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重生炼气士 > 第五十五章:说服
    “韩猛,你可想好了?”

    通天塔六层,激烈的战斗之后一片尸体和狼藉,周益收起飞雪剑,站在韩猛面前不远处,负手而立,全然一副不设防的样子。

    这样的安逸情况能维持许久,但只要还想再往上闯,就必须杀死其他卦位的闯塔者,不过事情到了现在这地步,闯塔已经不是重要之事。

    看到韩猛一脸沉默没有回答,周易继续说道:“云哥最近和太湖实的妙真观谈妥了,要在那里建立商业组织,眼下要和妙真观在人事安排上要做一些谈判,关键位置的人选,想来想去也只有你这有脾气的人最合适。

    你尽管放心,我不会在这商业组织中任职。你若不想看见我,那自然是可以眼不见心不烦的,而且这职务是为了我们白露区这些弟兄谋福利的……”

    “说这么多你为何不自己干?”韩猛突然一挑眉。抬头厉声质问,周易付之一笑,继续说道:“我身上私人恩怨太多,妙真观是不会让我插手商业组织的,这是底限之一。

    你现在已经得了天魔浮屠的传承,除非是得轩辕老怪的传承,否则西崆峒也没什么可留恋的。而且太湖妙真观势力极大,可不是岳竹峰那些人能比。可以给你积蓄资本。,…,

    至于刘凤美,我本不想多说,你若想带她一起去太湖,我自然不会干涉。你可以和她说你找到更强的门派势力,也可以说你想带着她离开邪派,一起去找个正统门派安心游乐《彼岸》,看她是否愿意与你同行……”

    周易说到此停顿了下,见韩猛还是没有反应,便继续说道:“无论是她对我的恨超过和你在一起的决心。还是她对某些事物的渴望超过……”

    “别说了……”

    韩猛心烦意乱地打断道。

    “想清楚了你就去和云哥吧!从泗水到太湖不是很远,到那儿发展也挺不错的。”

    周易说罢,看到韩猛的脸色有些难看,想了想,也就没再多说什么,退出了通天塔。

    “周益。”

    八卦台上光华一闪,周益出现后王军友第一时间向他招呼道:“怎么样了,韩猛那家伙是不是软硬不吃?”

    “应该没问题。”

    周易向张世云点点头,回答王军友道:“时候不早了,我还得到去中学找我爸一趟,就不再这扯皮了。”

    “我跟你去吧!”,…,

    张世云接口道。王军友一听也嚷嚷着去,周易摇摇头,张世云毕竟都是快奔三十的人,在长辈面前说话还是有分量的,军友这小子还嫩得很,便叫他先回家去,先去忙自己卖冰棍的事去吧!

    也不管王军友乐不乐意,周益和张世云从体验厅出来,直接把他轰回家后,二人一起去了白露中学。

    已经过了中午十二点,中学门口学生人潮汹涌,都是白露区的孩子。和门房的李老头打了声招呼,周益和张世云进校后,直奔教学楼他老爸的办公室去找人,一路上遇到不少熟识的打招呼。

    周益老爸周宏是白露中学的高级语文教师,同时也是教务处主任,因为这些日子忙开学的一些事宜,为图方便也就住在了学校的教职工宿舍。

    这大中午的,周宏一手摇着扇子,以后拿着筷子低着头吃着面,两只眼睛还盯着电脑,核对着一份名单,见到周益和张世云进来,吸溜了面条后问道:“吃饭了没?没有去食堂打个饭去。”…,

    “吃过了吃过了。”

    周益摇摇手,刚才路上和张世云商量着事后到小餐馆坐会儿,也就没想在蹭学校的食堂。,…,

    “你把你那一万多块钱拿出来给我看看。”

    周宏坐起身来,摇着扇子冲儿子说道,虽然已经九月,但中午不免还是带着分炎夏遗留的酷热。

    “在我绑定账户上。”

    周益说着拿出手机,翻开短信递上去给他老爸看。

    “算了算了。”

    周宏将手机退回去,没再问周益话,而是和张世云说道:“世云啊,你最近是在咱们区那新办的虚拟体验厅做管理员是吧?”

