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花豹突击队 > 第十二章 (二)
    在茫茫原始森林里,万林就像又回到了熟悉的家园。第三天下午,两人就顺利的找到了目标。目标是发着断续红光的两个信号发生器,一个是在一处峭壁的中间,一个在峭壁顶端。

    “我负责上边的”万林对张娃说着,猛然跃起3米多高,窜上了崖边的一棵大树上细细的的树枝枝条,借着树枝的弹起,身子已紧紧贴在崖中间凸起的一块石头上,跟着双手一按石块,手已勾住上面的一条石缝,跟着几个起跃,已到崖顶,伸手取下了信号发生器。

    此时,张娃也已攀到了崖中间,伸出手就拿发生器,就听耳边“嗖” 的一块碎石飞过,一条吐着信子伏在信号器不远处草窠中的蛇,应声向崖下落去,吓得张娃一激灵。

    两人落到地面,张娃说了声“谢了,你又救了我一次”,“任务完成,快回去吧”万林拉着张娃就往回跑。

    跑着,就听到左前方的林中传出了王大力的吼声。“快,大力他们有危险”张娃紧张地叫道。

    两人顺着声音来到林中的一片空地。只见王大力蹲在一棵大树杈上,手中的自动步枪对着下面的一群野猪,成儒倚靠在树下,手中也端着枪,两人正与十几只野猪对峙着。

    大力正在树上高声叫成儒上树,可离成儒最近的两只野猪只有2、3米远,成儒怕转身野猪冲上来,一动也不敢动。

    万林示意张娃从后面接近成儒,自己则拔出军刀无声地掩向野猪群后面。

    两只与成儒对峙的野猪突然看到正向成儒接近的张娃,后腿一蹲,呲着两条刺刀般锋利的獠牙就要冲出;突然,后面的野猪群响起两声惨嚎,前面的两只野猪赶忙掉转身子,只见其余的野猪正四散逃开,两只野猪脖子上喷着血倒在地上。

    万林手中闪着寒光的军刀滴着血,正冷冷地注视着刚掉转身的两只大野猪。

    “嗷”一只野猪狂叫着冲着万林冲来,两只红红的眼睛像要滴出血,万林身子一侧,手中的匕首闪电般划过野猪的脖子,跟着一个跨步接近了另一只野猪,侧身闪过野猪张开的大嘴,俯身一抄,右手一抡,已将野猪狠狠砸向了正在四散逃跑的野猪群。

    成儒感激地看看万林说了一句“谢了”。大力从树上跳下来对着他们叫道“你们可来了!要不是队长命令不许开枪,我早“突突”他们了。有吃的没有,饿死我了”。

    张娃无奈地摇摇头,万林则从包中掏出两份单兵口粮,分别递给成儒和大力。大力吃惊地问“你一点也没吃?”

    万林答道“森林里这么多好吃的,我饿不着”。说着,将一只野猪抡到肩上“这可是好东西,回去我给你们烤野猪肉”。

    6天的任务,万林他们小组第4天夜里就返回了集结地。当第五天下午黎东升和洪涛来到集结地时,只见万林和张娃正坐在直升机旁忙活着什么。“好快呀”黎东升对身边的洪涛说。

    “报告,第二小组圆满完成任务”看到队长他们回来,万林两人赶紧起身报告。黎东升挥挥手,四人坐在直升机旁。

    “队长,现在可以生火吗?”万林走过来问,“现在当然可以了”黎东升答道。“那我给大家改善生活”万林拉着张娃跑了出去。

    一会儿,两人拉着一棵枯树回来了。转眼就生起了一堆篝火。张娃将刚才收拾干净的野猪拖了过来,万林利落的用军刀将肉切成条状,用树枝挂在篝火上。

    不一会儿,香喷喷肉香就弥漫在了山谷中。

    当一个个狼狈的队友陆续回到集结地,都跟恶狼一样闻着香味扑向了篝火上挂着的野猪肉。王大力嘴里塞的满满的,叽咕着“5里地外我就闻着肉香了,小山民好呀,下次我一定跟他一组,跟他饿不着呦”说的大家都笑声起来。

    修整几天以后,一架军用飞机将他们空降到了一座孤岛上。四周一望无际的大海,蔚蓝的海面与天空连成一体,一海浪泛着白花涌向岸边。

    万林这个从没走出大山的小山民眼中充满着惊喜,小花也欢快地四处跑着、跳着,不时发出欣喜的叫声。

    黎东升把队员聚到一起“今天开始,我们进行为期10天的海上生存训练。食物嘛,我只带了2天的,剩下8天要靠我们自己解决了。现在我命令:全体负重下海,目标海面5公里处的浮标,触到浮标返回”。

