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重生炼气士 > 第四十八章:交易
    鲁地曲阜,是圣门弟子的大本营,入城后不远,便到了圣人门徒的府邸,在这资源紧缺的初期,就能搞到一处府邸,确实不是简单的事情。

    周易并不意外,圣徒从出世的燕击水到入世的当下,从来都是以一方雄主的姿态,以他的能力能将出世阵营的圣门路线开发到这地步,并不奇怪,鲁地若说是他自家地盘,也没什么不可。

    这也正如太湖那位巡察使敢做主行商一般,整个太湖都为自家组织所有,但凡有资格说话的,做各种权限内的开发没有任何问题。

    水阁旁的的一曲流水徜徉而过,飘动的浮萍托着一盘茶水流动过来,圣人门徒亲自俯下身子取上,放在了矮矮的红木桌上。

    周易连同行王道、山居行者散人各自跪坐一边,圣徒敬过茶水后,和颜悦色道:

    “周兄的私事我也就不过问了。半个月后你若真要上西崆峒,助拳之事我怕是不行,但瞻仰下周兄拜山的风采,也是可以的。”

    周易应承一笑,没有回答,他清楚得很,圣人门徒此去并非真是冲他,而是冲着一笑红尘。,…,

    先前一笑红尘曾说,只要圣徒敢踏过函谷关以西一步,后果自负之类的话,虽未明说,但于他圣人门徒而言,也是一封战书。职业圈说大也大,说小也小,到圣徒这一地位,稍有动作言语便传遍天下,一笑红尘都杀到鲁地来了,他要不去西北回敬一番,难免闲人说些风言风语,说他不过如此。

    “兄弟,你也是太鲁莽了,我不知道你测试时混哪的,但拜山之事怕是真的没底,哥们我想帮你,怕是也不成了。”

    行王道一脸凝重地说道,说话时他身子颇有些难受。跪坐不稳,毕竟身材太过魁梧,硬要跪坐的话实在受不了。

    “没事,还有半个月呢,我有一半把握!”

    周易笑着回答,对于行王道这人,周易还是比较信得过的,这家伙远不如圣徒、行者那般心眼多,是个实在人,讲究个意气相投,因而也最得圣徒信任,当然,前世时和周易也是共患难过的铁哥们。

    “你有种!一般把握,是我我也干他娘的!”

    这话说出来,行王道大笑起来,拍起周易的肩膀,一副自来熟的样子,倒是圣徒和山居行者互相看了眼,若有所思起来。,…,

    这家伙何来的把握?

    周易见状,知道这两位哥们又开始费脑子,索性也不解释,而是直接说到了重点:

    “不瞒圣徒兄。我这次跟你们过来,不是要什么谢礼,前番圣徒兄为我挡下黑龙,我再为圣徒兄挡下一笑红尘,因果相报,也是应该。这次所来,确实是为其它事情。”

    周易说罢,伸手自乾坤袋中一捞,小小的布袋口撑大,一块一尺长宽的纯金方砖拿了出来,放在桌上时“噔”的一声,一寸厚的金砖落在桌上,声音沉重。

    行王道立刻瞪圆的双眼,双手捧起这宽巨大的金砖,上下打量了一番,还拿拳头敲了敲,惊讶道:“你把哪个皇帝给打劫了?不是说皇帝那金砖其实是假的,是砖窑造的吗?”

    周易没有理他,而是看着一脸严肃的圣徒还有山居行者,淡然道:“打劫皇帝怕也得不到这玩意,各位都是从出世路线到入世,应当知道,道家玄府洞天远比皇帝还要奢侈。这玩意可不是一般的真金白银,道家玄火所练,一块占一个格位,无法重叠,占格位占的厉害,我想圣徒兄应该清楚,这金砖的来历。”…,

    ,…,

    “降魔杵在哪儿?”

