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玄界之门 > 正文 第二十七章 梦猿
    一个月时间,转眼而过。

    开元武院终于传出了即将举行入学测试的消息,地点就在丰城东郊三十里外的广陵谷。

    一时间,开元府所辖四州武徒全都闻风而动,或骑马,或乘舟,全都朝丰城蜂拥而来。

    这时,丰城太守也颁布了十分严格的戒严令,在武院测试前后三个月期间,禁制所有武者在城中闹事,轻者重甲枷加身,重者当场击毙。

    丰城大小街头,则开始出现成群结队的披甲军卒,一个个持枪背弓,好不威风。

    各大世家大小帮会,也对族中弟子帮众成员严加约束起来,禁制在此期间去招惹外地而来的各处武者。

    住在城郊的石牧,这一个月却呆在庄园中未曾离开半步,只是自顾自的白天练习刀法拳脚,晚上则蒙头大睡不起,仿佛真将开元武院测试之事彻底忘掉了一般。

    ……

    一只看似年幼的白色猿猴和其他十几只灰色猿猴,在数个山头间不停跳跃嬉戏,追逐。

    直到日落西山,其他猿猴才筋疲力尽的纷纷进入某个巨大石洞中休息入睡起来。

    只有白色猿猴显得精力十足,仍然滞留在石洞外,并三下五除二的爬上某个山头高处的一颗大树上,然后用尾巴缠住枝条,蹲在枝头上仰望着天空中的一轮银月,一动不动起来。.

    惊人的一幕出现了。

    白色猿猴才不过在大树上蹲坐片刻时间,在月光笼罩下的天空中忽然浮现点点白光来,并且越来越多,仿佛萤火虫般的在空中闪动不定。

    白猿眨了眨眼睛,原本黑白分明的眼珠,竟然瞬间化为了金色,看起来无比诡异。

    “噗”的一声。

    密密麻麻的白色光点无风自动起来,潮水般投向了下方,纷纷没入了猿猴的金色双瞳中。

    一股说不出的舒泰感觉顿时遍布白猿全身,让其高兴的一裂大嘴,情不自禁的手舞足蹈起来……

    “砰”的一声。

    石牧蓦然从木床上坐了起来,浑身上下大汗淋淋,湿透了整个衣襟,脸色却苍白异常,竟仿佛刚刚做过剧烈运动一般。

    “第七次了!这梦到底是什么回事?一连七天,竟然每天都做同样的梦,这也未免太邪门了!”

    石牧抹了一把额头汗珠,双目有些无神,口中喃喃自语了几声。

    刚才的怪梦,他自从七天前就开始做了,而且每晚都做同样的梦。

    在梦里,他会化身成一头白猿在山林间跳跃,和其他猿猴戏耍,隐约是整个猿群的领。

    不过前面六天梦里,他只做到和其他猿猴一起进入山洞中栖息,就蓦然中断的醒来了,而不像刚才梦里那般留在了山洞外,并爬上枝头,生了后面诡异的一幕。

    “这怎么回事,难道是那被检测出的石猴血脉在作祟,毕竟梦到的是一头猿猴。不过以前为何从未生过此种事情,莫非还和不久前领悟的气感有关?”

    石牧脸色阴晴不定的思量起来。

    他无意中一抬头,忽然现原本紧闭的纸糊窗户,竟然不知何时被风吹开,从窗外撒入一片淡淡月光,正好将其所在大床笼罩住了大半。

    石牧神色一动,几乎第一时间就联想到了梦中看到的月亮。

    下一刻,他从床上下来,几步走到木门处,一推而开,大步而出。

    卧室外面的小院中,赫然一片通彻明亮。

    石牧一抬头,就见黑乎乎天空中有一轮皎洁弯月,散着淡淡的白光,显得异常安静圣洁。

    他盯着空中弯月足足一盏茶工夫,才眉头一皱的重新低下头来,目光在小院中四下扫了一下。

    只见院落角落处,有一颗有些半枯的老树,五六丈之高,但上面树叶稀稀拉拉,似乎已经奄奄一息了。

    石牧双目一眯,仔仔细细看了枯树一会儿后,冥冥中脑中灵光一闪,突然走了过去、

    他手臂一抱粗大树干,三五下的爬到了树顶出,然后双足牢牢踩在一条粗大树枝上,身躯微微下蹲,再一个抬仰望天空,姿势竟和梦中的那头白猿一般无二。

    不知是否错觉!

    这个角度看过去,石牧第一时间感觉空中高挂的月亮似乎大了几分,也更加明亮了一些。

    不过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仍然丝毫事情没有生。

    少年一咧嘴,自嘲的苦笑了一下。

    他还真够犯浑的,大半夜不睡觉,反爬到树上去学梦中一个畜生的举动。

    这要让庄园中其他人看到,恐怕会以为他这位石少爷神经不太正常的。

    石牧心中这样想着,就要微微摇摇头的从树枝上跳下。

    但就在他身子刚刚要一动时候,忽然脑中“轰”的一声,整个人瞬间僵硬在枝头上一动不动起来,头颅仍然保持着仰望月的诡异姿势。

    石牧觉得自己真有些疯了!

    他竟然再次进入到先前的梦境之中,正重新化身为那头白色猿猴,瞪大双眼的拼命吸纳着从高空雨点般落下的点点光点,让双目瞳孔处变得炙热难耐,浑身却舒泰无比。

    和原先梦境不同的时,这时的他虽然化身白猿之躯,但偏偏意识十分清醒,很清楚自己是在梦中。

    更让石牧寒气大冒的是,任凭他如何动用力气,都无法让白猿肢体动上半分,就仿佛其意识反被活生生困在这猿猴身躯中一般。

    石牧纵然心中惊惧无比,但也只能束手无策的任凭白猿这般不动的蹲在枝头上。

    这一等,也不知过了多久后,白猿身躯一动,他忽然能操控白猿之身了。

    石牧大喜,还未来及再用白猿之身做些什么动作,脑海中就又一声“轰鸣”让其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

    下一刻,石牧再睁开双目之后,整个人呆若木鸡起来。

    他赫然还蹲在枝头上,抬仰着天空。

    只是这时的他,身体已经换成了原本的人类身躯,身上衣衫更是湿漉漉的满是露水,同时仰望的天空微微白,原本高高挂起月亮已经有些模糊不清的消散了大半。

    求推荐票,忘语正在码第二章。若是十一点前无法更新,大家就无需再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