有参源,一定给你打电话。”多条朋友多条路,李青云也不是情商为负的笨蛋。

    更何况李青云想到自己的小空间,人参在空间长十年,现实中才过一年。理论上讲,种出百年参,只需要等上十年。只是买的人参种子属于长白参一系,和川蜀野参香味不同,切片纹理也略有差异。

    “管他呢,只要是百年参,不管是什么品种,都能卖上高价。唉,如果空间的土地再大些就好了,除了种菜种果树,再种上几万根人参,十年之后,我就发财啦。”

    吃过午饭,李青云和母亲离开春秋医馆,准备回李家寨。镇上有三轮摩托车,乘坐也方便,七八里路,两个人共收五元的车费。

    这段山路比较平缓,路面也好,由青石铺成。这段路解放前就有,不知有多少年历史了,很多石头都磨出镜面般的光泽。唯一的缺点就是窄,只有三米多,两辆马车对过能错开,两辆汽车会车时就难办了,只能退到某处避让点才能交错而过。

    以前车少,一年见不到几辆往乡村跑,现在外出打工的农民子弟多了,有些年轻人混的好,过春节时能开车回家,在山路上堵得岂一个惨字了得?如果山路上有结冰,直接车毁人亡,坠下几十米深的山沟里。

    坠车事故近年发生几次,村民们的意见很大,请求上面拨款修路,但求了两年也没见动静。听说李家寨的人等不急了,计划全村兑钱,把这段七八里的山路拓宽一米。

    这费用非常高,有人做过简单预算,就算全村出劳力,也要二三十万。李家寨村子大,全村有一百多户人,论户摊派,一户合两三千。以村里的经济情况,至少有一半的农户全家年收入才两三千。让他们出钱修路,难!

    李家寨的位置不错,处在群山之间的小盆地上,田地多平整,属于附近几村难得的肥田。从群山深处起源的仙带河绕村而过,所以水源较多,小池塘更是林立,田间地头,村前屋后,都能见到水池水塘。

    李青云的家在村子中间,位置不错,在山里,村中间的位置意味着安全。四间青砖瓦房是堂屋,院子西侧有两间稍矮一点的房子,一间是厨房,一间是养牛房。

    院墙一人多高,院子不大,种有常见的花草。从堂屋一侧过去,可以到达后院,后院种的是菜,用篱笆围着,防止小动物进去搞破坏。

    “回家的感觉真好啊!爸,我回来了!”一进家门,李青云就大笑着抛开行李,抱着两只小狗就往堂屋里跑。

    李青云的父亲李承文在后院菜园里除草,听到前院动静,搓着手上的泥土跑回来:“福娃子回来啦?身体咋样了?”

    “没事了,就是胳膊还没好利索。”李青云出院后,母亲就打电话给村里,让人转告父亲,报了平安。

    陈秀芝已把行李搬进屋,接腔道:“有我照看幺儿,你就放一百个心吧。园子里的草我来拔,你去南地池塘里抓几条鱼,晚上给幺儿炖汤。”

    李青云家的大块田地村子南边,所以叫南地,地头有一个池塘。按村里的规矩,谁家地头的池塘归谁拥有,池塘边的树也一样。

    “那行,福娃子先休息会,我去捉鱼。顺道问问谁家有新鲜的野味,换点回来。”李家寨也有猎人,偶尔打猎换点钱补贴家用,不像张桥村那么多专业猎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