    圣徒紧紧捏着手中的茶杯,面无表情的问道,似乎下一秒就要将茶杯捏碎。

    “降魔杵没看见,也许你该派人到泗水那边看看,十之**多了天魔浮屠,降魔杵可能在浮屠里面。”

    周易顺口撒了个谎,反正那个天魔浮屠必然是要出世的,既然在鲁地日后也免不得要圣徒对付,正好拿来应付下,至于降魔杵这至宝,如若告诉圣徒真相的话,恐怕他是活不出鲁地了。

    “既然如此,这生意你便和行者谈吧!这事他可以管。”圣徒的脸色稍有缓和,起身微笑道:“既然天魔浮屠在鲁地出现了,身为按执我得亲自探查一番。”

    “我想去紫竹林听一次道。”

    周易突然开口说道,此语一出,圣徒的动作顿时僵滞,看到圣徒的不正常。行王道、山居行者也有些奇怪。,周易面色不改,继续说道:

    “我若助你剿灭乌龙寨时立下大功劳,按圣门规矩,我有道紫竹林听一次道的资格。”

    山居行者察言观色,不难从周易和圣徒的脸色中看出些什么,当即开口问道:“圣徒,紫竹林可以听道?是谁讲学论道?”,…,

    “这事一会儿再说!”圣徒面色一冷,显然是被窥出了隐秘,哪还是一副温文尔雅的样子,直接俯下身子盯着周易,眼神中射出两道精光来,低沉道:“你还知道多少!”

    “我只听NPC传言,说紫竹林可以……”

    “可以了……”

    在行王道惊骇的眼神中,圣徒低沉地声音打断了对话的说话,山居行者赫然发现,圣徒的眼皮在周易说话间不自觉地跳动了下。

    “你是谁?”

    面对圣徒的逼问。周易微笑了下,没有回答,他总不至于说:这是老子前世时你和我讨论路线时,告诉我的吧?周易索性错过这一茬,将话题转到了交易上:

    “这样的金砖,我这里还有不少,以圣徒兄的财力,收下这些东西不是问题。眼下道家点石成金术火候还差得远,这些东西也用不到炼丹上,但要是从NPC处换取钱财,想必足以影响鲁地的进程,至少让你走在绝大多数组织之前,先一步筹集完成组织起步资金,建立正式组织。”

    周易停顿了下,继续说道:“至于价钱,好商量。我不介意吃点亏,目的只有一个,我只想在紫竹林听一次道。当然,圣徒兄不介意的话,我在紫竹林多听几次道也是可以的。只要开出合理的价钱,你看如何?”,…,

    说罢,周易在三人的注视下,连续取出了九块金砖,堆在了红木桌上,金光闪闪,叫水阁中的三人感到有些刺眼。

    “圣徒兄请放心,东西已经放在这儿,我的诚意已经摆出来了。圣徒兄他日必定一方雄主,这点小事应该不放在心上吧?”

    周易说完后,便站起身来,坐在了水阁的靠栏边,一直跪坐着他实在是有些不舒服,“这点小事”也是有所指既是交易,也是基础属性的事,该说的都说了,他只等看圣徒的反应。

    对于这位老朋友的性格,他还是很了解的,故而打起交道来也有把握有方寸。

    山居行者看着桌上高高堆起的巨大金砖块,确实有些心动,商业部门确实贵他管理,故而他也最知道初期资金积累的困难,虽对周易拿出这么多东西有些惊讶,但迫切的需要更让他急不可耐的吞下这笔资金。…,

    金银玉器,在初期无比的稀缺,完全是有价无市的东西。对于已经靠上NPC的大组织而言,通过NPC流转转为巨额货币,是积累资源最快的方法。,…,

    纵使后期有点石成金的冲击,这些稀缺资源一样有着无与伦比的地位,相对作用于炼丹、炼制法宝等太多用途,但点石成金限制太多,一来没有组织的个人根本混不到那种地步;二来这种中后期才会出现的职业技能限制太多,也就养活下自己,各组织想靠其维持组织收入,根本不可能,只是成为完善组织货币流通的一个经济环节而已。

