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龙符 > 第三十三 巨石侯
    古尘沙当然不会告诉楼拜月日月龙鳞的秘密。

    他修炼日月炼,日月变良久,渐渐就琢磨出许多道理,那日月龙鳞是极其高级的能量储存,不但可以让自己不吃东西,还能释放出来,使自己在瞬间爆发出超越极限的攻击。在自己中毒之后,可以瓦解中和毒素,更能去病延年。

    不过在刚才那一击中,差不多三分之一日月龙鳞瞬间融化,化为力量消耗掉了。好在以后服用天露可以积攒起来,倒不是难事。

    “看来日月龙鳞越多越好,而且我若是把日月变练到高深境界,就可让日月龙鳞隐藏在皮肤之下,外表看不出来端倪,那样更好。但这起码也要三五年苦功。”古尘沙心想。

    他修炼天子封神术,算是没有师承,都要独自摸索,就行走得颇为艰难。好在史书中对于这种奇功也有一鳞半爪的记载,他靠着这些记载和思索,武学修养就逐渐成熟起来。

    “你不愿说就算了。”看见他沉默,楼拜月也没兴趣再问:“今天倒对你刮目相看,我看诸多皇子中,你将来必会脱颖而出。”

    “侥幸而已。”古尘沙皱眉:“刚才如黑煞蝙蝠所说,蛮族诸多邪神居然颁布此种神谕,那献州局势可能就会糜烂,一发不可收拾,若坏了开春征战大计,你我都难辞其咎,朝野上下攻击,父皇也要惩戒我等。”

    “你说的不错,这趟办差绝不乐观。”楼拜月沉思:“但邪神的一举一动皇上绝对知道,既然皇上定了开春犁庭扫穴的计划,那就有绝对把握,若是任务不重要,焉会交给我?这是皇上给你我二人的锻炼。”

    “这也有道理。”古尘沙突然想到个问题:“眼下镇守献州边关的是老三古梵沙,我打了府邸中的管家,就是他的人,老三会不会对我下黑手?”

    “你现在怕了?”楼拜月道:“老三睚眦必报,修为远在我之上,我看你只要到献州,就会给你个下马威,让你灰头土脸,再也没脸完成皇上的任务。”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也不是怕事之人。”古尘沙当然知道三皇子古梵沙不好惹。

    诸多皇子中,武功最高的应该是七皇子排第一,无人可撼动。其次大皇子,二皇子,三皇子并列,都不分伯仲。

    四皇子较为神秘,虽修炼成道境,但不显露实力,与世无争,性格恬淡,和任何人都交情不深,也不得罪任何人。

    “发鹞鹰传书,汇报给京城,说黑煞蝙蝠出现,让辟邪侯出动铁血卫中的供奉,缉拿此邪魔!”楼拜月下令。

    “是!”

    “还有,联络献州我们楼家的商行,暗桩,我来布置任务。”

    “是!”...........

    楼拜月一条条命令布置下去,滴水不漏,楼家经营多年庞大势力运转起来,古尘沙只能羡慕。

    “我去休息会儿,刚刚和黑煞蝙蝠交手被他震得气血不稳。”古尘沙沉默一阵,告辞而去。楼拜月点头,也没说多话。

    到船上小房间,古尘沙躺下去,用被子把全身蒙住,沉沉睡去。

    实际上,被窝中的他已经消失不见,整个人进入祭坛空间中,手握干蓍草,点燃之后,和那几团蛮族血液精华混合,以血为油,开始祭祀。

    “苍天在上,臣古尘沙斩杀恶蛮,维护天地清明,正义秩序,先以恶蛮血魂祭祀上苍,望天道垂怜,赐下天露,去除凶秽。”

    随着他的意念回荡着,突然那蛮族的血和魂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半滴晶莹露水,璀璨轻盈,悬浮半空。

    “才半滴天露?看来这些蛮族不够强大,还不如在南山狩猎的那些大将。”古尘沙干脆就把这半滴天露吞服下去,只觉比楼拜月所得的还要精纯。

    楼拜月所得天露,那是远古天子祭祀所得,经过了上万年,药效有所挥发。

    大约过了数十个呼吸,古尘沙回到被窝中,似乎做了场梦,但天露的药力还在体内流转。

    “把天露全部服下去,以日月炼和日月变的修行之法,把这些药力全部转化为日月龙鳞,把要害部位护住。”

