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重生炼气士 > 第五十三章:双手演化
    一层疑问从众人心头升起,除王军友外,都是一脸震撼地看着乾坤大镜中的身影。

    在众人注视中,剑锋白芒往返冲杀,看似无章却隐含着章法,首先是主要杀伤目标,周易瞄准一员手持偃月大刀的金甲天将,其攻势几乎招招必中那员守将,决无失手,相比之下,韩猛往来冲杀则是抓着一个打一个,虽更加凶悍,却全无章法。

    论到细处,但凡有四员金甲天将同时动手猛攻,这一刹那周易必然从护体剑气中遁出,四肢蓝色尘粒飞起,轻易从围攻中逃出,转手金色的法剑击回,立刻破了四员守将的攻势。

    如不是此,便是一道昏黄的大门在面前出现,挡下部分攻势,转手挥剑挡下一人,伸手流光击退袭来的神兵,以此为始,众人便看见接下来如同电影一般打斗,光华斗转,剑式摇移,周易挥剑出手,招式行云流水,不着一丝拖沓尘泥。剑锋所指,裹挟着强大的剑气杀伤,直指要害,来战的金甲天将居然抵挡不住,不时被击出血花,飘起了400左右的伤害值。,…,

    “他学过古武?”

    众人心头飘起了这样的疑问,也不是他们多想,乾坤大镜中的周易,其剑式摇动间,真好似古代一名剑仙斗剑一般,与之相比,韩猛完全就是三五不懂的大老粗,只知道横冲直撞,拼命克敌。

    “哈哈哈!你们懂个屁!这是招式,每个配套的剑诀都有!”王军友哈哈大笑起来,毫不留情地抓住每一个机会鄙视他们,起初他还对这些家伙心存怜悯,但看到百谷这样讨人厌,对其印象不禁落了几分。

    百谷等人虽然面色难看,当即就有人要反驳,却听见百谷的传音:

    “无论真假。各位还是先好好观摩,于我等实力提升也定有助力。”有了这句话,这十几人便转过脸,更加认真去观摩周易的招式。

    “军友,你好好观摩一下,职业出招的起手落手,对你很有益处。”一直沉默地张世云也终于说话,提醒了王军友一句。

    经过张世云的提醒,王军友似是有所领悟,也认真观摩起周易的战斗起来。虽然周易和他提起配套剑式,以及衍化招式的科普,但还有很多经验之谈并没有涉及。,…,

    王军友私下里也曾经练过配套剑式,但那一招招剑术招数极为僵硬,运用起来根本无法连贯,自己练招都尚且如此,更别敢提斗剑斗法,与人PK,一不小心就得比挂掉。

    一时间,原本都在看韩猛大发神威的众人。都转向去观摩周易的战斗。也不是他们疑问,配套剑式这东西一直都很难玩,从入门到精通,一般人没两年沉淀想玩转几乎不可能。

    除了天才这种存在之外,《彼岸》中强者的诞生,大多都是要经过自我的努力与蜕变,一份耕种一份收获,天道酬勤一直都是《彼岸》的常态。

    不多时,韩猛来到了第六层,周易这时候也到了第五层,五员金甲天将,每人都有八万的恐怖血量,众人中有刚才留意韩猛进度的,都知道这第五层的金甲天将的厉害。

    也不知为何,这些金甲天将无端学会了许多术法,或是神兵一震,化作光墙防御,或是身形速转,躲开韩猛攻势之后反击而去,煞气飘舞,根本挡不住其雷霆一击。

    如此艰险情况之下,韩猛硬是闯到了六层,不过现在的他已经只有逃窜的份,六层金甲天将高达十万的血量,战力提升比起前五层根本不可同日而语,韩猛现在也不过苦苦支撑而已。…,

    ,…,

    五层的周易依旧不紧不慢地闯关,每升一层提高的难度对他压力不大,众人反倒看见,他的剑式越发顺手流畅,虽时刻都有惊险发生,但无一例外地被他化解而去。

    “难道这就是差距?”