    “是,也就混个日常收入。”张世云也不回避,直截了当的回答。

    见到老爸没问话,周益也没多说,重生过后再看到父亲,多少有些感怀,他也知道他老爸的脾气硬。一如他当年坚持在市里发展时的强硬,周宏也坚持让他读书。

    “你那会儿头脑灵光,多聪明一学生,要是好好读书那指定现在在外面吃香喝辣了。”

    听到周宏这般话,张世云也只是笑笑,没有说话。

    “人还是要学习啊!学无止境,到了社会上也得学习,这玩意毕竟是于自身修养有好处。”

    “是。学习当然有好处,我这年龄需要学习的确实很多。”周益点点头,顺着周宏的话继续讲下去。,…,

    周宏满意地点点头,继续说道:“你知道就行。所以说学还是必须上,你要到外面读好大学,还是过去战争毁坏的厉害,许多好东西都没了。这过去古人的智慧可是无穷的,知识也是无尽的。”

    周益继续点头附和,听着他老爸继续说。周宏也是四十多岁的人,讲到这熟悉的知识范畴内便停不下嘴,周益也只管附和,一旁的张世云看得直摇头,现在这可不是开玩笑,周益还这样点头称是,不坚持立场,这职业还能做得成?

    过了一会儿,办公室外面走进一个腰板挺直的中年人,两鬓有些花白,带着一副眼镜,见到办公室里周宏正在训儿子,进来便微笑地说了句:“快吃饭!饭都凉了。”

    “白叔!”

    张世云蹭地站起身,连着周易也赶紧站起身来。

    “白校长!”

    “哎呀老周,我老远就听见你在这儿训儿子了!”

    白校长见到张世云,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坐到了办公桌的另一边座椅上,随手翻阅着桌上的资料来。

    “我可帮不了你了。你自谋多福。”,…,

    张世云在周益身旁小声地说了句。便站起身来,拿了个板凳坐到了白校长旁边。

    周益点点头,白校长也是住在区委大院的,以前还教过张世云书,他这一来,张世云可不好说话。

    “他这两天在家折腾,也不知怎么着跟市里的青宇签了份协议,搞回来一个虚拟仓,一台就八千多块,昨天他妈给我打电话,这这小子也不知道是偷是抢,赚了一万五……”

    白校长一脸惊讶道:“那这不成日入万元了吗?”

    “他能每天都赚万把块吗?这不是正途。”

    周宏义正言辞的解释道,白校长撇撇嘴,没再说话。

    这况状周宏也不理他,继续给周益做思想工作,周益点头称是,跟着说起学习的重要性来,张世云便有些坐不住了,怎么说好是来说服你老爸的,怎么现在反倒跟着你老爸发挥起来了?可白校长在,他也不好多说啥,只得耐下性子坐着,心里不免有些焦急。…,

    周宏十分满意,他原本以为年轻人一时撞大运赚了些钱,便会得意过头不知东西南北,眼下看这样子还是很有理智的,于是便趁胜追击,夸赞道:“你说得很对,看来你还没有被这万把块钱把头弄晕,人要理智,对自己负责,有计划。”,…,

    周益说对,提到了理性上,周宏继续发出了许多见解,很快他就发现了不对劲儿,也不知怎么,三言两语提到了康德的纯粹理性,这也是周宏的老本行,随口拈来的功夫,不料言语中出现了些语法的错误,居然被周益抓住了!

    紧接着他就感到脑袋有些发涨了,周益也不知从哪知道那么多,居然说起康德的先验分析来。

    一旁正在审阅资料的白校长也停下了手中的事情,饶有兴地听周益的讲述,慢慢地也露出了惊讶的神情。

    不落任何细节。周益从头至尾详细地阐述了先验分析,并对周宏的话加以验证,全面证明了周宏刚才的错误,就连一旁的张世云也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他根本不知道周益居然懂康德?