    当下,他把楼拜月交换所得的两滴天露也服用下去,就在被窝里冥想运转气血。

    体内气血澎湃,药力催动之下渐渐融入血液中,血液又化为日月龙鳞,护住了小腹,胸口,裆部,背后,太阳穴。

    太阳穴被鬓角毛遮盖住,日月龙鳞隐藏其中,倒是不容易被发现。

    这轮修行足足过了一晚,第二天天色大亮,红日当空,古尘沙从入定中醒来,只觉神清气爽,呼吸吐纳,咳出口浑浊的浓痰吐入江中,浑身上下在无污秽。

    这口浑浊浓痰是呼吸空气中的污秽,经过血液运转,全部吐出,纳入清气。

    如果是道境,那呼吸的不是普通空气,而是天地灵气,却就没有浓痰污秽了。

    他跃上甲板,拳脚展开,劲风呼啸,感觉气浪范围扩大了些,有三步半。也就是在三步半之内,刀剑刺入都要被震开。

    眼前水面渐渐开阔,群山也远去,两边又出现零零散散的村落,城镇,江面上水流变缓,更有许多船只来来往往,比昨晚繁华许多。

    “这火鲨大舰真是快速,昨晚数个时辰的航行,早上过了两千里长峡,到达石州中心,繁华之地。”古尘沙收了拳脚,平静气息,观察岸边风土人情。

    “你的武功比昨晚又有精进。”楼拜月声音又传来:“过了石州接下来就进入献州地界,以往旱路需走几月,有了运河后天也就到达,你得做好准备,我已接到情报,献州果然开始糜烂,多地出现民变,甚至有了杀官造反的现象,你我得速去平定,本来我准备要在石州省城停留半日,拜访巨石侯石家,现在也不能了。”

    “巨石侯石家。”古尘沙这才想起,在整个边关对抗蛮族最有权势的不是三皇子古梵沙,而是巨石侯。

    巨石侯乃天符大帝真正心腹,镇守边关多年,甚至在大帝当年流落民间,还是皇子时,就结拜为兄弟,征战天下。

    天符大帝开石州群山,以山石搬运到边关,修建巨石长城,就是巨石侯来主持的。

    传闻巨石侯的爹是山中一块巨石,他母亲是少女,上山游玩,在一块巨石旁边歇息,醒来后就怀上了巨石侯。

    真因如此,巨石侯小时被认为妖怪,为家族所不容,却被异人看中,传授神功,修炼有成,结交了天符大帝,辅助大帝登基,更为大帝率领大军,抵抗蛮族多年,振兴家业,建立了千秋之功绩。

    朝野上下哪怕是楼冲霄都要敬巨石侯三分。

    巨石候武功深不可测,不知道击杀了多少蛮族和妖人邪教高手,蛮族诸多邪神多次降临下神谕要杀死此人,但都无济于事,可谓是朝廷中流砥柱。

    “对了,有巨石侯坐镇,为什么会出现糜烂之事?”古尘沙问道:“难道..........是老三掣肘政务?两派争权夺利?我记得老三七年前才到边关任职主帅,就是为了掌握军权。”

    “你倒懂政治。”楼拜月神色极其严峻:“老三此人野心很大,七年前到边关就开始布局,招揽高手,夺取军权,派门人心腹渗透边关诸州和巨石侯夺权,巨石侯看在皇上的面子上,不和老三计较,处处退让,于是就造成了边关政局有所不稳。”

    “父皇对这些应该明察秋毫才是。为什么放任?”古尘沙疑惑不解,“这是国家大事。”

    “皇上似和梵家有约定。”楼拜月叹息:“梵家实力不容小视,继承了上古佛陀的道统,有件可以弑杀神祗的宝贝,皇上必要用到这张弓,才可对蛮族邪神造成重创。”

    “我知道。那宝贝是一张弓,两支箭。弓的名字叫解脱,两支箭一支叫‘常’,一支叫‘无常’,所谓是若想要得解脱,必须明白常与无常之道理。”古尘沙回忆起史书:“一个人,一张弓,两支箭,正好组成‘佛’字。也就是说,谁得到了那解脱弓和常与无常箭,就和佛一样。”

    “看来你这些年苦读典籍,韬光养晦,积蓄不少知识。”楼拜月拍手:“这么说来,倒能助我一臂之力,现在我对你明说了,我要替皇上办好这趟差事,你也不能关键时掉链子。今天把话说开,以往我你对你确有敌意,但这次灭蛮关系天下苍生安危,你我必须要精诚合作,等事成之后,我必会保你和诸多皇子抗衡。”

    “放心,天下百姓和我个人利益孰轻孰重我知道。”古尘沙语气很凝重:“蛮族凶残,邪神搅乱天道,若让其得势,天下苍生定会涂炭,我哪怕拼死也要办好差事,让大军顺利灭蛮。”

    “我倒没发现。”楼拜月颇为诧异:“你居然心怀天下,从你语气中感觉出不是虚假,这就比许多皇子有气度,那些皇子只知道争权夺利,扩从势力,甚至不惜搅乱天下,你保持此本心,定有好处。”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精诚合作。”古尘沙也不想和楼拜月过多的勾心斗角,当下局势糜烂,当务之急安抚献州地方,斩杀邪魔,剿灭蛮族探子才是正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