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龙符 > 第三章 熊狼大力
    凶残狼嚎从密林中传出。

    一只灰色巨狼落入陷阱中,被网吊起来。

    古尘沙狠狠拿匕首刺入这巨狼咽喉,鲜血狂喷,掉落在青色祭天符诏上。

    他又割破自己手指,鲜血也低落下去。

    符诏表面浮现出来了灰狼影子,吸入青光之中。

    而符诏深处,强横的力量,直接灌注到了他体内。

    献祭必须要生灵之血和自身之血,这是上古许多史书记载,这样上天才能够判定献祭之力到底属谁。

    哧啦!

    衣服瞬间撑破。

    嗷嗷嗷......

    古尘沙发出巨狼般咆哮,身上条条肌肉如蟒蛇活过来,膨胀,扭动,刚劲有力。

    他整个人凭空大了几圈,原本有些单薄的身子高大昂藏起来。

    这一狼之力可比一鸡之力大多了。

    一头成年巨狼,等闲壮汉未必斗得过。

    这里是南山,皇家弟子狩猎之地。

    皇室把方圆数百里地都划入猎场,其中有不计其数的猛兽,古尘沙平常很少来这里,就是怕被害死后落个死无对证。

    但得到祭天符诏后,必须要祭品才可以提升实力,他又不能在皇宫里行巫蛊之术。

    上古之时,猛兽横行,整日吞噬人类,古天子带领百姓猎杀猛兽,献祭上苍,祈福万民,终于人类壮大。

    古尘沙自然也就效仿上古天子杀猛兽以祭天,符合大义。

    他饱读诗书,也知道宝物神器,有德者方能居之,若德行不够,宝物反而会带来灾害。比如社稷大位,皇帝德行足够,那自然四海升平,如果倒行逆施,天下混乱,那就会成亡国之君。

    他虽不知自己到底有什么运气,会得到祭天符诏。但可没有狂妄自大到真有德能掌握如此神器。

    此符诏受命于天,统摄四方,最后运转天道,册封诸神,岂是儿戏?

    黑色血水从毛孔中被逼出来,他血肉好像被绞过的铁渣重新煅成精钢,身体中赘肉还有平时积累的毒素统统排出体外。

    足足过了半个时辰,他才恢复过来,混身上下精悍逼人,稍微捏拳,全身筋骨爆鸣,一步踏出,地面微沉。

    出掌横扫。

    咔嚓!

    碗口粗的小树居然被击断。

    武功已是凡境二重,登堂入室。

    他可称为“武士”了。

    所谓“士”,士大夫也,高于平民之意。

    成就武士,按照皇帝定下来的规矩,皇子就可以封个镇国将军。

    这是皇帝规定的,凡是皇子武功有成,也可册封,如果有皇子能够凡境四重“登峰造极”,再立下重大功劳,就可册封为郡王。

    凡境第一重“初窥门径”没什么稀奇,只是一介“武夫”。二重“登堂入室”可称武士。而三重“出神入化”,那可称大师,四重“登峰造极”,就是宗师。

    “居然有伐毛洗髓的效果。”他欣喜看着双手:“皇宫中有珍贵的洗髓丹,改善体质,但我又怎么能够得到赏赐?现在看起来,这献祭的力量比洗髓丹不知道好多少倍。”

    洗髓丹服用之后,腹痛如绞,大泻三日,极其虚弱,尔后需要服用参,茸等大补之药,调养三月,体气才慢慢强壮,哪里有可能立竿见影的?

    不过想想,这是老天爷之力,却也就释然。

    洗髓丹虽然珍贵,又怎和天之力相提并论?

    “现在我的实力,就可以猎熊了,熊乃是上古最好祭品,上古赫赫威名的部落‘有熊’记载在史书中,以熊祭天,有大收获。”古尘沙熟读史书,回忆上古部落祭祀,决定去猎熊。

    以前武功平平,前来独自狩猎难免遭人暗算,现在登堂入室,他也就胆大起来。

    体内一狼之力果然非同小可,他动作迅猛,增添了三分,以往一些无法施展出来的身法也都运转自如。

    吼!

    穿梭了半个时辰,他体力还未衰竭,如果是以前,早就气喘呼呼。

    前方传来大吼,他立刻隐藏在草丛。

    林子里面,居然是两头野兽在搏斗,是一熊,一虎。

    “运气真是好,居然遇到了这等事?”他心头大喜,最近真是鸿运当头,诸事百顺,现在他力气大增,可要对付暴熊却也危险,如果虎熊相互搏杀受伤,他去占便宜,岂不快哉?

    果然,这熊和虎搏斗之间,伤痕累累,体力都耗尽了,那猛虎勉强爬起来,步步离开,而熊则是喘息粗气动弹不得。

    “好机会!”古尘沙猛冲而出,对准那头暴熊,匕首削向咽喉。

    啪!

    暴熊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突出熊掌,如武林高手,狠狠拍在他肩头,把他击翻在地。

    古尘沙眼冒金星,差点晕死过去,好在他刚刚伐毛洗髓,体质大增,“鲤鱼打挺”翻身跃起,匕首刺出,“百步穿杨”。

    匕击如箭。

    噗!

    匕首插入暴熊眼睛。

    暴熊倒地。

    古尘沙立刻就开始取出“祭天符诏”,献祭熊魂。

    祭品要现场宰杀,那灵魂就可以通过符诏献祭给上天,从而获得上天的馈赠。如果时间久了,魂飞魄散了,那便毫无意义。

    啊.......

