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重生炼气士 > 第四十一章:逃生
    降魔杵,全阵营可使用的至宝神器,于入世武脉修行手中最为强大,就周易所知,降魔杵上层层封印,一个入世的武脉得到这至宝后,直到肉身成圣前,只要能不断破开封印,一直可以列为核心的重要助力。

    至于这降魔杵如何在乌龙的窝里,又涉及道一个不小的副本,就是乌龙遗魂,乌龙遗魂副本通过后,会交代这些背景,大概是当年一位高僧,带领众僧人到泗水边上伏魔,因为那魔头太厉害,又狡诈无比,最终叫这位高僧功亏一篑,身陨至此,这至宝降魔杵,为镇压魔头而遗落至此。

    至于那位乌龙寨主,却又是后来发现这处无尽深渊,在此修建洞府修行魔功的,不过在乌龙遗魂中说,这条老龙也是受了天魔蛊惑,迷失道心故而至此,整桩事件扑朔迷离,那时的周易也没管那么多,拿了好处就拍屁股走人了,管它什么乌龙、天魔。

    眼下降魔杵就在眼前。散发着而又柔和的佛光,一点都不刺眼,周易向高僧坐化的干尸恭敬的一拜,目光望向那一行小字。,…,

    “机缘至此,还宝金刚。”

    “是否接受任务,将佛门之宝交还佛门?”

    系统提示传来,周易略微一怔,前世拿到降魔杵时,周易未曾见到这行小字,拿了就是他的,没成想这次为降魔杵至此,竟然成了任务?

    “那降魔杵会不会成任务用品?”

    仔细看了任务注释,只有接受任务才能拿降魔杵,这才是周易担心的,这任务大可接受,看样子也没有时间限制,谁拿着大都一样,大不了他卖给一个强人,反正日后无论谁拿最终都要送还给佛门,多少都能得到些好处,但如果降魔杵成了任务用品。无法装备的话那就坏事了,谁拿上都没用,只能交还给佛门金刚了。

    “管他呢!先拿上再说!”

    周易索性也不管不顾了,这些问题根本不是他现在需要考虑,来都来了连降魔杵都不拿站在这儿浪费时间,不是脑子进水了吗?任务选择了接受,周易上前一把抓住了降魔杵,将之拔了出来。

    随着降魔杵被拔出地面,其中的佛光更加浩然,黑暗的深渊顿时被照亮,一道光柱从降魔杵中飞出,直通天际,只听劈啪啦的作响,继而哗啦啦地水声传来,流动地声音越来越大,伴随着噼里啪啦地声音,有如洪水爆发一般,汹涌滔天地声势传来。,…,

    “坏了!”

    周易恍然间突然记起,乌龙这洞天福地是在泗水下面。方才降魔杵那道佛光冲天,定然是击碎了翡翠顶,这一下泗水的滔天河水涌下,这洞天福地马上就成水底龙宫。

    周易剑诀不过一层,又没学会避水诀,原路返回更不可能,那老龙就在外面屠杀一帮尸化禅师,这一出去正好撞在它的爪里,哪有容生之理?

    周易正惊疑间,脚下的浮空岛却缓慢升起,呼呼的风声从脚下传来,忙用龙眼玉石照射,只见浮空岛四周气流涌动,深渊中似乎有一股狂风吹来,不多时,残破木桥的遗迹便被吹上来,周易猛地一回头,发现那位高僧坐化的干尸已经随风飘逝。

    “天魔浮屠?这下面居然有个天魔浮屠?”

    转瞬间狂风大作,深渊中刮出的狂风呼吼着,浮空岛上升的速度也逐渐快起来,周易手持降魔杵,望着四周有些吃惊,他可不记得降魔杵镇压的是一座天魔浮屠啊,这下鲁地的圣贤们可有得忙了,在他转念之间,降魔杵散发着地佛光,忽得将他一包拢,直接向上飞去。…,

    ,…,

    “你们这帮秃驴,老龙今日送你们全部上西天!”

    青山高封,百丈长的乌龙一声咆哮,飞腾而出的龙爪凌空一爪,无数黑色的火焰从天而降,赤红眼睛的乌龙一抚龙须,紧接着一声龙啸,一条与它一般长的黑铁链条砸下,铁链燃烧着黑色的火焰,落地一刹那,便疯狂地舞动起来,青蛟转身逃窜,腾着祥云便要飞走,尸化禅师们化作金光正要赶上,铁链一扫,便化作了飞灰无数。

    很快消灭了这帮尸化禅师,乌龙满意地咆哮一声,两条青蛟飞到它身前,低吼了两声,老龙狰狞的面孔显得极为震怒:

    “快把那修士给我找出来!”

    龙爪重重地拍下,那条禀报消息的青蛟立刻变成了肉泥,其他青蛟赶紧飞下,向洞府腾云而去,老龙则嘶吼连连地盘回山峰。刚一回头,一道佛光自峰顶冲天而起,瞬间击穿了福地顶上的翡翠顶,汹涌的泗水河水立刻涌了进来。

    一声蕴含滔天怒火的咆哮,老龙立刻从峰顶飞上,数百丈的身躯飘摇而起,伸出巨大的爪子,去堵裂缝中涌下的河水,但这片刻间整个翡翠顶已经布满了巨大的裂纹,随着它爪子轻轻拍上,轰然一声河水汹涌贯下,整个翡翠顶全面崩碎。,…,