    队员们纷纷扑向海面,小花看着无际的大海,似乎有点退缩,伸出前爪接触一下海水,身子往后退一下。万林从小就让爷爷带着在山里的大河中游玩,早就练出了一身好水性,其实小花从小与万林同出入,自然有着极好的水性,只是初次见到这么大的水面、闻着不熟悉的大海气味,有点踌躇。

    万林笑着一把捞起小花,向着大海深处使劲扔去,跟着“扑通”跳到海里几下就追到小花身畔,一起向前面的队员追去。

    凭借超强的体力,万林和小花率先返回了岸边。一会儿队员们也纷纷返回。黎东升清点人数发现少了一人,仔细一看成儒没有回来。大家赶紧向海面望去,只见1000米左右的海面上一股白色的浪花在上下翻滚,显然是成儒让什么生物缠住了。

    看了一眼累得东倒西歪的队员,黎东升命令道“万林,上”随着话音,万林迅速卸掉装备,抽出军刀带着小花扑向大海。

    只见海面上两条白线向前快速伸出,转眼工夫就与翻腾的浪花汇集到了一起。

    万林猛吸一口气潜到水下,只见一条大鲨鱼紧紧咬着成儒的大腿,左右摇摆着,成儒的双手正死死掰着鲨鱼的大嘴。

    万林潜到鲨鱼身旁冲着他的头部就是一刀,鲨鱼一摇头,锋利的刀锋刺入了鲨鱼的身子。

    鲨鱼一痛,松开了咬着的成儒,冲着万林冲来。万林来不及拔刀,急忙松开握刀的手,身子一侧,躲开冲来的鲨鱼,左手中指已深深插进鲨鱼的左眼。鲨鱼在剧痛下一个翻身,带着扣住鱼眼的万林向水下钻去。

    此时,小花已经叼住有点昏迷的成儒衣领,使劲拽向海面。随后赶到的黎东升和洪涛一把抓住了成儒,快速游向岸边。

    其余无力下海的队友紧张地注视着海面,自万林潜到海面下已经二十几分钟了,刚开始还能看到水面下暗流涌动,可一股红色浮出水面后就不见了动静。小花此时紧张的在海面乱游,不时发出短促的吼叫。

    鲨鱼带着万林向深海游去,不停地摆动身体,想甩脱万林插进其眼眶的手。万林几次伸出右手去摸插在鲨鱼身体右侧的军刀,可由于鲨鱼在不停的摆动,都没能够到。渐渐地,鲨鱼的游速越来越低,此时万林赶紧拔出左手,右手一探,拔出插在鲨鱼身上的军刀,向上快速游去。

    这时的岸边,大家已是一片悲痛。张娃和王大力已是泪流满面“完了完了,40多分钟了,万林肯定完了”王大力哽咽道。

    拖回成儒的黎东升看到泪流满面的队员,心里一沉“这小子有个好歹,我怎么向军区和他爷爷交代呀”。

    突然,在海面上乱转的小花发出一声高叫,快速向一个前方游去,随着一个浪花的涌起,万林突然钻出水面。

    此时万林在水面下已经40分钟了。

    看到万林浮出水面,队员们一片欢呼声。欢呼声刚落,张娃突然大叫“鲨鱼”,只见海面几条白线正从远处快速逼了过来。几条鲨鱼闻到了血腥味,快速向万林和小花游来。

    “老吴,狙击”黎东升紧张的叫道。射击教练吴寒雨赶紧跑到正在止血的成儒身边,一把抢过狙击步枪,对准8、9百米远离万林最近的一条鲨鱼开了一枪。

    海面突然涌出了一片红色,其余几条鲨鱼迅速调转方向游向刚被打死的鲨鱼,拼命地撕咬,水面转眼就是一片红色。万林趁这功夫,赶紧带小花游向了岸边。

    刚爬上岸,黎东升一把将万林抓起,扔到沙滩上,铁青着脸怒吼道“你他妈的不想活了,一条鲨鱼让你搞了快一个小时”,万林低垂着眼睛“不是,它身上插着军刀,所以我一直跟着它。那刀可是我爸爸留下来的”万林低声分辩着。“傻小子”黎东升的脸色缓和了下来。

    鲨鱼事件并没有对训练产生什么影响,成儒只是受了点皮肉伤,休养了几天就没事了。但这次事件使大家对万林超强的肺活量赞叹不已。

    接下来的几天,特战队进行了突袭,隐蔽、诡雷设置等相关科目的训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