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一念永恒 > 外传2 楚玉嫣。
    那是一年春天,四周是漆黑的,或许这黑不是来自外界,而是来自我的心中。

    我选择了黑天,不愿睁开眼,不愿去感知外界的一切,只在自己的世界里,不愿意苏醒……

    我还记得那是在很久很久之前的靠山宗内,我与他第一次相遇的一幕,可我想忘记,不想再去回忆了。

    万物复苏的春季,似乎过去了,开始了炎热,我听到了很多的声音,其中一个似乎是我师父的……他老人家,本是一颗丹药所化,他的叹息,在这个夏天,陪伴着我。

    可我又忍不住想起了当年在紫运宗时的一幕幕,为什么忘记不了,为什么……为什么……

    这一天,我感受到了一丝寒冷,那不是冬天,而是秋带来的雨寒,一如我的世界,漆黑中没有任何的光,我觉得我似乎应该可以忘记了,我忘记了靠山宗,忘记了鲲鹏给予的缘,忘记了紫运宗,可我发现,我还记得在那如风界的一幕幕。

    想要忘记,为什么这么难……

    直至四周的寒冷,更为强烈时,我知道,外面一定下起了雪,那雪花漂泊在天地间,与我一样,可雪花有归宿,但我却找不到要去何方。

    一年,一年,不记得多久了,哪怕我忘记了如风界,可却还记得苍茫星,记得第九宗,记得我有个师尊。

    岁月流逝,我迷茫在黑夜里,直至有一天,我听到了一个声音,那是他的声音,他在我的身边,似乎凝望我,我看不到,可我却感受出他的目中蕴含的惆怅。

    我想忘记所有,可小宝的身影,渐渐与他重叠在一起,我忘记不了,还有满儿……

    我应该是哭了,我没有睁开眼,可我感受到了眼泪划过。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岁月似乎都改变了,我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或许是千年,或许是万年,又或许是无数个万年……外面的声音,渐渐少了,外面的一切,慢慢成为了寂静。

    天地间似乎只剩下了我自己,那种孤独,与黑夜融合在一起,将我淹没了。

    许久,许久,当我觉得,我真的似乎把一切都忘记的时候,我听到了一个声音,在我耳边,沙哑的传来。

    “痴儿,你真的能忘记么?”

    这个声音,直接传入我的魂中,让我的魂在这一瞬,颤抖起来,所有我以为我忘记的记忆,在这一刻,我终于发现,原来,我从来都不曾忘记,哪怕是一丁点也没有忘记。

    我越是想要忘记,可偏偏却越是将其深深的刻在了灵魂中。

    我,是楚玉嫣!

    “我……没办法忘记。”楚玉嫣睁开了眼,泪水流下,轻声喃喃,她的眼前,世界不再是漆黑,一个老者站在她的面前,这老者满脸皱纹,很陌生,可偏偏楚玉嫣看到他时,却仿佛有种前生的熟悉,仿佛冥冥中,她与这老者,注定会有一次相遇,注定会有一场缘。

    “那就不要去忘记。”老者轻叹,言辞斩钉截铁。

    “老夫灭生,成道在无数纪元前,这一生游荡只为寻找一个答案,这个答案我还没有找到,要去宇宙深处去探寻。”

    “痴儿,你愿意,成为我的弟子么?”

    “如果你愿意,老夫带着你一起去宇宙的深处。”

    “在这途中,或许……你会遇到你想要遇到的那个人……”老者的声音回荡在楚玉嫣的耳边,许久许久,楚玉嫣闭上了眼,当她的双眼再次睁开时,她从棺材内站起,跪在了老者的面前。

    “弟子拜见师尊。”

    灭生凝望眼前这个女子,目中露出慈祥,凝望楚玉嫣。

    当年他追寻自己的道,那是走到了最后,只剩下自己的道,在这条道路上,他放弃了很多,牺牲了很多,他虽执着,可在他的心底,在他曾经被毁灭的家乡中,依旧有他的亲人,有他的朋友,有他的一切。

    他在如今的这片星空,在孟浩的年代里,看到了很多人,可唯独眼前这个女子,让他想起了自己记忆深处,某个晚辈的身影。

    他看到了楚玉嫣与孟浩的故事,看到了全部,所以他今天,选择了来到这里,成全楚玉嫣。

    半晌之后,灭生脸上露出笑容,大袖一甩,一艘看起来有些残破的舟船,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了苍穹上,他迈步走上舟船时,楚玉嫣回头看了一眼这片世界,一样迈步,踏上舟船。

    那舟船上,还有一个穿着黑衣的青年,他神色冷漠,向着楚玉嫣点了点头后,闭上了眼,盘膝坐在船尾,一动不动。

    “走吧,我们去宇宙的深处。”灭生轻声开口。

    这艘舟船,无声无息的前行,穿梭了虚无,出现时在了宇宙中,任由无数种子般的世界散出的光被拉伸无尽,缓缓前行。

    楚玉嫣坐在船上,回头看向身后,许久许久,她的目中露出一抹神采,她想到了师尊所说的话,途中,她或许会遇到,那个她忘记不了的人。

    “我……若有一天看到他后,第一句话,应该说什么。”楚玉嫣忽然有些紧张,在这紧张中,舟船上的岁月,与外界以不同的方式,缓缓流转。

    或许,这里的一个月,对于孟浩所在的世界而言,就是一个纪元。

    不知过去了多久,终于有一天,在那船舱内的楚玉嫣,忽然听到了船舱外,有声音传来。

    “两位道友,可否让我夫妻二人,搭一路顺风船?”

    听到这个声音的瞬间,楚玉嫣身体一颤,她更为紧张。

    “徒儿,船上来了新人,酒水多准备两盏。”

    楚玉嫣深吸口气,平静心绪,咬着下唇,掀开了船舱的盖帘,看到了愣在那里的孟浩,也看到了孟浩身边的许清。

    “方木师兄,许清姐姐,我可不是有心打扰,这是我师尊的舟船,那个……是师尊让我跟随的。”

    因为美丽,所以她的笑容,可以用巧笑嫣然来形容。

    因为紧张,所以她的笑容僵硬,看起来……似乎是似笑非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