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悠闲 > 第二十章 抢人
    邵帅一直都觉得,这个世界上有一种行为叫做不知死活,而现在的叶雷阳在他看来,就是不知死活的典型,居然敢在开学第一天挑衅辅导员,真是自寻死路。

    他刚想要站起身斥责自己这位老同学,却被门口突然冲进来的人给吓了一大跳。

    一声大喝谁是叶雷阳然后冲进教室的人是一个年纪大约六七十岁的老者,满头银发穿着一阵这个时代并不多见的中山装。身材很高大,眼睛炯炯有神,手里面拿着一份名单,看样子应该是顺着这个名单找到这里的。

    “哪一个是叶雷阳?”老人进来之后压根没理董鹏程,而是直接对着教室里面的学生问。

    叶雷阳愣了愣,还没等他开口说话,董鹏程已经惊讶的开口问了一句:“爸,您怎么来了?”

    爸?

    教室里的学生们差点没喷血,就连叶雷阳也瞪大了眼睛,惊讶的扫视着这两个人,想不到这位居然是董导的父亲。

    “你闭嘴,我问你,哪个学生是叶雷阳?”老爷子似乎没有跟儿子打招呼的心情,摆摆手大声问道,丝毫没有打算给儿子留面子。

    董鹏程满脸尴尬,他知道自家老爹的脾气,一向都是如此风风火火。只不过没想到,他老人家居然是来找叶雷阳的,难道说这个姓叶的小子,还有什么背景不成?

    这时候,叶雷阳才有机会开口,举起手说:“那个,老爷子,我叫叶雷阳。”

    老人一愣神,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叶雷阳一番:“你是北海十一中的那个叶雷阳?”

    “是。”

    “那行了,就是你了。”老爷子二话不说,走上前一把抓住叶雷阳的手,朝着外面走去:“你跟我走吧。”

    董鹏程都已经晕了,这都什么事儿啊!

    还没等他开口说话呢,门口再次传来一个浑厚的声音:“好你个董大炮,董海!你这是彻底不要脸皮了是不是!”

    伴随着声音,急匆匆走进来一群人,为首的是一个带着眼镜的老人,年岁跟董海差不多大,只不过有些削瘦,原本满是书卷气的面容此时却是怒气冲冲。

    “呵呵,钱文华,你倒是反应挺快啊。”董海停住脚步,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自己多年的老友说道。

    “谢谢你的夸奖。”名叫钱文华的老人摆摆手让身后的众人停下,先是打量了一番被董海悄悄挡在身后的叶雷阳,这才冷笑着说:“看来,这就是那孩子了吧?”

    董海眼珠一转:“这是我一个亲戚家的孩子,怎么着,你有事儿?”

    “放屁!你把我当傻子呢?我可告诉你董大炮,这人我们文学院要了,你们历史学院要哪个学生自己选去,就他不行!”钱文华冷哼了一声情绪有些激动的说道。

    “董院长,钱院长,你们两位这是在干什么?有什么事情需要在我们外国语学院解决么?”

    这时候,一道温和的女声在教室门外响起。

    啊?

    整个教室瞬间陷入了一种极为古怪的氛围当中,所有人的目光一下子集中到了董海身后的叶雷阳身上。

    刚刚还被董鹏程大声呵斥的叶雷阳,竟然会被文学和历史两大学院的院长争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说,这家伙是什么大人物?

    董鹏程在钱文华出现的那一刻,就彻底晕了,钱文华自家老爹这位多年知己是个什么性格他太了解了。那可是在H省文坛跺跺脚颤三颤的人物,即便是校长也要礼让三分的存在。掌管文学院多年,一向都是横行霸道惯了的,这样的人居然跟老爸争起一个学生来了,这个叫叶雷阳的家伙,究竟干了什么?

    至于那个最后出现的人,他反倒是不觉得意外,毕竟如果历史和文学两大学院的院长都同时出现在外国语学院的新生教室当中了,那外国语学院的院长不出现才怪。

    “两位前辈,咱们是不是换个地方说话?”外国语学院的院长田芳是个女人,四十多岁的年纪,对董海和钱文华很是客气。

    两个老爷子不约而同的哼了一声,却谁也没有挪开自己的脚步,钱文华更是紧走几步,一把抓住了叶雷阳的另外一只胳膊。

    “走吧,咱们去我办公室谈。”田芳笑了笑,对董鹏程摆摆手:“小董你继续上课吧。”

    一大群人很快就消失在众人的视线当中,留下满脸涨红的董鹏程面对着一群脸色古怪的学生。

    而唐欣的目光,则随着叶雷阳的身影消失,带着一丝疑惑和担忧,她总觉得,自己这位老同学的身上,发生了某些自己所不了解的变化。

    外国语学院的大会议室里,文学院和历史学院的人马相对而坐,只不过两位院长大人眼中不时闪过的光芒让所有人都清楚,他们如今可不是在搞联欢会。

    “董院长,钱院长,两位都是我的前辈,能不能告诉我,今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田芳一脸无奈的看着董海和钱文华问,她今天原本正在开会,结果下面有人汇报说董海和钱文华带着一大群人到了自家学院,她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结果赶过去一看居然是两人在争一个学生,这让田芳百思不得其解。

    董海冷哼了一声:“我没什么好说的,这孩子是学历史的好苗子,不能毁在你们英语系,董鹏程那小混蛋不配教这孩子!”

    田芳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心道您这也够狠的,自己的亲儿子给贬的一文不值。

    钱文华一拍桌子:“瞎扯!学什么历史,二十岁不到就著书立说的孩子,明明就是我们文学界的人!董海你少误人子弟,我亲自带他,你信不信不出十年,我让他拿一个茅盾文学奖回来!”

    董海一听就急了:“钱老头你少吹大气,我告诉你,我”

    两个加在一起一百多岁的老人家眼看着又要吵起来,田芳有些头痛的揉了揉自己的头,心中一阵发苦。

    这时候,一个声音在会议室里面响起:“那个,是不是应该我说了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