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玄界之门 > 正文 第三十五章 密林追逐
    一干吴家骑士片刻后,就冲到了树林边上。

    为一名长着三角眼的中年男子,手中托着一个檀木盒子,里面装着一只天牛般的粉红色虫子,正不停震动翅膀低鸣着。

    “他们果然跑到了这里。”人群一分,从后面走出一名四十来岁的锦袍男子。打量了被遗弃在当场的灰色马车和两匹黑马后,冷笑的说了一句。

    正是吴家老三吴童。

    “既然这样,还等什么,我们快追,一定不能让他们跑掉了。”锦袍男子身后的骄横少年闻言,大喜说道。

    “嘿嘿,不急,他们两个在车上呆了这般久,同样传染了上来千里香的气息,起码能维持整整一个晚上。如此长时间,还怕抓不住区区一名武徒吗!你们两个留下来和骅儿照看马匹,其他人随我进去。”吴童嘿嘿一声后,冲两名手下一指的吩咐道。

    那两人闻言,立刻躬身答应一声。

    其他人则抽出各种兵刃,一窝蜂的跟着手托木盒男子直扑树林之中。

    这些骑士虽然全都只是武徒,但个个身法灵活,显然都有一身不错的武技在身。

    吴童再叮嘱了骄横少年几句后,才不慌不忙的也走入了黑暗之中。

    ……

    半个时辰后,树林深处。

    石牧横抱着少女仍在林中奔跑着,外面衣衫早已被树枝藤蔓刮的破破烂烂,甚至还在胳膊和双腿上留下密密麻麻血痕。

    石牧对此根本不管不顾,反而每跑出一段距离,就骤然一个拐弯,朝其他方向奔去。

    少女将大半身躯卷缩在石牧怀中,两手搂着少年脖颈,脸庞微红的一言不。

    在朦胧夜色中,二者如此亲昵接触下,少女软绵绵身躯和传出的淡淡香气,都散出一种说不出的诱惑之力。

    不过这时的石牧,却根本顾不上眼前的香艳,只是依仗自己过人目力,拼命寻找一些好走地方,身形仿若豹子般穿梭不定。

    忽然,他身形一个转动,躲在了一颗大树身后,深深呼吸一口气后,就头颅微偏的倾听着什么。

    钟秀在其怀中抬起螓,双眸微微光的盯着石牧凝重异常的脸庞,一时间似乎有些痴了。

    结果仅仅一小会儿工夫后,后面就传来了一些嘈杂的脚步声,甚至其中还隐约夹带了一些低低的喝骂声。

    石牧脸色一变,二话不说的一个转身,再次抱着少女狂奔起来。

    “果然如此。他们应该有某种特殊的追踪之法,否则在这树林中不可能每次都这般准确的追上我们的。石大哥,放下我自己逃命去吧。没有了我拖累,你说不定还有机会逃走的。”钟秀听到这些声音,蓦然清醒了过来,用低低声音说道。

    “钟姑娘,这些话不用说了。石牧虽然不是英雄好汉,但也绝做不出就将妇孺抛弃的事情。况且钟大叔临终前,可是亲口将你托付给了我。”石牧毫不犹豫的回道。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以我的力量和体力,抱着你并不算是多大的负担,即使再跑上一整夜也毫无问题的。我倒是看看,这些追兵是否也能有如此体力一直跟下来。”石牧竟然十分镇定的说道。

    “好的,我不再说了,大不了小妹和石大哥同生共死就是了。”

    少女闻听此言,看着石牧脸庞的美眸微微闪动了几下后,蓦然柔声说道,搂着其脖颈的双臂顿时有紧了几分。

    石牧这时却顾不得听怀中女子所说言语,正在奔跑的脚步,突然嘎然停了下来。

    前方树木一下变得稀疏起来,隐约能看到更远处的大片草地。

    他一番奔跑下,竟冲到了树林边缘处了。

    这时再要改变方向,显然已经来不及了。

    钟秀看到此幕,心中却出奇平静,竟没有丝毫的害怕之意

    “看来这次不动手是不行了。钟姑娘,你先抓紧我!”

    石牧脸色阴沉的低声冲怀中少女说了一句。,

    “嗯”

    少女用软糯的鼻音回应了一声。

    石牧随之身形一动,冲到了一颗大树下,双臂一抖,猿猴般带着少女飞快爬到了三四丈高的某个树杈处

    他让少女紧紧抱住树枝后,飞快吩咐道:

    “你在这里等我,我若能杀退了追兵,自然会来接你的。”

    一说完这话,石牧“嗖“的一声,从树上直接跳了下来,反身向先前出来的树林深处冲了过去。

    树杈上的钟秀,大半娇躯靠着树枝,怔怔的望着远处石牧消失之处,脸色异常苍白,额头上的青色胎记在夜色中显得若有若无,给人一种难以明言的娇美之感。

    ……

    石牧只是向后冲出了一大段距离后,双目一眯,猛然间半跪在一片高大灌木从后,手臂反手一抓,将背后紫色巨弓稳稳摘了下来。

    前方数百丈外处,有十余个人影正向他所在位置跑来。

    这些吴家骑士自然绝对想不到,如此漆黑夜晚有人竟能在数百丈外就将他们情形看的一清二楚,反而正拼命的向这边靠近而来。

    经过在树林中一个多时辰的穷追不放,这些吴家骑士大部分人也和石牧一般狼狈不堪,衣衫不整,有些人甚至都开始气喘吁吁了。

    石牧看到这里,心中暗叹十分可惜。

    要不是被追到了树林边缘处,他只要再多跑不大一会儿,想来就可以把大部分追兵给甩掉了。

    他心中如此想着,手中却“唰”的一声,从背上皮囊中抽出了一根长长羽箭,十分熟练的搭在了弓上。

    “闻香虫又有激烈反应了,他们就在前面不远处了。”片刻后,有人惊呼一声,原本正狂奔中的吴家其实,顿时脚步为之一缓。

    但就在另一个有些不满的话语声响了起来:

    “又有反应了?胡老二,闻香虫是不是出错了。怎么每一次说那小子在前面,我们追过去都不见人影。再这样跑下去,我怕兄弟们支撑不下去了。”

    “哼,就算我们都出错,闻香虫也不会有错的。前面之所以一直没有追上那小子,是因为他太滑溜了,你们动作也太慢了。不过看样子,这一次他应该也跑不动了,你们尽管上去拿人就是了。最好在童爷过来前,就将事情办妥了。否则这一次追了这般久,恐怕童爷会火的。”托着木盒的三角眼男子,不客气的回道。

    汗,忘语感冒越严重了,嗓子也肿了起来,今天也只能一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