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龙符 > 第五十一章 功劳
    “果然前来边关作战是明智选择,我武艺得到极大磨练不说,还发了横财,现在初略估计恐怕有五六百万之多,建设府邸庄园,招揽高手,扩充势力就再也不愁。”

    身为皇子,开府建牙,稍微一动就是金山银山,哪怕再节俭的皇子,每年开销都是数十万以上,如果要奢华享受,培养人才和死士,结党纵横,那就是无底洞,百万都可花光,更别说修建阵法,购买宝贝这些。

    再搜索百毒道人,发现此人身上也就本毒经,还有些毒药,除此之外再无其它,估计他的财物是储存在别的地方,没有随身携带。

    全部收拾好,古尘沙也没心思计较这些,立刻从空间中出来,再次奔向大路。

    蛮族元帅和蛮兵都消失不见,大路上马蹄显现并未前进,而是退兵后撤。

    “蛮兵居然后撤了?”古尘沙心中大喜:“看来蛮族元帅找不到我,又找不到血魂教主和百毒道人,心中也慌,他应该知道两人凶多吉少,怕有高手埋伏。”

    两大道境二变的魔头说消失就消失,就算那蛮族元帅武功再强,也心头打鼓,撤兵理所当然,镇上危机解除,古尘沙也自然要回去看看。

    回到镇上,居然这里也有战斗,地上血迹斑斑,到处都是尸体,有蛮兵也有邪教徒。

    “十九爷,你回来了?”刘羽五人浑身浴血,到处都是伤痕,精神气质却还好,飞掠而来:“你刚刚走,就有蛮兵和邪教徒前来袭击,还好人数不是很多,被我们杀退了。”

    “看来很多股蛮兵四处游走,镇子也不安全。”古尘沙环顾四周:“在大路上我看见蛮族骑兵数千,杀掉了几百,把他们引开,但估计拖延不了多久,你们要立刻收拾,护送乡亲去献都,这是二十万钱票,足可以安置乡亲族人在献都暂时安居,等战事完毕,你们再回来。”

    “多谢十九爷大恩大德。”五人几乎感动得要哭出来,镇子上万百姓就算去了献都,也举目无亲,大多数走得匆忙,财货都未带,吃饭都成问题,现在有了二十万,起码可以缓解很大困境。

    当下,五人跪下:“十九爷可谓对我们镇子有救命之恩,从此之后,风里来雨里去,就一句话,我们誓死报效。”

    “起来,这都是行善积德,必有福运。”古尘沙示意五人起来:“你们五人有大奇遇,我有意把你们培养成国之栋梁,切不可自误。”

    “是!”

    “镇子里现在有多少能战青年?”

    “二百四十三人。”贾亮汇报:“他们都很精壮,平时也喜练武打猎,手上有些功夫,一对一也就未必比普通士兵差。”

    “好,你把他们聚集起来,要训练成士兵,剥掉蛮兵的铠甲和武器,自己装备上。”古尘沙道:“从现在开始,以军法整顿。”

    “是!”

    五人连忙去忙活。

    古尘沙则回到院落中,把从蛮族神庙宝库中缴获的部分强血丸拿出来,准备充当军粮。

    这强血丸是蛮族贵族弟子才可获得的宝贵丹药,吃一枚足够三天所需,这里有强壮青年,每天吃饭是大问题,但有强血丸一切都可迎刃而解。

    还有一点就是自己府邸中缺少真正帮手,也不敢胡乱去招,那会有无数奸细混入,而现在这里两百多人都身家清白,何不培养下,以后带回去也算羽翼丰满了。

    献都。

    是整个献朝当年都城,也是边关最大城市。

    楼拜月,三皇子都在这里发号司令,密切注意霸南省的动静。

    “最近老十九那边动静如何?”楼拜月听取下属的情报,她最近修为越发深沉,似乎服用百劫金丹之后,整个人都产生了经历千世百劫之沧桑,谁都看透不了她修为究竟如何。

    每多一日,她就更强大一些。

    “启禀郡主,十九殿还是救下那个镇子,上万镇民已经向献都附近转移,而他自己从镇民中抽调出精壮,加紧训练,似乎想在最前线抵挡邪教和蛮族。”还是玉香在汇报:“至于霸南巡抚,则是加紧向三殿下求援,力保省城不丢失,三殿下已经派了几位高手前去,似也有动作。”

    “老三那边也就几个套路。”楼拜月用手指敲击桌面:“倒是老十九,就开始培养自己心腹,真不可小视。”

    “临时拉起壮丁就可以培养出来?这是儿戏吧。”玉香发表自己看法。

    “不,他有虎狼丹,哪怕懦弱之人服用了,也立成虎狼之士。”楼拜月皱眉:“我就想不通,他是哪里来的这丹药?倒是想法从他身上多获得一些来培养我楼家弟子。”

    “郡主上次发布命令,让十九殿下和霸南巡抚在月内剿灭邪教,眼下这月就要将近,邪教剿灭遥遥无期,是不是要惩罚?”玉香再次询问。

    “我本来规定期限是想逼献朝余孽现身,想不到老十九居然没有和他们勾结,做事可谓滴水不漏,而且这次他击杀了黑煞蝙蝠,阴阳秀士,已有功劳。”楼拜月思量着:“若我做得太过,朝廷那边恐有非议。但我倒是要看看他的底牌如何,逼还是要逼一下。”

    “郡主!”