    百谷心头有些震撼,自他开始关注周易闯塔起,这厮到现在从未被击中过一次,一丈长的星辰白芒仿若游鱼,在强敌中不断飘忽游移,剑锋凌空一指,伴随着是强大的剑气杀伤紧随而至,一道道寒芒点出血花朵朵,剑气破坏的伤口血流如注,伤害接连飘起,斗剑如此,简直就是艺术。

    心底实在有些难以平衡,百谷实在难以相信,为什么大家都是一个起步,这个家伙却如此之强,剑气纵、横下,五员金甲天将根本无法近身,强势之下却是一招招精准绝妙的攻击,越加认真观摩。便越被其“剑术”折服。

    “强!太强了。”

    简单的表现,但越是深入观摩,越是发现其厉害之处,身剑合一的周易强悍之处,并不是强大的术法,而是对招式的深入研究和运用,其招式连锁,近身退步,都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奇怪的是,韩猛遇到的那些奇怪术法,在周易这里极少出现,而且都被轻易躲过或是破解,两边的状态一比较,细心者顿时发现了不一般的地方。

    那些术法都有起手式,动作虽快但也不难发现,韩猛这儿勉强抵挡着六位金甲天将,自然无暇顾及这点,而在周易那边却大有不同;他们发现,几乎这些与周易正面对抗的金甲天将,任何起手都被封阻,几乎全面挨打,毫无还手之地!

    PK到了这地步。还有什么需要说的?

    百谷身后那些人心底都起了丝动摇,因为他们赫然发现,那时周易和他们动手,根本没有用到这些招式,不过简单的蛮力,就将他们全部挂回了重生点。

    一道厚土化生门出现,挡下了金甲天将的一记巨锤攻击,周易猛然间一个心动,脑海中蹦出了一个想法。

    身剑合一之下,运演的剑式终究八十一路诛魔剑式,这剑式与九天星辰诛魔剑气配套,威力自然不同凡响;而上清小衍万象,不过是关键时刻用出衍化招式保命而已。,…,

    只是周易发现,在身剑合一的状态下运演诛魔剑式,他同样可以在危机时刻下意识用出小衍五行流光,那如果这两招同时运演呢?

    凭借衍化招式。周易还不怕出现差错,想到这个可能性的他更不等待,当即左手运演上清小衍万象,右手持飞雪剑运演诛魔剑式,静静看着守将一同杀上来!

    “五灵乱魔阵!”

    五位神将身形一闪,自五个方向同时上来,神兵之上一团团神光爆发而出,奔雷大作,电闪雷鸣,似有五道兽影在头顶飞奔,灵兽气势磅礴,虽只是模糊不清的身影,但五行中已经有了一种威压,这一瞬间周易脚下的砖石已经全部碎裂开来!

    “坏了!他居然让神将结阵了!”

    周易默默在脑海间同时运演着两个招式,左手上清小衍万象,右手诛魔剑式,身剑合一中,开始双手演化起来。

    “双手演化,诛魔剑气!”

    众星浮沉的护体剑气轻轻一荡,潮水般聚集在飞雪剑上,形成了一道丈长的星云剑光,诸星涌动,耀眼至极,随着周易向天跃上凌空一斩,五灵乱魔阵刹那间震荡起来,灵兽雷光乱窜,显然是被这剑气所震。…,

    ,…,

    “杀!”

    五个通天塔守将也疯魔一般,疯狂催动法力,灵兽高吼,再度压下!

    “双手演化,五行合一!”

    周易整个人跟随诛魔剑式疯狂影动,双手间演化完全不同的速度逐渐步调一致,一道碗口粗的小衍五行流光打出后,左手中一朵庞大地法力汹涌地流动,猛然间爆发出一道耀眼的五色神光,有如一道光柱值击苍穹!

    轰轰然地巨响,通天塔开始震动,五色神光冲天而起,五灵乱魔阵耐久疯狂下降,刹那间五灵崩碎,阵法爆开,神将全都被震得倒飞而起!

