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悠闲 > 第三十九章 嘲讽者
    这个世界总有那么一些人,突如其来的出现在你的世界里,给你带来震撼,然后又默默的离开,再也消失不见。

    对今天来到钱玉家的很多人来说,叶雷阳就是那突然出现的怪异存在,他们这些人的家境都很好,所有人都看得出来,这个年纪跟大家差不多的男子家境肯定一般,尽管他的脸上挂着什么都不在乎的微笑,但一个人的衣着可以判断出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穿着李宁安踏的人,自然是比不过穿着阿迪耐克的,更不如穿着迪奥阿玛尼的。

    在这些年轻人的心里面,叶雷阳究竟怎么想的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在他们看来,叶雷阳分明是以为钱玉喜欢他,所以选择了表白,却被钱玉拒绝了。

    田文静此时很开心,虽然脸上的表情努力做出一副镇定的样子来,可嘴角的那一抹弧度却出卖了他的心情,在他看来叶雷阳就是那想吃天鹅肉的癞蛤蟆,不知道天高地厚妄图闯入不该进入的世界,殊不知就算他拥有一些特殊的技能,但是在钱玉面前,根本就没有用。

    一直到离开钱玉的家,所有人看向叶雷阳的眼神当中,基本上只有两种内涵在里面,一种是嘲讽他不自量力,另外一种则是同情。

    但对于叶雷阳而言,今天的一切并没有让他感觉特别难过,对他来说,这也许算得上是对于曾经的自己,最后一次告别吧。

    要知道每一个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有时候都会有一种对于过去的后悔和无奈,那时因为生活的重压,让人觉得如果有机会可以重来,也许就不会过的这么辛苦。

    在叶雷阳北漂的那些年,偶尔在冰冷的地下室里面,他靠在水泥墙壁上,也曾经想过,如果自己在少年的时候努力一点,如果自己在曾经的那一刻对某个人说出我喜欢你,那些曾经错过的人,曾经离开的人,会不会有机会让自己抓住他们的手?

    但很可惜,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开弓没有回头箭,既然选择了,那就只能默默的接受命运所给予的一切。

    所以,每一个人都不知道自己在人生岔路口如果选择相反那条路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

    曾经叶雷阳很好奇,自己如果在大学的时候跟一个女生表白,会是什么结果。那么今天,钱玉用沉默的回答告诉了叶雷阳答案:如果没有足够撑起两个人人生的力量,不要轻易的对一个人许下一生的诺言。

    虽然那个人并不是唐欣,但叶雷阳明白了,自己需要什么。

    这种情绪,一直持续到周一上课的时候,叶雷阳满脸的微笑,让周围的人都能够感觉的到,此时他的心情是多么的开心。

    不过很可惜,尽管叶雷阳不想声张,但老天爷似乎很喜欢跟他开玩笑,或者说,他老人家看到叶雷阳明明已经重新活了一回,却总是想要低调的生活很不开心,所以在最短的时间里,叶雷阳在钱玉家发生的事情,被人用一种极为普遍的八卦方式,迅速的在滨州师大传开了。

    甚至于就连某一次叶雷阳去图书馆借书的半路上,都有两个穿着打扮十分时尚的女生在叶雷阳的身后不时嘀嘀咕咕,耳朵尖的叶雷阳清楚的听到她们说的话:“诺,那就是英语系的叶雷阳,跟文学院钱院长的孙女表白被拒绝了”

    叶雷阳听到这里的时候,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自己这也算是另类的一种家喻户晓?

    就连在班级里面,叶雷阳也觉得,女生们看到自己的时候,都用一种近乎于怜悯的表情。特别是在几个英语班一起上大课的时候,大家纷纷用一种特别的同情的目光在自己和钱玉之间来回的穿梭。按照叶雷阳多年的人生阅历来判断,这些人应该是觉得自己领会错了钱玉的意思,以为人家喜欢自己,然后去表白,结果惨被拒绝这样的事情很值得同情。

    蒋智和赵东健倒是很够意思的没有在班级里说什么,甚至于在宿舍也怕叶雷阳难为情而故意不问这个事,反倒是邵帅某一天假模假样的走过来,对叶雷阳笑着说道:“老同学,听说你跟钱玉表白,被拒绝了?”

    叶雷阳没来得及说话,蒋智已经冷哼了一声站了起来:“怎么着,邵帅,你这话我听着有点酸溜溜的啊。”

    邵帅脸色一滞,他不敢跟蒋智对着干的,毕竟一方面蒋智是班长,另外一方面,蒋智的性格摆在那里,家境好,人缘好,口碑好,如果说叶雷阳在班级众人眼中是个特立独行的存在,那么蒋智在所有人看来,都觉得他似乎能跟学院里所有人说上话。这样的人,没有人愿意轻易去得罪他。

    象牙塔虽然是一片净土,那也仅仅相对于社会而言,实际上,这里也是一个浓缩了的社会。

    干笑了一声,邵帅看了一眼叶雷阳:“班长,我也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听别人说起这事儿,过来关心一下老同学。”

    蒋智冷冷的笑了起来:“是么,那我还真要替老三谢谢你了。”

    还没等邵帅开口说话,叶雷阳已经轻轻的拉住还要继续说什么的蒋智,摇摇头:“二哥,算了,没什么。”

    说完,叶雷阳看向邵帅,脸色很平静:“第一,我并没有对钱玉表白失败,我们两个人也谈不上什么表白之类的话。第二,你跟我之间,就算是老同学,似乎也谈不上什么交情,所以麻烦你以后离我远一点。最后,邵帅你最好别再来挑衅我,否则的话,我真的不敢保证,大学四年里我会不会对你做出什么事情来,毕竟是一个高中出来的,我不愿意收拾你,并不代表我不能收拾你!”

    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叶雷阳的脸色一点点的变得阴沉了起来,说到最后的时候,更是一字一句的仿佛带着一丝杀气。他毕竟是经历过生死的成年人,骨子里的气势要远远强于邵帅。

    那一刻,邵帅的脸色变得无比苍白,他能够感觉到,面前的叶雷阳,跟高中时候那个人畜无害的少年相比,就好像完全换了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