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重生炼气士 > 第二十章:戏弄
    大概下午两点多,王军友和周益去了12区,随着《彼岸》这项虚拟工程的正式运营,白露区也派发了很多虚拟头盔,就在12区的区委院旁边,有专门的线下局域网络供用户消遣。

    一路直到区委院,12区显然比其他区强很多,毕竟白露区的小学高中都在这儿。两个人直接掀开门帘,进了《彼岸》虚拟体验厅。

    《彼岸》虚拟工程体验厅,遍布任何像白露区这样的平民区,并直接免费运营,当然,管理权在联盟手里。

    硕大的体验厅内安安静静,不少人在柜台前的智能仪器上刷着身份证,区委院执委儿子张世云在外闯荡回来,正巧没有工作,又懂些新技术,便在这里做管理员,王军友和周益也排在队伍后面,等待着激活头盔仪器。

    “周益,你和我出来一下。”

    正和王军友台前等待时,背后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二人齐齐回头,只见一个壮硕的青年带着几个小弟走来,身边还有个长相还不错的女生拉着他的胳膊,小声地劝说着,话语钻入耳朵里,在这青年心里却又是一层意思了。,…,

    “原来你们也在这儿,有话就这儿说,周益哪也不去。”

    王军友直接一步跨到了周益面前。周益也豁然记起这件事来,遮天他和王军友一起来体验厅,正巧遇上了韩猛一行,那时周益**,胆子也小,一见是韩猛立刻就害怕了,根本没听王军友的劝,**似得跟着韩猛一起出去,结果真动起手王军友也拦不住那么多人,还是叫韩猛羞辱了一番。因为这件事,周益一直再没来虚拟体验厅,直到两年后去市里闯荡,才正式接触到《彼岸》。

    区委院两个熊孩子最壮实。一个就是周益这位发小王军友,还有就是韩猛,都是人高马大的强壮青年,只是性格差异大点儿。王军友为人和善,经常带着一脸微笑;韩猛却是个刺头,时常是吊着眉毛一副要打人的样子。

    不过人天生也是贱命,终日在白露区混荡的小混子见韩猛凶一点,就都靠拢在韩猛身边,所以这家伙也比较混得开。

    “猛哥,算了吧!”

    一旁的刘凤美还是小声说着,却连正眼都不看周益一眼,这女生也算长得可以,还是有些姿色的,以现在的周益看来,底子还是有点而,就是品位差点。,…,

    记忆中刘凤美也有不少的追求者,当时周益能从中脱颖而出,一来就是**点乐意掏钱,二来就是长得还算清秀,虽然看上去瘦弱点。

    “军友。这是我和他的私事,你也是知道的,就不必护着他了。别到时候咱们关系搞僵了,让我爸和王叔不高兴。”

    韩猛脸上的肌肉抽动了一下,这周益以往一见自己就怂了,说往东绝不敢往西,怎么今天听上王军友的话,站后面不说话了?

    气氛有些僵持,王军友站在周益面前动都没动下,话也没多说,这局面倒像是周益是局外人了。前世周益就是胆小,又怕连累王军友,便跟着韩猛出去了,不过现在看来,这点小打小闹还真不放在眼里。

    出去?你说出去就出去?

    韩猛这种仗着是区委大院的混子,充其量不过是个纸老虎,有什么可害怕的?

    刘凤美不断在韩猛身旁小声劝说着,周益看在眼里,知道刘凤美是在煽风点火,还假装好人,她越劝韩猛定然是越气,那火气和恨意当然越积累越可怕,到头来周益挨了打,她还能落个善良的名声,女人报复一向如此可怕,周益也是经历了这么多,才有所明悟。…,

    ,…,

    装吧,继续装,看我拆了你的台,叫你如何装!周益突然心生戏弄之意,便装作一脸恐惧道:“大哥有话好好说,我可没睡过刘凤美啊!”

    韩猛立刻跳起来眉毛,双眼中怒火瞬间喷薄而出,大声吼道:“**刚才说什么?有种再说一遍!”

    周益顿时装作一脸惊惧的样子,害怕道:

    “我真没睡过她,虽然我知道她右屁股上有痣……”

    周益说话时连连退步,看着韩猛裸露的右臂上的纹身,耳朵上打着不小的耳钉,大脑袋留着长发还染过,差点就要忍不住笑出来。

    真是去趟市里,再回来看白露区街头混迹的青年,周益就有一种深深的悲哀,而他和韩猛的个人恩怨,却不是那般重要了。

    一番话说出来,刘凤美原本还装模作样的劝,听周益这么一说,立刻冷下了脸,再不劝韩猛,冷着脸将头撇过一边去,都不用正眼看周益。

    周益看在眼里。心里却是一阵讥讽:要不是你在故意在他面前哭哭啼啼装模作样,这混子犯得着过来找我麻烦?你心机这么重,年轻时候老子**,现在还会上你的当?,…,

    “**再敢乱说我现在就打死你!”

    韩猛登时大怒,扬起拳头就是一副要动手的样子,旁边的小弟赶紧上前拦住,顺便指了指柜台后面,顺着所指方向,管理员张世云正一脸冷笑地看着这场面。

    “这里是由联盟管理的公共场合,你们的一切行为将受到联盟法律的管制,能坐下最好坐下,如果不能的话请离开。”

    柜台后的张世云原本带着头盔管理虚拟平台,忽得接到厅内的安全提示,便把仪器先摘下来,看看发生了什么事看,见到这场面,便扶了下眼镜,冷冷地说出这一番话。

    现在这张世云带着一副黑框眼镜,一副斯斯文文的样子。但白露区的年轻人谁不知道他当初是一霸,家里老爹堂堂执委,儿子却如何混账,便托关系把他送市里读书,三五年过来张世云回来,早磨掉了一身戾气,带上副眼镜,变得沉稳起来。

    人们惊叹闯荡就是历练人,周易却十分清楚其中的心酸,虽和张世云不熟,他却最明白这些外出闯荡过的青年心思。

    “说不定,我和这张世云,能有些共同语言呢!”,…,

    周益心中突然想到,按理来说像他们这些在外闯荡回来的,大概也就是两种类型,一种就是如前世王军友那般心灰意冷的,一种则是周益这般永远不甘寂寞的。

    那张世云是哪种人?周益也懒得去猜,心中早有定计,是哪种人只消试探一下便知。

    他心中想着些事情,全然没把韩猛放在心上,那边的韩猛见张世云站了出来。便压下怒火,心平气和地和张世云说道:“云哥,我们就是有点私事而已,绝不会在这体验厅里胡闹。”

    “别跟我攀关系,这里只说规定,**律,进来就给我稳稳坐下。”张世云又扶了下眼镜,继续说道:“妨碍公共秩序和安全的,不管是谁,都别怪我不客气,那边放着的两个机甲可不是摆设。”

    说罢,张世云亮了下手腕上的智能手环,只要按动上面的按钮,体验厅边角摆放着的机甲保安就会立刻激活,任何滋事者都将被轻易制服。

    看到这番状况,韩猛强忍下怒气,指着周益的鼻子说道:“**有种!你等着!”说罢只得离去,却在心里发着狠:这小子一直都是个,…,

    “别理他,咱们玩咱们的。”

    看着韩猛带小弟转身离去,王军友也不放在心上,拍着周益肩膀说道,周益轻轻一摇头,小打小闹,他自然也不放在心上。

    ;

    ,