    在献祭掉这头暴熊的刹那,古尘沙全身被撕裂,血肉被巨力翻转,整个人好像被放入绞肉机中,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平息下来。

    等他清醒天色已漆黑,连忙检查身体,还好伤口全部消失,皮肤细腻光泽如瓷器。

    感觉好像蛇吞掉整头牛,整个冬天都不用再进食了。

    凭借直觉,他知道不能够再献祭,否则身躯非要爆炸不可。

    当务之急得要回去苦练武功,把力量消化,提升武功境界,才能再度前来。

    献祭是强行灌注力量,古尘沙身体容纳能力已到极限,就不能再灌输。

    “我现在体内有鸡,狼,熊之力,单纯体魄上来说,已经不输于多年服用大补药丸的皇子,甚至筋骨血脉还要纯粹得多,无论是再珍贵的药物,也有药毒存留体内,而上苍之力不会有任何的杂质。只要回去勤练武功,很快就可以突破境界。”古尘沙心中暗想。

    体魄强壮了,练武那水到渠成。

    砰!砰!砰!

    他身躯跳跃,连环出拳,击到大树之上,纷纷炸开,木屑横飞。

    有狼的敏捷,熊的沉稳。

    整个人就如蛮荒野兽,横冲直撞。

    “熊狼大力,果然非同小可!”

    古尘沙看着双手,知道自己就短短一天时间,跨越了别人十年苦修。

    天色已黑,宫门早已下匙,回是回不去了,留在山里也不妥,别说还有其它猛兽,蛇虫鼠蚁都受不了。

    现在他力量大增,但对森林中毒虫也没点办法。

    至于皇子打猎,夜不归宿却不是什么罪过。

    皇帝鼓励皇子习武打猎,每年都会进行考核,出类拔萃的皇子会得到赏赐。

    连夜出山,他也没进城,就在城外的客栈歇息下来,洗个澡,换身衣服,照着铜镜,发现自己果然气质发生很大变化,双目烁烁生光,额头晶莹,肩宽胛厚,深沉稳重。

    这可不是好事,皇宫中都是人精,怎么可能看不出来气质变化?

    好在他装疯卖傻多年,倒有些技巧,演练一番,也可以装出猥琐傻呆的模样。

    忙碌整天,他却浑身舒服,精力饱满,一点都不累,躺在床上,双眼烁烁生光。

    “我记得许多礼仪书籍中记载,上古天子祭天,也不光是得到力量,比如就有一位古天子和魔神作战,斩九千大妖祭祀,上天居然降落下来一柄神剑。”古尘沙思考:“看来要从史书之中寻找各种祭法。”

    上苍之力,缔造一切,整个世界,日月星辰,大地山河,都是这股不可思议的伟岸神力所缔造的,那还有什么不可能?

    礼仪祭祀,在皇子学问中也有科目。国之大事,唯祭与戎。上古的各种祭祀礼仪古尘沙也学习过。

    祭祀获得力量不过是最初手段,如果掌握了适当祭法,那简直心想事成。

    史书上有记载,有人祭祀鬼神,获得金银的。甚至还有祭祀魔头,获得美女。

    千奇百怪,无所不有。

    那些都是不上台面的淫祀尚且如此神妙,更何况祭天?

    淫祀往往都没有好结果,被魔神所制,历史上借助巫蛊淫祀成事的几乎没有,都下场凄惨。

    正祀并没那些弊端,堂堂正正,杀猛兽祭天以安万民,效仿古天子道德,乃是人之正道。

    而淫祀都是用什么童男童女之类的残忍手段。

    其次是用三牲六畜。

    但古尘沙觉得皆不可取,三牲六畜被人类驯养多年,有甚大功劳,祭祀它们于心何忍?比如牛任劳任怨,耕田犁地,死了还要被吃肉,如果还要祭祀它们,拿它们魂魄做交易,和邪魔又有什么分别?

    至于猛兽性恶,吞噬人类,却就不同。

    “仁义礼法,讲究的就是一个秩序,何为秩序?以德报德,以怨报怨,恩怨分明,有善就赏,有恶就罚,法理森严。”古尘沙思考祭祀之礼,颇有心得,似乎心灵都活泼泼起来,这等参悟,对武功也大有裨益。

    一晃三月过去。

    古尘沙在山林中练拳。

    “黑虎掏心!”

    拳出如风,他打的是最普通招式。

    反反复复练习,他心思空灵,渐渐能化腐朽为神奇。

    黑虎掏心是最朴实的招数,却也蕴含很多变化,重点就是在“掏”字上面。

    有“虚掏”“实掏”“横掏”“竖掏”“上掏”“下掏”“阴掏”“阳掏”。

    打出这招来,轻重自如,虚虚实实,阴阳流转,才是出神入化的境界,也可以称得上武学大师。

    古尘沙原来不过是初窥门径,得了熊狼大力,就登堂入室,成了武士。

    眼下经过三月苦练,终于把力量熟悉。

    他连续飞跃,隐约踏进凡境三重“出神入化”,成为武学大师。

    ...............................................................................

    {我现在只想安静写书,大家不用忙着耗费钱打赏,以后字数多了,真觉得书还不错,可以作为茶余饭后的消遣打发时间,再打赏也不迟。另外,我会不定时在微信公众号和微博上发些关于书,还有自己的情况,大家感兴趣也可去关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