    这一霎那光华交织,丈长星辰诛魔剑气转动,一道五色神光冠绝全场,颜色变幻迅速,瑰丽异常。百丈的杀伤范围在通天塔内疯狂舞动,神柱断裂,石栏成灰,气势宏大,实在是匪夷所思!

    “敢入通天塔者,死!”

    神将血量不多时就被打掉了大片,浑身泛起金光,扛着五色神光生生冲上来,神兵上光芒大盛,裹挟着无敌气势再度杀来!

    “伏魔两仪!”

    头顶一轮两仪伏魔阵图忽然出现。清光大放,五色神光猛然间暴涨一圈,周易像是拉动千钧鼎一般扯动右手,长达百丈的范围横扫整个塔层,犹如金蛇狂舞疯转,气势纵横,疯狂横扫起来!,…,

    冰封、麻痹、焚烧,减益状态大量挂出,五神将周身气势光芒被崩成了碎片,自身也被五色神光带动着疯狂在塔壁上撞击!

    “一只手就是上千的伤害啊……”

    张诗韵有些震动,作为管理员他已经看见了神将收到的伤害,自周易头顶阴阳两仪图出现后,无论是左手的五色神光,还是右手的丈长剑气,都能从神将身上带出近千乃至上千的伤害!

    更可怕的是周易的招式,整个人双手疯狂向四面八方舞动,五色神光纵、横塔内,守将已经被打的没有还手之地,被斩杀只是片刻间的事。

    不多时,周易便解决了最后一员通天塔守将,他并没有急着上六层,而是立于原地进行了一番思考。

    “敢入通天塔者,死!”

    最后一句狂呼。神将浑身燃烧着火焰再度冲上来,神光一刷,五个守将顿时身体失去了重心,重重地摔在了碎裂的地砖上,不再动弹。

    “双手演化,五行合一……原来如此……”一地的砖石碎裂,断壁残垣,通天塔五层已经被毁的不成样子,周易利于破碎的砖石上,低头略一沉思,大约明白了这个改变。,…,

    上清小衍万象的运演速度平稳,诛魔剑式却因为是剑故而拼的极快,加之在周易右手上,全身心投入战斗更不可能被上清小衍万象影响。这和他前世玩双戟时差不多,全力投入下慢地那一手总会跟上快的那一手,也只有这般才能发挥效果。

    上清小衍万象快到诛魔剑式的速度,小衍五行流光合一,超快的速度五行相生运演更迭,威力自然大的可怕,一开两仪伏魔图直接破千,真正威力甚至大过七阶的九天星辰诛魔剑气。

    不过整个双手演化还是以诛魔剑式与身剑合一为主导的,周易像是想起什么。查看了下法力,法力在这一瞬间刚刚回满。

    “每秒一百点法力复,都扛不住这样的消耗吗……”

    “那五色神光好强横啊!”

    百谷身后有人忍不住惊叹着,凭借直觉他看出那个身剑合一的状态并没有取消,那么身剑合一的物理、法术双伤害必然没有取消,而在这种状态下,加入了一道无与争锋的五色神光,这威力有点强的离谱。

    这个状态明显不是论坛所科普的剑仙三势中任何一势,这让他们有些不能理解。,…,

    “是啊,他现在进了六层,马上就要遇见韩猛了,这胜负真的很难说。”还有人小声议论着,百谷却开口道:

    “你们还不明白吗?他根本没把通天塔放在眼里,也没把韩猛放在眼里,完全把这件事当成一种试验来做啊!”

    百谷苍白的脸上带着丝颓败,他紧紧捏起拳头,面对张世云的冷脸还呆在这儿,让他明悟了许多,不能再浪费在这里,不能再浪费在身后这些废物身上,那个挂掉他一次的职业者已经更加强大,而他还在原地踏步,玩弄心计权术。

    也是该狠下心,到外面的世界闯一闯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