    福地末日眨眼间已经来临,泗水河下汹涌的水流冲进来,芳草青木,小桥石座,顷刻间被洪水席卷,眼见自己这一番心血被如此毁掉,怒不可遏的乌龙一个甩尾,打断了峰柱,咆哮连连,直冲那佛光冲去。

    佛光中隐约一道光芒凸显,顺着那金光冲天而起,乌龙一眨龙眼,紧紧跟随着冲进了河水之中。

    金光飞遁。深水之下一路龙蛇退避,身在其中的周易看着两旁的水怪退开,虽不比那海中的海怪,但也有几分心惊,眼下他还不能渡水,旁边这些水族妖怪哪个想要他命,都是容易得很。

    幽暗的深水中暗流涌动,周易只能凭借那佛光的闪耀,看清视野内的部分水怪,似有呼噜噜的急流旋转,周易一回头,只见身后的光柱附近,一条隐约不知多长的水怪紧跟着自己,赤红的两眼在泗水黑暗的水底中闪耀着诡异的红光,恐怖之极。

    “是那条乌龙!”

    周易虽有些心惊,但也不放在心上,那乌龙虽快,却赶不上降魔杵,现在他在降魔杵的佛光保护内,那条乌龙应该奈何不了他。,…,

    浮动的水波。浪花滚滚的河面,黑暗的船只,闪动的火把,看到了这些,周易终于放下心来,虽没想到降魔杵能带他逃出生天,但只要一到泗水上面,想逃脱便没那么难了。

    泗水之滨,盘踞一方的水寨中船只尽出,一群武脉叛逆驾着战船杀出,头顶的夜空下,数不清地光芒闪动,一群旁门左道和玩家厮杀着,不时有流光划动,对岸船只同样也开出,一群穿着书生长袍的玩家手持长弓,头顶青丝,立于船头,身前一尊浩气兵甲威风凛凛,手持刀枪,和杀上船来的武脉叛逆拼杀。

    这些浩气兵甲除一身铁凯外,四肢头颅俱是一股清气幻化,形如透明,却挥起大刀兵甲,厮杀起来十分厉害,身后不远的一群长袍玩家手持弓弩,深黑色的箭矢一搭在弓弩上,便焕发出七彩光芒,神异无比,无形的浩然之气如气旋一般,在箭身周围汇聚,一经射出便是彩光流离,夜空下绚丽无比,若被击中,便是碗口粗的恐怖伤口,厉害之极。…,

    “听人说你得了逝者如斯卷,今日一见果然厉害!圣徒,我就不陪你玩了!”,…,

    天空一道剑芒飞遁,其后漫卷诗书飞扬,其上一位青丝长发,丰神俊朗的一位书生踏空而出,手持一卷书简,神情自若传音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静吾道友不在鲁地喝杯茶就走,传出去我圣人弟子岂不失礼?”

    清朗地话音落下,圣人门徒一扬青丝头巾,反手浩然长卷铺下,清光凌冽,字字如星辰一般耀动苍穹,船上的、岸上的圣人弟子们像是接到信号,同时一声大喝,各自双手交换,弓矢书卷瞬间一手,一时间漫漫书卷尽皆铺展而出,浩气直冲云霄,四面八方,船只陆地,浩然清光如星罗满布。一息之间光线流离,一座浩气阵图便这般轻易布下,将飞遁的李静吾摄入了其中。

    “岳大哥,这些出世的书生怎么厉害。”对岸一处隐秘处,刘凤美在微微火光之下,有些疑惑地问道。

    青火神刀岳竹峰摇摇头,苦笑道:“没一个路线是弱的,厉害就对了。李静吾虽凶名在外,和圣人门徒相比还是差了些档次。我原本以为组织会让一个高层来组织狩猎,没想到竟是这家伙带队,看这样子圣徒已经控制了鲁地,战阵都已经出来了,李静吾想从他手里捞好处,未免也太自大了些。”,…,

    一旁的韩猛面色阴晴不定地看着岳竹峰和刘凤美二人。听到刘凤美叫“岳大哥”时皱起了眉头,本想开口说些话,最终还是忍了下来。

    东方已经泛起鱼肚白,持续已久的大战马上就要迎接天命,船只陆地,和武脉叛逆激战的浩气兵甲身在阵中,体型猛地变大,刀光剑影更是裹挟强大的气势,战阵一出,战局立刻产生了巨大的变化。

    “这些浩气兵甲的主人等级普遍都不高,可这浩气兵甲怎么这么厉害?难道是圣徒手底的精英团队?”

    岳竹峰看着那些浩气兵甲在战阵的加成之下大发神威,一时间也皱起了眉头。

    “再这样下去,组织再不派人过来,李静吾迟早得下令撤退,武脉至宝降魔杵。想都别想了。”

    岳竹峰正自想着,忽地一道飞剑传书飞至,忙打开一看,顿时大喜道:“快!大家一起上!狩猎的真正主事人要来了!”说罢正要提飞剑加入战局,忽得一道金光从泗水水底,直冲云霄。

    那金光似有千军不可挡的威势,从泗水中冲出那一刻,瞬间击溃了圣徒布下的浩气阵图,直上云霄。,…,

    异变突生,交战的三方还在惊愕间,一条百丈乌龙从泗水中紧接着冲出来,百丈身躯腾云驾雾而起,随意一爪舞动,便毁掉一艘战船。

    东方的日光喷薄而出,随着第一道日光洒下大地,一片片黑色的龙鳞,锋利的龙爪,赤色的龙眼,展现在人们眼中,龙须在风中飞舞着,强大的乌龙俯视着交战的蝼蚁,仰头向红日吼出一声惊天动地的龙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