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玄界之门 > 正文 第四十七章 狰目显现
    “妙音宗的确很少收男子的,不过若是有宗内先天以上前辈介绍的话,应该问题不大吧。”少女眨了眨的说道。

    “这点我倒不是很清楚。也许这位妙音宗前辈觉得我更适合玄武宗吧。对了,听你口气似乎对宗门事情比较了解啊。”石牧听了心中微微一动,表面不动声色的问道。

    “我们韩家祖上曾是玄武宗的一名外门弟子,后来因为意外才重返俗世建立自己家族的。能在这里的,大多都和玄武宗有着或多或少的渊源。对了,你叫石牧吧,我叫韩湘绣。”

    少女冲石牧嫣然一笑,虽然年纪尚幼,但双胸凸鼓,身子已经育极好,一举一动间竟带有了一丝诱人的风情,早引得一些少男偷窥不已。

    如今见到韩湘绣和石牧相谈甚欢样子,当即就有几双不善目光落在了石牧身上,甚至要不是石牧身材异常高大,跨刀背弓,一看不好惹的模样,恐怕还会有人立刻过来主动找麻烦。

    石牧应付了眼前少女几句后,就主动闭目的养精蓄锐起来。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

    船舱中的一干少男少女在失去了新鲜感后,开始感到有些枯燥疲惫,渐渐失去了说话的兴趣。

    不少人也学石牧这般,在船舱中打坐养神起来。

    期间,有几名灰衣人送来一桌热情腾腾的饭菜,看起来极为鲜美,让众人上前分食了一顿。

    石牧并未上前,反而只是默默从怀中掏出了两块有些硬的馒头,慢慢咀嚼的吞咽了下去。

    他这般举动,自然引起不少的诧异目光。

    石牧自然没有解释的兴趣,但此举却更让韩湘绣对其更加好奇了,又频频向其询问一些事情。

    石牧只能有一句没一句的应对一二。

    一炷香后,整个下层各个房间中传出了酣然大睡的声音,所有的少男少女全都躺在原来位置上进入了梦乡。

    这时,那几名灰衣人再次进入房间内,将所有碗筷收拾了一番后,就沉默的退了出去,并用一把铁锁将房门顺手锁上了。

    石牧所在的房间中,原本躺在地上不动的某人,忽然缓缓坐起身来,抬看了看紧闭的房门后,脸色十分阴沉,却蓦然问道:

    “在下马飞云,还有谁保持清醒的,全都起来吧,不用再装了。”

    “我没吃那些食物。”

    “我一早就看出这些接引之人不对了,和我家中长辈所说的可不太一样。”

    “哼,我虽然吃了,但区区一些迷药又怎能奈何我。”

    原本躺了一地的人中,竟有两男一女接连坐直了身子,出声回应道。

    其中的女子赫然就是韩湘绣。

    至于石牧一直靠着船舱而坐,这时只不过再次睁开了亮的双目,也是唯一没有说话回应之人。

    第一个起来的少年,生的皮肤白皙剑眉朗目,只是带过敌意的扫了石牧一眼后,就冲其他人低声说道:

    “这些人并不是玄武宗的接引使者,我们若是跟他们一直走下去话,多半凶多吉少。现在他将我们全都迷倒了,想必应该放松了警戒,也是我们现在唯一的脱身机会。我准备马上离此船,你们可愿意一同行动?”

    “的确,既然上面之人不是玄武宗的人,那想必就是玄武宗的对头了,以我等出身的确及早脱身为妙。我没有意见。”韩湘绣第一个点头答应道。

    其他两名少年,一个阔口卷,一个长披肩,全都神色凝重,闻言同样点点头。

    “石大哥,你也一起行动吧。”韩湘绣则冲石牧这般问道。

    “没有这个必要,我觉得待在这里挺好的。另外奉劝你们一句,此刻别做小动作的为妙。”石牧目光一闪,面无表情的说道。

    “石大哥莫非现了什么?”韩湘绣闻言,面容一白,急忙问道。

    其他两名少年也脸色微变,同样露出了迟疑的神色。

    石牧摇摇头,根本不愿再多说什么了。

    “哼,胆小鬼一个。你们若是不愿走的话,那全都留在这里好了。韩家妹子,我们一起走吧。”马飞云对石牧不屑一顾,却对韩湘绣和颜悦色说道。

    “马大哥,要不还是看看情形再说吧。”韩湘绣想了想后,勉强一笑的回道。

    “既然这样,等我先出去后,妹子你再跟着离开吧。”马飞云脸色微变,有些怒容浮现,但再一看其他两人也得默不作声后,只能一跺足的说道。

    随后他单手往袖中一掏,竟摸出一把银色手柄的锋利匕,直接往身下木板狠狠一扎而去。

    “砰”的一声。

    匕锋利刃尖扎在了船板上,出金属相碰的刺耳声音。

    马飞云一惊,急忙用匕在所扎之处刮弄了几下,结果露出淡黑色的金属光泽。

    “这是铁木,还是东海铁荆岛特有的百年铁木。”

    马飞云倒吸一口凉气,表情顿时变得精彩万分起来。随之用匕在房间地面其他地方狂砍个不停,结果无一例外,全都出金属相碰的声音来。

    “不用再试探了,此船通体都是用百年铁木制成的,你就算将整间屋子都扎了个遍,也找不出来一条缝隙的。”就在这时,房间外传来一声冷冷的声音。

    众人一惊,这才现大门不知何时已经打开,蓝衣大汉正双手抱臂的站在那里,看向马凤云的目光仿佛在看一个死人一般。

    “前辈,我……”马飞云大惊失色,急忙将匕往身后一藏,就起身想要分辨些什么。

    蓝衣大汉却不由分说的抬手一掌,冲马飞云虚空一拍去。

    “砰”的一声。

    马飞云一声惨叫,整个人倒飞而出,重重撞在了身后墙壁上,口鼻喷血,胸脯凹陷进去一大块,明显无法活下去了。

    “我早就说过,凡是违抗命令的都要受到惩罚!来人,将尸体拉出来,抛到江中喂鱼去。”蓝衣大汉将手臂放下,;冷酷的一声吩咐。

    从外面立刻走进来两名灰衣人,一前一后的将奄奄一息的马飞云抬了出去。

    蓝衣大汉再用阴狠目光打量了石牧等清醒着的四人一眼后,就嘿嘿一声的转身离开了。

    房门再次从外面被紧紧锁上了。

    石牧等四人均都脸色难看之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