    就在楼拜月要有所动作之时,妙香匆匆忙忙进来:“十九殿下又击杀了两大老魔头,血魂教主和百毒真人,尸体已经由霸南巡抚派人专门运送到行宫内。除此之外,他斩首四百蛮族骑兵,还有三四百邪教徒。”

    “什么?”楼拜月拍案而起:“黑煞蝙蝠,阴阳秀士,血魂教主,百毒真人都被他杀死,为祸的邪教魔头全部死在他手中,此等功劳,只怕我都没有理由再逼他,从某方面来说,他已经剿灭了邪教。而且他还坚守在一线练兵,任何情况都挑不出错来。着实就没办法。”

    “是的,他现在名声很好,救了一镇子上万人,现在那些人到处宣传他的好,已经吹得万家生佛似的,可见他很是会运作。”妙香提醒楼拜月应该警惕。

    “早知他不是等闲之辈,还是小瞧了,一出京城,他就龙归大海,接二连三做出不可思议之事,你看他行事颇有章法,收拢民心,刺杀魔头,练兵强势,这些事情,在很多年前,皇上曾经干过。”楼拜月看着远方,似乎在思索很关键的东西。

    几个侍女也不敢打扰她。

    良久之后,她开口:“老十那边呢?他带了那么多兵马,气势汹汹,难道一点成绩都没做出来?”

    “十殿下去了茶县,和蛮族兵马交手几次,斩首四五百,损失五十三名士兵。”妙香拿出张情报单子:“这是十殿下自己写的奏章抄本。”

    “老十真没出息,才斩首这么点,自己损失不少,居然就要邀功请赏。”楼拜月几乎笑了起来:“你把古尘沙的战功写出节略,飞鹰传书过去,我看老十脸往哪里放。”

    离茶县百里开外的一座县城,叫回县,此时县城里面空无人烟,到处都是血迹,显然发生过大战。

    在城墙上还有身穿全身铠甲,漆黑沉沉,散发出巨兽气息的战士,每个战士都威猛凶悍,随时可以撕裂虎豹。

    十皇子古震沙却在城中衙门内端坐,县衙已经破损,县官和各种小吏衙役都被邪教抓走献祭,整个县城早被血洗过一次,他来的时候是座空城,却在这里驻扎军队,要击破蛮族和邪教军队。

    “朝廷的铠甲和火符枪还没有拨下来,老七那边怎么说?一定要卡我?”古震沙询问旁边的家将。

    “朝廷说根本没那么多铠甲和火符枪,不过天工院正在加紧赶工。另外我们斩首蛮兵的功绩已经上报。”家将恭恭敬敬的说着。

    “楼拜月麾下的军队,清一色火符枪,我就不相信天工院没有库存!”古震沙冷哼:“父皇闭关,老七监国,他不敢得罪楼拜月,却就敢得罪我。”

    “那当然,你是皇子,有资格和他争位。”声音从背后传来,却是那个神秘蚩先生:“楼拜月再怎么说也只是个女子,虽然受宠,却对七殿下没有本质威胁,拉拢她,打压你理所当然。”

    “蚩先生,想不到这次蛮族军队居然如此强横,远处茶县神庙中居然还有蛮族元帅,要不是你暗中出手保护我,只怕我凶多吉少。”古震沙也暗暗心惊。

    “我也只能做到如此,剩下的路还是你自己走下去,否则你永远不可能得到巫道青睐,既然你踏入道境,我也应该就留不了多久,还要去培养另外的传人。”蚩先生这话说得**裸,不过上古巫道本来也就是弱肉强食。

    古震沙听见这话眼皮跳动,杀气就冒出来,但他还是按捺住:“既然如此,先生什么时候走?”

    “大约也不急,到了该走之时就会走。”蚩先生突然退后,隐藏在黑暗中,再也不复存在。

    “我这次斩杀了数百蛮兵,大大小小是个功劳,朝廷如没赏赐下来,也说不过去,必须要给我把火符枪运来。”古震沙站起来,稍微跺脚,地面裂开缝隙,现在出他心中愤怒。

    这时,天上飞下来猎鹰,落到个家将手中,那家将取下来书信交给他。

    他结过之后,稍微一看,脸已气得发紫。

    “该死,该死!古尘沙,我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他对天大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