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悠闲 > 第五十一章 大人物
    必须要说,美女的力量是无穷的,在美女的吸引之下,哪怕赵东健这样习惯害羞的家伙也主动去向一位学姐要了电话号码,虽然那位学姐委婉的拒绝了他,但赵东健依旧毫不气馁,送上一束鲜花之后如果中世纪的骑士一般转身离开,让那朵美丽的鲜花周围闺蜜们一阵感慨这学弟颇有几分豪侠之风。

    当然,这一切跟叶雷阳没关系,看着舞台上表演的唐欣,叶雷阳越发觉得,自己无论如何都要改变她的命运,她的生活应该更加美好,而不是最终香消玉殒。

    当然,在别人看来,叶雷阳却是领先一步,早已经对唐欣下手了的牲口,这让蒋智和赵东健回宿舍对他着实嘲笑了一番,说这家伙虚伪,明明嘴里说着对唐欣没兴趣,结果还没等学长学弟们下手,自己早已经下手约人了。

    对此叶雷阳也是没办法解释,他总不能说自己是为了让唐欣这朵美丽的鲜花未来不再凋零吧,那样的话,自己估计得被当做是疯子。

    必须要承认,叶雷阳那天的行为还是有一点效果的,叶枫对唐欣的追求之所以能够得到回应,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唐欣感觉孤独,毕竟她在大学虽然因为漂亮有很多人仰慕,但同样也因为漂亮,她根本没什么朋友,上辈子之所以叶枫能够跟唐欣保持那么久的关系,恐怕也是因为他是为数不多唐欣能够接受的朋友。

    而现在,叶雷阳的出现,恰到好处的弥补了唐欣内心的孤独,所以面对叶枫,唐欣更加冷淡了,甚至连校园漫步的事情,唐欣慢慢的也拒绝了叶枫。

    只不过令人奇怪的是,叶枫陈伟那伙人,并没有来找叶雷阳的麻烦。

    “老二,你说奇怪不奇怪,叶枫那群人,居然没来找老三麻烦。”某一天的下午,蒋智跟赵东健坐在宿舍闲聊。

    蒋智算是宿舍里交游最广的人,毕竟富二代的身份放在那里,再加上这家伙又加入了学生会,大小也是个干部,消息灵通的程度也比较高,所以有什么事情,叶雷阳和赵东健都是问他的。

    蒋智的眉头在听到赵东健的话之后皱了皱:“我也不清楚他们在打算着什么,我可是听说了,叶枫最近几次约唐欣,都被拒绝了。反倒是老三,前两天又跟唐欣一起吃了饭。”

    说完这番话,他们两个人忍不住不约而同的摇头苦笑,这事儿还真是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无数家境殷实在学校里面堪称校草男神的牲口在唐欣面前折戟沉沙,别说约会吃饭,哪怕是单独说几句话的机会都没有,结果自家宿舍看起来平凡无比的老三,却有事儿没事儿的跟女神吃饭聊天,真是让人不得不感慨命运果然是个神奇的东西。

    “管他呢,反正陈伟他们肯定是不敢来咱们系闹事打架的,怕什么?”蒋智看赵东健一直在为叶雷阳担心,想了想说道。

    赵东健一愣神:“怎么回事?我打听过,那帮人在咱们学院可是横行霸道惯了,万一冲到宿舍来,你说老三”

    蒋智嘿嘿一笑,摆摆手道:“我原本也担心这个事儿,后来就打听了一下。结果你猜怎么着,让我知道了一个事儿,只要咱们老三不给他们机会在学校外面被抓住,在学校里,没人敢拿英语系的人怎么着的。”

    赵东健眼前一亮:“你的意思是”

    蒋智低低的说道:“听说咱们大三有位学长,家里面老爷子是省里面的大人物,当初陈伟他们大一的时候有一次也是因为争风吃醋的事情来咱们英语系的宿舍把一个人给打了,结果那学长回头就找上他们。凡是进了英语系宿舍的,每个人四个巴掌,一个人不少!陈伟和叶枫都没跑掉,那学长当时撂下话了,以后谁敢在学校里动英语系的人,来一个他打一个,来两个打一双!”

    赵东健倒吸了一口冷气,在他的印象里,陈伟叶枫一伙已经是不能惹的厉害角色,可单枪匹马就能压制陈伟那伙人的存在,那得是什么样恐怖的人物?

    他们两个人聊天的内容,叶雷阳自然是不知道的,他的心思也没在那个上面。最近他虽然也听说一些关于自己的议论,但他并没有放在心上,在叶雷阳看来,陈伟和叶枫这群人的格局太小了。一个人站的位置决定了这个人的眼光,跟一群孩子较劲,叶雷阳实在没那个心情。

    滨州师大的校区很有意思,因为历史原因,最开始这里是没有那么多住宅区的,只不过后来随着学校越来越兴旺发达,周围的住宅区也多了起来,再加上饭店旅馆之类的地方,叶雷阳终于无奈的发现,自己似乎迷路了。

    不过他并不着急,在叶雷阳的心里,周围那些充满着烟火气的建筑和人物,反倒是更让他有一种接地气的感觉,一两层的小楼,周围不时走过的人群,这种独特的新鲜感,已经是后世在大城市麻木的人心难以拥有的感触。

    不过这里问题自然也是有的,如同每个城市都有光鲜亮丽的一面,自然也有隐藏在背后的某些阴影,与某些特殊职业无关,主要都是打架斗殴之类的事。毕竟在学校里面打架一旦被发现,肯定要被处分,而在大街上打架,华夏暴力机关的恐怖,绝对是不是那些学生敢于尝试的。但在这种地方堵人,不管是被打的还是打人的,都不必担心会出什么问题。

    年少轻狂,纵然是天之骄子,也会有脾气火爆的时候,虽然是重点大学,但跟那些二流三流甚至野鸡大学比起来,滨州师大的暴力事件虽然不多,但也绝对不会太少,只不过暴露在阳光之下的不多而已。

    不管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叶雷阳面对这种事的时候,大多数都是敬而远之。上辈子是人类趋吉避凶自保的天性使然,而这辈子,对他来说,这纯粹就是小孩子吃饱了撑的没事做的无聊事情。

    不过眼前的这一幕,叶雷阳觉得自己没办法坐视不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