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悠闲 > 第三十七章 恰同学少年
    走进书房的叶雷阳,第一眼就被钱文华给看见了,老爷子很开心的从一群人当中走过来,拍了拍叶雷阳的肩膀,笑呵呵的说道:“小家伙,你总算舍得来见我了啊。”

    叶雷阳羞涩的笑了笑:“一直都不好意思打扰您。钱院长,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说着话,他把自己一直拎在手中的袋子递了过去:“这是我那本书第一次印刷的初稿,也不值什么钱,我签了名,您看看。”

    所有人都是一愣神,有几个年纪跟钱文华差不多的老爷子更是颇为意外的看了一眼叶雷阳。

    钱文华很开心的接过叶雷阳递来的袋子,看了看哈哈大笑起来:“不错,这个礼物老头子喜欢,难为你费心了。”

    叶雷阳露出一个恰到好处的羞涩微笑来,把一个年轻人被前辈赞扬而略带不好意思的情绪表现的淋漓尽致,随后开口说:“感谢钱老对我的看重,虽然不能成为您的学生,不过我还是愿意聆听您的教诲。”

    钱文华点点头:“不要这么客气,以后有什么事尽管来找我。”

    叶雷阳跟他寒暄了几句之后,这才退了出去。

    见他告辞,钱文华没多说什么,毕竟房间里都是一些上了年纪的老人家,让他一个年轻人陪着这群老头子留在这,倒是有点难为人了。

    “老钱,这是哪一家的弟子啊?”看着叶雷阳走出去,钱文华那群好友当中,有人笑着开口问道。他们都以为这是哪一位省内文学界大佬的弟子,今天被派来给钱文华祝寿。

    钱文华哈哈一笑,扬了扬自己手里面的书:“我可没有这样的好学生。人家是自学成才,你们几个老家伙,还别不服气,你们的咱们的晚辈里面,哪怕有人能有他一半的水准,我马上推荐他进作协。”

    所有人都是一怔,钱文华身为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来,足可见他对这个少年的看重,难道说,这年轻人真有什么不凡之处?

    房间里面的老人家们在议论着叶雷阳,而叶雷阳则已经来到了外面的沙发上,看到他被钱玉的父亲送出来,一群心里面早就满是疑惑的年轻人纷纷面面相觑,大家都很奇怪,为什么叶雷阳能够进钱家的书房,要知道他们也送了一点小礼物,都是由钱玉的父母或者钱玉收下的,就连田文静的礼物,也是钱玉的母亲收下。只有叶雷阳,竟然被带进了书房。

    钱玉看到父亲把叶雷阳送出来,就知道看样子爷爷应该是已经见到叶雷阳了,走到叶雷阳面前,低声说道:“谢谢了。”

    一直以来,她知道爷爷很想跟叶雷阳见个面,但碍于面子实在是不好开口,所以钱玉才主动接近叶雷阳,跟男女感情无关。说白了,她把叶雷阳当做礼物送给了爷爷,如今却是隐隐对叶雷阳有那么一点愧疚之意。

    毕竟活了几十岁,叶雷阳略微思考就明白了钱玉的意思,心里面并没有在意这个事情,反倒是笑了笑对钱玉点点头:“没关系。”

    他也不是傻子,自己在英语系属于那种最普通不过的学生,长的也不帅,学习成绩更谈不上学霸那种级别,又不像蒋智那样家境优渥,钱玉这样骄傲的女神级别的女孩子,如果不是为了让长辈开心,怎么可能关注自己呢。

    生活不是演戏,也不是喜剧,自己也没有男主角的待遇,虽然重新活了一回,但叶雷阳很清楚自己没有那种浑身一震王八之气四溢,周围无数女主小弟纳头便拜的气魄。

    所以围绕在自己身边的,如果不是可以交心的朋友,那就只能是别有所图之辈。

    他没有责怪钱玉的意思,人家也没有恶意,虽然利用了自己,也没对自己造成什么伤害。

    这就是生活,让人有点无奈,但却又那么的现实冷酷。

    丑小鸭之所以能够变成天鹅,不是因为有一颗骄傲的心,而是因为它本来就是一只美丽的天鹅,如果仅仅是一只鸭子,不管丑小鸭怎么努力,它永远变成不了天鹅。

    叶雷阳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他努力的利用着上天给自己创造的所有机遇,在自己没有真正可以飞上云霄之前,默默的吸收着一切可以吸收的营养,默默的等待着黎明的到来,等待着自己冲上天空,让所有人为之瞩目的那一刻。

    一群年轻人聚会,永远不会缺少的自然是欢乐,即便是在别人家做客,这些孩子也很快展露了欢快的一面,客厅中很快就响起一阵阵笑声。

    晚饭是在钱玉家吃的,钱文华的那些老朋友一个个的都已经告辞离开,他们的身份决定了不可能跟钱家这些小朋友吃饭,不过每一个人在离开的时候,都跟叶雷阳打了招呼,有一位据说是省电视台副台长的老者,更是拍着叶雷阳的肩膀笑着说希望有机会能让人采访他。

    叶雷阳哪敢答应这样的事情,微笑着感谢了老前辈的好意,却婉言谢绝,理由自然很简单,自己想过平静的大学生活,对于出名这种事兴趣不大。

    他这么做,反倒是让那位高看了一眼,毕竟做到那个位置的老人,自然是见识了无数一门心思想要往上爬不惜一切代价,甚至可以出卖自己灵魂的年轻人,所谓老而不死是为贼,同样的道理,人活的越久,见过的人也就越多,看人也就很少出错,像叶雷阳这种少年成名却甘心平凡的年轻人,真的已经不多见了。

    在那位老爷子眼中看来,这个年轻人,也许真的像钱文华所说的那样,是一个真正想要安安静静做学问的人。

    “小伙子,加油,我期待你能给咱们省的文坛,带来一点新的变化。”名叫段宏志的老者拍了拍叶雷阳的肩膀,这才转身出门。

    叶雷阳深吸了一口气,目送着老人离开。心中想着还好这些前辈都懂得分寸,跟自己说话的声音并不大,否则要是被周围的人听到,自己怕是又要出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