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悠闲 > 第六十二章 不可预知的未来
    叶雷阳从来都不觉得自己是好人,上辈子他看过了太多新闻,再加上亲身经历过某些事情,让他知道一个烂好人是多么的可悲,所以这辈子当确定自己有机会重新来过的时候,叶雷阳就告诉自己,无论如何都不能成为那种被人卖了还在笑呵呵帮人数钱的好人。

    记忆这东西有时候特别的有意思,人们如果实际身临其境的时候,几乎不曾意识到那片风景,不曾觉得它有什么特别撩人情怀的地方,更没有想到故地重游会让人怀念。

    就好像上辈子的叶雷阳,对于曾经的他而言,风景那玩意是无所谓的。那时候偶尔从京城千里迢迢的回到北海,心里面想的,也仅仅是自己,偶尔会关注身边经过的漂亮姑娘。或者说,那时候的人大概都差不多,不管目睹什么,感受什么又或者去思考什么,最终都会像回旋镖一样,转到自己的身上来。

    跟着母亲走在北海最繁华的百货大楼里面,叶雷阳的思绪很有趣,打量着上辈子自己甚至没有来得及去仔细记忆,不久之后就被拆掉的建筑,叶雷阳忽然指着百花大楼对面的一栋建筑说:“妈,你说,那里要是建一个超市会是什么样?”

    王媛一愣神,看了一眼那地方,摇摇头瞪了儿子一眼:“傻孩子,瞎说什么呢,那可是市政府,能随便拆么?”

    叶雷阳耸耸肩,他总不能告诉老妈,四年之后,北海的市政府真的搬迁了,而且还是搬迁到北海西郊距离自家更近的地方,由此也拉开了北海房地产开发的大幕,十年左右的时间,到了2014年的时候,整个北海已经完成了从一座北方常见的落后小城向钢铁丛林密布高楼林立的现代化城市的蜕变。

    社会在发展,时代在进步,在历史的大潮当中,每一个人都显得那么渺小,自然每一个人的命运也都看起来毫不起眼。而叶雷阳要做的,就是在这其中,悄无声息的改变自己的命运,让自己在意的人,过的更好一点。

    短短的几天假期很快就过去了,叶雷阳独自一人踏上开往省城的列车,父母开分店的事情最终还是没有定下来,不过父亲偷偷跟叶雷阳说了,他跟三舅正在考察学校附近的地形,他们俩打算弄个网吧试试水。

    说实话,当叶雷阳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都被吓了一跳,他是真没想到父亲和三舅胆子居然这么大,竟然想要开网吧,毕竟跟饭店投资几万块钱就能做起来不一样,开网吧在这时候起码投资得超过十万,等于是把所有家底全都砸进去,什么时候自家老爸这么有魄力了?

    不过就算叶雷阳也得承认,老爸的想法虽然有些冒险,但却绝对是一个好思路。跟后世遍地网吧不同,2001年在北方尤其是北海这种地方,网吧并不是一个普遍存在的事物。确切的说,这时候开网吧是个新鲜事,要冒很大的风险,但也存在很大的机遇,毕竟随着网络逐渐走进人们的生活,上网的人也越来越多,竞争对手自然肯定也会越来越多。只有在最开始加入进去的那批人才能够真正获得足够多的利润,后来者所面临的竞争激烈程度,绝对超乎常人想象。

    记忆当中,那时候上网要三四块一小时,可依然人满为患,叶雷阳那时候最羡慕的职业是网管,原因很简单,网管可以免费上网。

    不过即便如此,叶雷阳也没有对父亲的话表露出太多的赞同之意,毕竟自己在他眼中还是个孩子,纵然有所成就,可是叶雷阳并不想让父亲觉得自己太过妖孽,只是有意无意的告诉父亲,自己身边的好多同学有事儿没事儿就往网吧里面钻。

    有时候,做成一件事并不需要专门去推动,只需要在上面加一根稻草,说不定就能够解决很多问题。

    回到学校的叶雷阳发现,自己在班级乃至整个专业的地位似乎提高了不少,最起码走在校园里,偶尔会有人跟自己打招呼了。毕竟虽然自己没有刻意出头,但那天在宿舍楼门口发生的事情还是被很多学生口口相传所知晓,大学就是这个样子,话题人物总是会成为许多人的焦点,有人唏嘘,有人赞叹,而作为外国语学院新生当中的后起之秀,叶雷阳也进入了人们的视野。

    “听说蒋智家里资产上亿呢,别看这家伙低调,真要是比起来,好像跟叶枫家也差不了多少。据说这家伙高中时候就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没想到居然一点富二代的架子都没有,上次在水房我们班一个哥们水壶洒了烫到他,人家也没生气。”

    “可不是,那叶雷阳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开学第一天就跟班导对着干,后来听说院长都过去了,结果人家什么事儿都没有,照样逍遥的很。对了,他们班导可不是一般人,听说在历史学院那边是可以横着走的。”

    “真的啊,那叶雷阳可够牛逼的了!”

    诸如这种传言如同沉淀过许久的老酒,渐渐在诸多宿舍楼和教室的八卦谈话当中出现。叶雷阳也渐渐发现,不时有人对着自己指指点点。他自己也有点哭笑不得,上辈子他大学前两年属于那种羡慕别人的存在,后来因为父母的事情,也没心思去顾及其他,怎么都没想到,自己这辈子竟然成了别人口中的谈资。

    唐欣依然是那样的存在,如同一朵高傲冷眼的雪莲花,孤独的生长在山巅之间。在英语三班同样如此,除了有限的几个朋友能够跟她说上话,大部分时间里,唐欣就那么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遗世独立。

    但不知道为什么,叶雷阳总是觉得,每当唐欣看到自己的时候,似乎与从前不太一样,目光当中好像带着一点温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叶雷阳很喜欢这种淡淡的感觉,如同陈年老酒,虽然并没有浓郁的香气,但却回味悠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