    “回头说到根子上,我们不谈纯粹理性,单说学习。这确实是必要的。但是学习的途径,学习的场所却是不定,人要学习很多知识,单方面的判断知识价值是一种不可取行为,而必须坐在学校学习这种判断就是单方面的,获取知识的途径有很多,因为知识的获取途径而判断知识价值正是一种单薄的判断,是无法立足的。所以我并非只有在校学习才能获取知识,我在工作之余学习一样可以获得知识,而以学校作为知识价值的唯一衡量,请出于你的理性判断,这是否合理?”,…,

    “行呀!说得挺好的。”

    白校长一拍大腿。一脸赞许之色,能说的这么好确实算是人才,总之在他认识中的人,没有人能讲康德讲的这么好。

    “你在哪学的这个?”

    周宏很是意外,说实话,他确实感到无比惊讶,周益刚才再说先验分析时,每一个细节都讲的十分明朗,用词、解释都十分精确明了,着实令他吃惊。

    至少,除了他读大学时听到的一些客座教授讲座,没有一个比周益能在这方面说的更好的,这种事没有下功夫学就能做到,天才的说法完全是糊弄鬼。

    认识到时机来临,周益干脆利落地回答道:“反正不是在这学校。我想我不用再多解释,知识自然是无穷尽,但人生命却有限,有限的生命自然要做更多的事情,而不是单一在某方面。也许在你们看来我终究不过不懂事的小年轻。但按照联盟法律我终归是个成年人,解释都是多余的。老爸你还有事你先忙,我和云哥最近在做一个项目,还有很多事情要谈,就不在这儿多呆了。”,…,

    说话的同时,周益已经站了起来,见他准备动身,张世云也站起了身来。

    周宏嗤之以鼻道:“你说的这套都是理想主义……”“我已经赚了一万五千二百块钱!”周益打断道。

    “你那职业稳定吗?”

    “很稳定。”

    “笑话!稳定你每天都赚一万给我看看!”

    “至少我可以努力赚钱。”

    “胡说八道!你连你赚多少都不能确定,这也叫稳定?这是赌博!”

    “至少坐这儿我没有任何收入。”

    “可你在这儿可以好好学习,参加联盟的高级考试,争取被联盟一流名校录取,可以在毕业后找到稳定工作。”…,

    “这是赌博。”

    周易笑了,白露区被联盟一流著名高校录取的,反正他没听说过。

    “什么赌博,只要你努力,为什么不行?”

    “胡说八道,我要是努力就可以,那这学校这么多学生都不努力?”

    “他们都很努力!”

    周宏有些歇斯底里。

    “笑话,那你教出一些先例给我看看。”

    “你这是偷换概念!”,…,

    “那你这就是理想主义!”

    气氛一时僵持不下。周益也就开门见山了:“我这次来不是求得认可的,而是通知您老一声。事情再怎么说就这样了。回见。”

    说罢,周益一个转身出了办公室,“臭小子,你给我回来!”周宏在座椅上咆哮连连。却没有任何动作,张世云尴尬地笑了笑,也赶忙走开了。

    “管不住就别管了,人家一天比你半年赚的都多。你有什么资格说人家。”见到年轻人都走了,靠在躺椅上的白校长一脸微笑地说道。

    “唉!”

    周宏长叹一声,将扇子放到了桌上,揉揉眼睛,扭着脖子说道:“我这不是得称称他的斤两嘛!小子学的牙尖嘴利。真是管不住了!”

    注:现实剧情这段算是完了,明天更新的两章就是《彼岸》的游戏剧情了。感谢伤心明天、书友140922190509181、书友140922190509181,少女祈祷的打赏,感谢各位投的推荐票推荐,名字挺多不好列举了,还有各位的书评,多谢支持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