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悠闲 > 第五章 家宴
    在父母的眼里面,儿女的前程无疑是一件比自己更重要的事情。所以当叶爱国跟王媛两口子听到儿子擅自更改了高考志愿的一瞬间,两个人再也没心思看什么电视剧,目光都集中在了叶雷阳的身上。

    “爸,妈,我知道你们是为了我好。”叶雷阳苦笑了起来:“可你们也要相信我啊,如果没有把握,我怎么敢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呢?”

    这是事实,如果不是因为知道自己上辈子估错了分数,叶雷阳无论如何也没有那个胆子修改自己的志愿。

    叶爱国脸上的表情一阵变化,他自然能够察觉到儿子似乎有那么一点跟从前不一样的地方,但从某些小细节上面来看,儿子应该是懂事了不少,可即便如此,对于叶雷阳擅自修改高考志愿的事情,他还是有些不能释怀。

    “阳阳,你跟爸说实话,到底为什么修改志愿,是不是你想要复读?”

    沉吟了片刻,叶爱国看着儿子问,他觉得叶雷阳有可能是想要复读,索性就填了一所肯定考不上的大学。

    王媛也点点头:“是啊,阳阳,你心里到底咋想的,跟爸爸妈妈说说。”

    两个人就这么一个儿子,虽说不能像那些大富大贵之家的孩子一样娇生惯养,但他们依旧努力给叶雷阳自己所能够给予的最好的一切。

    叶雷阳看着父母,嘴角露出一个微笑来,认真的说道:“我今天在学校重新估了分数,我发现有好几道题我记错了答案”

    “什么?”叶爱国脸色一变,惊讶的问:“你分数估错了?差了多少?”

    叶爱国虽然没上过大学,但起码读完了高中,他很清楚如果叶雷阳是真的,那可就是一件大事了,毕竟估分如果出了错,真的会影响到孩子报考志愿的。

    叶雷阳伸出手,比划了一下说道:“大概差了三十多分。”

    说完,他又补充了一下:“估少了三十分左右。我看了一下,应该够今年的一本线!”

    叶爱国和王媛都傻眼了,他们怎么都没想到,儿子居然会说出这么一个答案来,要知道一本线和二本线可是有很大不同的,都说一本看学校、二本看城市,由此可见两个层次的差距。重点大学的毕业生工作根本不用愁,而二本线学校的学生,则更多的要看运气了。如果叶雷阳能够考上一表的大学,那真就是不用未来发愁了。

    “儿,儿子,你不是骗妈吧?”王媛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有点不敢相信儿子的话。

    叶雷阳没说话,只是默默的看了一眼母亲,出人意料的抱了她一下:“妈,以后我会努力,再也不会让你跟我爸吃亏了,你们就等着享福吧。”

    “老叶,这”王媛有些手足无措的看着丈夫。

    叶爱国严肃的脸上终于露出一抹笑容来,轻轻的拍着叶雷阳的后背:“好孩子,懂事了就好。不管你能不能考上,爸和妈都不怪你。”

    叶雷阳没说话,有些事不需要说的太明白,事实是最好的证明。

    一家人开开心心的看着电视剧《将爱情进行到底》,叶雷阳望着上面某个面向憨厚的当红小生,心里面想着谁都不会知道这个家伙会演完郭靖演令狐冲,最后娶了某个歌坛天后做老婆,生了个女儿然后再次离婚。

    这就是重生者的优势,他可以居高临下的俯视这个时代的任何一个人一件事,清晰的知道未来的走向,然后选择自己的方向。

    第二天早上起床,吃着母亲做的鸡蛋羹,叶雷阳心情十分的不错,今天父亲在家看店,自己和母亲要去乡下的外公家给外婆过生日。

    叶雷阳的外婆家住在农村,从小他在五岁之前都是外公外婆带着的,跟两位老人的关系特别亲,外公外婆有四个子女,叶雷阳的母亲王媛是老大,叶雷阳还有三个舅舅。

    “阳阳来了,快让外婆看看,是不是又瘦了”

    一进门,叶雷阳就被满头白发的外婆拉在手里,心疼的说着。

    老儿子大孙子,老人的命根子,三个舅舅都生的是女儿,叶雷阳这个外孙就成了老人的心头肉,几天不见就惦记的不得了。

    “外公、外婆好。大舅、大舅妈好,二舅、二舅妈好。”叶雷阳挨个问着好,却惊讶的发现自己的三舅没在,不仅如此,连身为村里妇女主任的三舅妈也不在。

    “你三舅和三舅妈有事,一会儿过来。”外婆似乎知道叶雷阳的想法,笑着说道。说着摆摆手,对舅舅和舅妈们说道:“阳阳来了,你们快去做饭,我大孙子刚考完大学,肯定累坏了,我得给他补补”

    几个长辈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拿老人家是一点办法没有,农村就是这样,男孩子就是老一辈的心头肉,谁让自家生不出儿子来。

    陪着外公外婆聊了一会儿天,叶雷阳没有一点不耐烦。尽管外婆外公同一个问题问了好几遍,他依然很开心的陪着两位老人,要知道上辈子因为高考的事情,自己颓废了很久,结果等自己缓过神来的时候,两位老人已经一病不起了。如今有这个机会可以弥补,叶雷阳不介意多陪陪从小把自己带大的老人。

    “大姐来了啊,阳阳,看三舅给你带什么啦?”

    这时候,一个笑呵呵的声音从厨房门口传来,叶雷阳的三舅王海拎着两条鲤鱼走了进来。

    “老三,你又乱花钱。”叶母瞪了自家弟弟一眼,王海今年三十出头,从小就特别疼叶雷阳,听说外甥来了,就跑到渔村去买了儿子最爱吃的鲤鱼来。

    “哎呀,大姐你别管,我外甥来了,吃点鲤鱼怎么了。”王海笑呵呵的说着话,走到叶雷阳的身边拍了他一下:“臭小子,又长高了啊。”

    叶雷阳笑了起来,心中一动,忽然想到记忆当中曾经听母亲说过的一件往事,故作不经意的问了一句:“三舅,我舅妈呢,刚才听外公说,她好像最近很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