    游戏通行货币目前受货币保护的的只有铜钱板子,以圣徒的按执身份,只要将这些金砖交给鲁国小朝廷,换取出游戏货币在初期简直惊人。就算不久货币保护法案涉及到真金白银,这些金砖融成的货币也绝对是笔不小的资金。

    虽然迫切想吞下这笔钱财,山居行者为此眼睛都直了,但还是用询问的眼神看向圣徒。

    “紫竹林听道不能改变基础悟性,效果和出世路线的祖师堂差不多。”圣徒面无表情的突然冒出一句。周易点点头,他知道这句话不是冲他说的,而是冲行王道、山居行者二人说的,稳定军心而已。,…,

    恐怕不止吧?圣人点化之音哪是纯粹的祖师堂?周易也不拆他台,回答道:“我只为紫竹林听道,提升一下我的道书层次,所求不多。”

    “这件事我还要往上秉报,成与不成不在我,而在圣贤。我还有些事,恐怕不能相陪,周兄这交易,可以和行者商谈。”

    圣徒说罢双手插在袖子里,面无表情地站起,从水阁中走出,沿小道径直离去了。

    既然成不成都要两说,那还说什么交易,周易心中暗笑,这家伙还是喜欢吊人胃口,他也不废话,直接和山居行者敲定交易事宜,这十块金砖,便由山居行者收下了。

    山居行者直接请来了鲁国一位NPC长者前来算账,决定这些金砖的价值。毕竟是用玄火熔炼的真金来当砖石,不是正常的流通规格,长者看着一桌金砖眼睛都绿了。谁这么奢侈居然把黄金熔炼成地砖,连忙上前去衡量比划,一块金砖大约能炼出十六锭黄金。

    如此一来这交易的事情便水到渠成了,完整白银十两能换一锭黄金,也就是一百联盟币,这场交易定论为一万六联盟币。周易摇摇头,让了一千联盟币小表诚意,一万五成交就是。,…,

    留下了绑定账户后,不多时系统提示说他的信息设备接到新信息,周易下线查看了绑定账户的短信动态,确定钱到账后,便上线和二人告辞,准备离开鲁地。

    周易从圣徒的府邸出来,行王道、山居行者相送,不过二者显然不同,行王道参加过测试,手里走过的钱千万都有的,不在乎这点,而是觉得周易这人实力够强,行事也利索,一点也不婆婆妈妈,有些意气相投的意思;山居行者则大为不同,这位器宇轩昂的年轻人,一旦说到生意上便掉进了钱眼里。

    “多谢了周兄,我知道你不止这点底子,到时候方便的话来鲁地找我。不方便在洛阳找那个君子爱财也行,我可不介意吃点亏。”

    山居行者临对方走,也不忘嘱托一番,还是惦记着周易手里的真正银两,于现在的他而言初期的资源积累无比重要,一点金钱投入根本不算什么,反正这钱是出自圣徒的腰包,日后赚钱的机会有的是。

    “到时候攻破乌龙寨,那儿的资金直接够你们冲击甲级正式组织。”,…,

    周易微笑地回答一句后,告了声辞,这便要走,山居行者打了个激灵,立刻对对剿灭的乌龙寨憧憬起来。

    “兄弟,天梁如果敢你走,你就到我这来,咱们哥俩纵、横齐鲁绝对没问题。不过我真想知道,你怎么知道紫竹林的?”行王道拍着胸脯信誓旦旦,但又忍不住好奇,紫竹林里到底是什么事,连他都不清楚,这家伙是如何知道的?

    “只是听NPC说的,加以揣度猜的,不用放在心上。”

    连说话带扯淡到了城门口,周易最后告了声辞,身剑合一飞起,御剑北上而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