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悠闲 > 第六十一章 生活
    夕阳的余晖透过火车的窗户照在唐欣的脸上,她的脸没有转过来,即便叶雷阳的手片刻之后就收了回来,那一刻叶雷阳觉得自己仿佛穿越了数十年时光的界限。

    火车终于停了下来,然后传来周围人悉悉索索站起身拿东西的声音,还有列车员宣布火车到站的声音。

    “下车吧。”唐欣站起身嫣然一笑,起身去拿自己的东西。

    叶雷阳默默的跟在她的身后,拎包,下车。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离开火车站,然后叶雷阳目送唐欣上了公交车。

    直到公交车的影子消失在自己的视线当中,叶雷阳才忍不住摇头苦笑了起来,怎么都没想到,自己刚刚居然鬼迷心窍做出那样的举动来,如果被熟悉的人看到,恐怕自己要成为外国语学院众多男生的公敌了。

    他并不知道,在身后的不远处,有个人正用无比怨毒的眼神盯着自己。

    如果眼神能够杀死一个人,邵帅相信此时的叶雷阳早已经被自己万箭穿心杀掉了。就在刚刚的一瞬间,他无意当中看到的那一幕,仿佛噩梦一样让邵帅忽然觉得,自己如果之前还只是讨厌叶雷阳的话,那么现在已经达到想要诅咒他立刻死掉的地步。

    唐欣是很多人眼中的女神,从高中到大学,无数身边的异性渴望着能够抱得美人归,哪怕得不到,成为朋友也是好的。就好像邵帅,在确定自己没有可能赢得唐欣的芳心之后,他悄无声息的借着同学的名义,俨然成了唐欣的朋友。

    当然,前提是唐欣没有男朋友。

    然而这一刻,邵帅觉得自己心中最美好的那一块地方被亵渎了,不管是曾经记忆当中的美丽少女,还是未来畅想的某个场景,在此时仿佛都面临着岌岌可危的边缘。

    所以在一瞬间,邵帅就把叶雷阳从讨厌的人变成了痛恨的家伙。

    叶雷阳当然不知道自己的某个冲动行为让自己多了一个敌人,不过就算他知道了,恐怕也不会在意邵帅的敌视,毕竟对叶雷阳而言,一个二十岁年轻人因为感情而产生的怨恨,远远还没有能够让他重视到需要防备的地步。

    正所谓近乡情怯,对叶雷阳而言,他珍惜这辈子每一分跟父母相处的时间,挥别了跟唐欣分开的惆怅,他现在更想早点回到家里,吃上老妈做的饭菜。

    “开分店?”王媛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的儿子,最近几个月饭店的生意特别好,就像叶雷阳之前说的,这个年代学生的钱是最容易赚的,只要用心经营,学校附近的生意就没有不好的。开业不到四个月的时间,之前投入的本金全都赚回来不说,已经开始盈利了。

    “儿子,你咋想的?现在开分店是不是有点早啊。”也许是因为叶雷阳已经上大学的缘故,王媛感觉儿子更成熟了,所以也就没有像从前那样把儿子的话当中耳旁风,而是很郑重的思考了叶雷阳的话,然后摇摇头问道。

    叶雷阳耸耸肩,让自己看起来说起这件事仿佛更像是随口一提的样子:“我就是随便说说啊,我们学校附近的一家饭店就是这样啊,市里开了一家,然后在我们学校江北校区又开了一家,据说生意不错。”

    “说起来,你这个想法倒是不错,咱们家饭店这么红火,要是能开成连锁的,收入起码能翻一倍!”叶爱国走进来,笑着对儿子说道。

    “你懂什么,开分店还得投钱进去!”王媛眉头皱了皱,瞪了一眼丈夫说道。她不是那种特别有野心的人,如今这家饭店已经足够让叶家过上小康的富足生活,在王媛看来已经足够用了,开分店是一件冒险的事情,尤其如今刚刚起步,贸然开分店的话,王媛觉得有些冒险。

    “这事儿是有点风险。”叶爱国想了想,也觉得妻子说的有道理,又看向叶雷阳:“阳阳,你就别操心这个了,好好上学,毕业了找个好工作。”

    在叶爱国这一辈人看来,做生意终究不是长久之计,找一份稳定的工作捧上铁饭碗才是真正能够长期保证生活稳定的事情。

    叶雷阳点点头,现在这个阶段他也只能答应着,父母估计不会想到未来十年间这个世界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如同自己也不会想到还有一天可以重新来过一样,未来这两个字,永远有着无法预知的特性。

    叶雷阳出这个主意也没有别的意思,后世自己并没有能力和机会为父母做什么,上大学的时候父母去世,后来等到自己工作了想要给他们买东西,却已经是子欲养而亲不在。当然,现在的叶雷阳也没有什么能力,不过好在他有超出常人许多的眼光,最起码,他能够在自己能力范围之内,帮助父母让这个家更加富足幸福一点。

    “对了,儿子,你那书的稿费又打过来三万,妈都给你存起来了。”这时候,王媛像是想到什么一样,对叶雷阳说道。

    《明朝那些事儿》卖的极好,毕竟这种新奇的写法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以章回体的笔法戏说历史,不夸张的说,叶雷阳如今也算是一颗冉冉升起的文坛新星,跟如今还在挣扎的网络文学相比,因为写的是历史,他反倒是更容易被主流文学界认可。

    对这个事情叶雷阳如今已经看的很淡了,文抄公这种事又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儿,赚一点生活的钱他已经很满足了。所以,在听到母亲的话之后,叶雷阳很平静的点点头:“行,您看着办好了,我还在读书,暂时也不打算再继续写其他的书。”

    这件事他考虑很久了,毕竟自己还年轻,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虽说出名要趁早,可自己绝对没有某小四那个厚脸皮,即便自己抄袭的原作者都不会起诉自己,可一想到是抄袭别人未来的作品,叶雷阳心里总有一点不舒服的,说到底,他骨子里还是个有底线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