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花豹突击队 > 第二千七百七十八章 昏暗的山洞
    万林跟着向侧面的孔雀和高田望去,见两人的神色显得十分紧张,全都脑袋贴在地上侧脸向空中望去。『 新笔┡ Δ趣阁Ww┡W.baquge.COM万林见到对方的注意力都在空中,慢慢将左腿弯曲,身子微侧,带着手铐的双手跟着就想向左脚伸去。

    就在这时,他身边的李晓峰已经察觉到他的动作,左手一把按在他的后背上低声呵斥道:“你想干什么?”

    万林赶紧装出惶恐的样子回答道:“没……没想干……干什么,就是左腿腿肚子疼得厉害,我想揉揉。”

    “不许动,你他妈要害死老子呀!”李晓峰一边低声吼道、一边手上加力紧紧按在万林的后背上,左腿也跟着压在了他的腿上,用自己的身子将万林紧紧禁锢在草地上。

    不远处的孔雀也紧张地向万林和李晓峰望来,此时她看到李晓峰已经紧紧压住万林,赶紧对着他赞赏地点了点脑袋,低声说道:“看牢他,千万不能让他动弹!”此时,她和李晓峰都以为万林要站起向空中示警。

    空中的飞机越来越近,跟着从侧面山顶上空缓缓飞过,跟着又在前面空中转向,向着南面的山间飞去。

    孔雀一行人趴在凹凸不平的山地间一动不动,目光紧紧盯着空中的飞机,一直等到空中飞机飞过远处的大山,这群人才心有余悸的从地上站起。

    孔雀掸了掸身上的尘土,看着李晓峰命令道:“看牢这小子,千万不能让他乱动!他要是被现了,我们全都完蛋!”说完,她大步向前面走去。李晓峰也跟着站起,他抬脚在万林屁股上踢了一脚低声骂道:“王八蛋,你找死呢!走。”说着一把将地上的万林拉起向前走去。

    时间不长,高田带着几个手下在侧面陡峭的山坡上,终于找到了一个低矮的岩洞。他带着两个人举着手电和突击步枪在洞中转了一遍,随即走到洞口招呼孔雀和其他人走进了山洞。

    山洞内漆黑一片,一股浓浓的潮湿、腐烂的味道充斥的洞中。孔雀听到高田的招呼声,扭身快步向山坡上走去。她刚爬上陡峭的山坡,高田已经殷勤地从洞口跑下搀扶住孔雀的手臂,然后拉着他走到了洞口。

    孔雀走到洞口使劲吸了几下鼻子,随即皱着眉头看着昏暗的山洞问道:“就没有干燥点的山洞?”

    高田低声回答道:“我带人转了一圈,周围只有这个山洞还大一些,要不我再带人到前面看看?”高桥由美摆摆手说道:“算了,就在这里吧,走了一夜了,还真累了!”说着捂着鼻子走进了山洞。

    她走进洞中一屁股坐在高田搬来的石块上,跟着拿过高田手中的手电向洞内深处照去。山洞有十几米深浅,洞壁上悬挂着一滴滴亮晶晶的水珠,洞底还有一些腐烂了的杂草和稀糊糊的东西,靠近最里面的岩壁上,横七竖八的显露着一条条深深的岩缝。

    高桥由美一边打量山洞,一边用手电照着里面腐烂的杂草说道:“我说怎么那么难闻,这里闹不好是什么野兽的巢穴吧?”她说着扭头看着洞口又问道:“鼹鼠怎么还没进来?”

    高田听到站长的询问,赶紧站起走到洞口向外望去。这时李晓峰拽着万林正从下面山坡走来。高田望着李晓峰呵斥道:“干嘛去了?”

    李晓峰瞪了一眼高田回答道:“这小子要方便一下,这不刚回来嘛。”说着,他拉着万林走进了山洞。

    李晓峰走进山洞就皱了皱眉头,随即拉着万林走到孔雀对面的洞壁下。他松开抓着万林的手臂,自己搬了一块石头放在身后,跟着没好脸的抬脚踢了万林一脚低声喝道:“坐下!”跟着一屁股坐到了石块上。

    万林平白无故地挨了一脚,猛地扭过脸恼怒地盯着李晓峰的脸。李晓峰看到万林的目光,抬脚又要向万林腿上踹来,这时孔雀低声呵斥道:“鼹鼠,你吃饱了撑的!”李晓峰这才收回了踢出的右腿,随即狠狠瞪了一眼万林,坐在石块上低着脑袋一声不吭。

    万林扭身走到旁边一块岩石上坐下,跟着扭头看了一眼低垂着脑袋神情沮丧的李晓峰,他随即收回目光心中暗道:“这个王八蛋肯定没想到,逃出来还会经历这样艰苦的逃跑历程!估计他原本以为劫持到自己,就会很快逃出国境线去享受荣华富贵了。他肯定没想到,现在居然跟丧家之犬一般在这一望无际的荒山野岭中逃窜。”他心中想着,又收回目光向洞口方向望去。

    这时,高田一手举着手电,一手拿着无线电侦测仪从洞口方向走来。万林盯了一眼他手中的侦测仪,刚放到脚边的手又赶紧离开了左脚,神色有些恼怒的盯了一眼高田,跟着把脑袋趴在了自己的膝盖上。

    高田由美看了一眼走来的高田,低声地问道:“安排好警戒没有?”“安排好了。”高田回答着坐到了她的身边,有些后怕地说道:“多亏您有先见之明,预见到对方可能要展开空中侦察,不然我们还真可能被对手觉。”

    高桥由美得意的点点头,看着昏暗的洞口说道:“今天刚第一天,现在距离边境线还远着呢,真不知道后面还会生什么?”说着,她从包中取出一张地图放在膝盖上。

    高田赶紧举起手电照在地图上,两人低头仔细查看了一会儿,高田抬手指着地图说道:“这是我们现在所在的位置,从这里直接往南要穿过这片沼泽,这里还有一片面积上百公里的湖泊,这段路可是太难走了。”

    说着,他面露难色地抬头看着高桥由美接着说道:“如果这样,我们恐怕一个月也走不到边境线,弟兄们身上带的食物也就勉强能维持十天。”

    高桥由美听到这里,脸色也变得有些暗淡。她沉思片刻后低声说道:“咱们的人都经过严格的野外生存训练,在这种大山中获取食物不是大问题,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如何避开对方的拦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