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悠闲 > 第二章 反击
    人一辈子当中,总会有那么几个损友的,也许平时吵吵闹闹,也许平时总是打架,但在最关键的时刻,有朋友的感觉,总是幸福的。这种感觉如果不是经历过一些事情,是无法去体会到的。

    看了一眼跟自己一起站在秦老师身边的男孩,虽然高高瘦瘦的看上去有些弱不禁风,但实际上却相当的强壮。

    叶雷阳依稀记得,当年自己在京城因为刚刚开始做编剧吃不上饭的时候,就是借住在这个名叫张野的家伙那里,足足混吃混喝呆了半年,那时候张野赚的也不多,虽然这家伙时不时的总是毒舌自己不要做编剧这个没钱途的职业,但却没有赶自己出去。

    上辈子,在叶雷阳见义勇为半年之前,张野出了车祸,当叶雷阳从老家赶到京城的时候,只能看着他冰冷的墓碑掉泪。

    此时此刻,见到老友的欢欣却被某人屡教不改的毒舌嘲讽给冲淡了不少,叶雷阳知道,这家伙不是看不起自己,只是单纯的认为自己不切实际好高骛远罢了,因为在这之前,叶雷阳在班级里的成绩可是中下游,当年高考分数出来的时候,惊掉眼珠子的可不止一个人。

    “你说你自己考多少分不知道么。还想着报师大,你这不是拿前途开玩笑么?”

    张野挑挑眉,看了一眼叶雷阳:“要我说,你跟我一样报商大算了,分数虽说不高,可起码毕业找工作也容易点。”

    “就他,还商大?我看他能上大学就该烧高香了。”

    这时候,一个挑衅的声音在几个人耳边响起。

    叶雷阳抬起头,就看到一张略带嚣张的脸出现在自己面前,梳着中分头,穿着一身耐克的衬衫,看起来很有几分校草的感觉。

    “邵帅你闭嘴!”张野的脸色一下子就难看了起来,在他看来,自己说叶雷阳可以,但并不代表他容忍旁人说自己的朋友。

    叶雷阳看了来人一眼,随即想了起来这人是谁。

    这家伙是当年,不对,是如今班里的学习委员邵帅,自己跟他谈不上什么恩怨,只不过是因为人家是班干部,而自己只不过是个普通学生,所以在身为干部子弟一向眼高于顶的邵帅眼中,一向都看不起没什么背景门路学习成绩又一般的叶雷阳。

    之所以叶雷阳对他记忆犹新的原因,是因为在不久之后,邵帅跟唐欣一起考入了滨州师大,并且听说邵帅追了唐欣四年,两个人最后有没有走在一起叶雷阳并不清楚,但从某些同学的口中得知,后来唐欣的死,邵帅脱不了干系。

    当然,现在的叶雷阳无话可说,如果他抓着唐欣的手说让邵帅最后会害死她,估计会被唐欣当作精神病来对待的。

    “怎么着,张野,你还想当着秦老师的面打我么?”邵帅冷笑了起来,既然高考结束了,大家对待高中老师自然也没有了从前那么敬畏,放在从前,邵帅一定会在秦永江面前装一下乖宝宝的。

    张野眼睛一瞪,握紧拳头刚要说话,叶雷阳却呵呵一笑,对他摇摇头,从秦老师手里拿过志愿表。很快找到滨州师大的编码,填写好了之后交给老师,恭恭敬敬的说道:“老师,成绩出来我就不给您打电话了,我觉得,我这次应该不会让您失望的。”

    说完,叶雷阳耸耸肩看着邵帅说:“我说邵帅,我的事情用得着你操心?你爸爸姓崔么?”

    所有人都莫名其妙的看着叶雷阳,不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邵帅更是一头雾水,只有秦永江露出一个古怪的表情来,看着这个一直在班级里不显山不露水的弟子,摇头笑了起来。

    笑了笑,叶雷阳转身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对唐欣笑了笑:“班长大人,开学见。”

    “什么?”

    唐欣清秀的脸庞上,露出一丝不解,她很清楚,高考就是一道人生的分水岭,三天的高考结束之后,这些同学将会各奔东西,多年以后也许再相见,但那个时候大家早已经物是人非了。

    虽然人生无常这句话也许有些不恰当,但唐欣并不觉得自己跟叶雷阳还会有什么交集,虽然两个人平时在班级里面打交道的机会也不多。

    叶雷阳笑了笑,看着唐欣的目光满是玩味。

    人只有将寂寞坐断,才可以重拾喧闹,把悲伤过尽,才可以重见欢颜;把苦涩尝遍,就会自然回甘。

    两世为人的好处,就是让叶雷阳在青涩的外表下,拥有了一颗超越这个时代的灵魂。而这种超越所带来的,不仅仅是人生的阅历,还有看破一切的豁达。

    有这样的心态做依仗,在唐欣的面前,叶雷阳的表现根本就不可能像那些平日里跟她说几句话就会脸红的小男生一般不堪,反倒是对这朵上辈子早早凋零的玫瑰,充满了惋惜。

    对唐欣而言,对面的叶雷阳今天给她的感觉确实跟平常不一样,这个男生平时她注意的时候不多,因为叶雷阳是个孤僻的人,平时在班级里除了张野之外,也没什么朋友,跟自己打交道的有限几次,也都是点头之交而已。

    但就是这个人,此时面对自己,眼神竟然平静的仿佛没有任何波澜的湖水,虽然他看上去依旧是那么青涩,但唐欣能够感觉的到,他望着自己的眼神,那是一种掺杂了庆幸与欣赏的感觉,不害羞,不躲避,只是那么的看着自己,淡淡的却让人有点莫名其妙。

    莫名的,唐欣觉得自己的心里面仿佛有一只小鹿在乱撞,脸上也不由自主的泛起一丝红晕。

    叶雷阳笑了笑,转身拍了拍张野的肩膀:“走吧,陪我办点事去。”

    张野有些不情愿的瞪了邵帅一眼,他还打着主意要教训这混蛋一顿呢。不过既然叶雷阳都没有生事的打算,他也没多废话,跟着叶雷阳就走出了教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